2021年剛剛一個月,「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就非常兇猛。

例1:新年僅頭13天,美國已經統計了超過300萬新的COVID-19(中共病毒)病例;在2020年,美國167天才發現300萬病例。

例2:從2020年2月發現第一個重要變種病毒D614G開始,再到近來英國、南非和巴西3個新變種,病毒越變越多、越變越嚴重。專家稱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例3:截至1月18日,丹麥、芬蘭、瑞典、冰島都有接種疫苗後死亡的報告。另據美國「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的報告,美國有55人在接種疫苗後死亡。

那麼,我們如何安度2021年呢?

對瘟疫的認識誤區

人們需要思考:自大瘟疫爆發後,全球醫學專家都竭盡全力,希望找到遏止病毒傳播或消滅病毒的醫療方法;但現實是,無論是傳染速度,還是死亡數據增加的速度,非但沒有降低,反而正在升高。這說明了甚麼?美國整合醫學專家、亞利桑那大學客座教授楊景端表示:現有的防範方法,並沒有起到一個非常好的效果。在對抗大瘟疫上,現代醫學可能陷入了一個誤區。

再考察歷史上的多次大瘟疫,也可以發現:瘟疫「有眼」,竟是選擇性感染,且行蹤不定。例如公元前5世紀的雅典鼠疫,彷彿只衝著雅典人而來,史料中沒有與雅典人同時同地的伯羅奔尼撒人被鼠疫感染的紀錄。又如,古羅馬大瘟疫降臨時,迫害基督徒的多位君主和大量士兵都被瘟疫奪走了生命,而基督徒卻普遍對瘟疫具有較高免疫力。

因此,應該跳出現代醫學的框框,以史為鑑,從更寬廣的視野來認識大瘟疫,至少有五大奇異之處,值得省思。

奇異之一:武漢、 中國為何是首發地?

2020年大瘟疫和17年前沙士,中國都是首發國。為甚麼會是中國?有人就曾質疑:為甚麼印度的衛生和醫療條件都比較差,卻不是大規模的傳染病的首發地呢?2020年大瘟疫首發地武漢,是中國特大城市、中心城市之一,醫療衛生條件總體都不差,居然疫情嚴重到封城的程度,說明其背後原因絕不簡單。

中國有個詞叫「天災人禍」,意思是有天災必有人禍,人禍和天災是內在相通的。無論是戲曲講的竇娥冤引發的楚州乾旱三年,還是歷代皇帝下罪己詔,都是講的這個意思。從這個角度講,武漢成為大瘟疫首發地,自是冤情動天。筆者寫有《從三訴案看武漢當局迫害法輪功之慘烈》一文,不再贅述。

奇異之二:中國疫情真被控制住了?

中國沒有全國「武漢化」,但絕不是說疫情在中國就被控制住了,一方面,因為疫情總是在局部地區反覆爆出、升級,東北三省、北京、山東、四川尤為嚴重。例如,2020年5月20日吉林省舒蘭市為戰時狀態,6月15日北京豐台、門頭溝、大興三區進入「戰時狀態」,12月9日四川進入戰時狀態等等。據中共官媒報道,截至2021年1月1日,全中國共有34個疫情中度風險區。另一方面,中共一貫編造數據、封鎖真相,中國到底有多少人染疫、死亡,外界不得而知。中共謊稱「成功抗疫」,藉此鼓吹其制度的優越性。

正是因為中共愚弄百姓,所以中國人就更加危險了。如果一旦疫情二次全面爆發,全國突然進入戰時狀態,沒有預警、沒有預備,其慘狀可能超過武漢封城許多倍。當然,從某種意義上講,中國現在還沒有全國「武漢化」,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在給中國人醒悟的時間。

奇異之三:台灣的「抗疫奇蹟」

2020年8月8日,疫情以來全世界第一場萬人室內演唱會,在台北舉辦。這一事例充份說明了台灣的「抗疫奇蹟」。

台灣前副總統陳建仁將防疫有成歸因於五大要素:審慎以對、迅速應變、超前部署、透明公開、全民團結。而被日本媒體稱為「天才IT大臣」的台灣政務委員唐鳳則經常強調,在民主台灣,政府的各種政策是儘可能對人民透明,得到人民信任與配合,防疫成效自然也跟著提高;然而在威權中國,政府卻要人民對它儘可能透明。

在抗疫上,「台灣模式」與「中共模式」形成了鮮明對比。台灣的人性抗疫,將中共通過採取極端措施——封城、戰時狀態等的反人性抗疫,撕了個粉碎。中共惱羞成怒,封殺台灣國際空間,指使世衛組織拒絕台灣參加世衛大會。

奇異之四: 為何美歐、 新興國家被重創?

大瘟疫還在重創中國之時,當時有種觀點認為:汲取2003年沙士教訓,現今各國嚴正以待,疫情不會蔓延世界。事實卻恰恰相反。這裏除了中共和世衛的聯手隱瞞、世界錯失防控的黃金時間之外,還有其它更深刻的原因。

2020年3月後,疫情劍指歐美發達國家和新興發展中國家。例如,當前世界疫情最嚴重的10個國家(中國除外,因為數據造假),分別是美國、印度、巴西、俄羅斯、英國、法國、土耳其、意大利、西班牙、德國。可為甚麼疫情最嚴重的不是衛生、醫療、科技落後得多的廣大不發達國家呢?這就引出了這場大瘟疫第五個奇異之處。

奇異之五:「病毒針對中共而來」

2020年3月10日,《大紀元》刊發特稿——《病毒針對中共而來》,深刻剖析了這場大瘟疫的實質。特稿指出: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

縱觀共產黨的歷史,就是一部充滿戰亂、饑荒、瘟疫和死亡的黑暗史。近40年來,中共一直在以經濟利益為誘餌,用全球化、孔子學院、「一帶一路」等計劃為遮掩,通過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種渠道向各國滲透,「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達到最終毀滅人的目的」。

其中,歐美發達國家和新興發展中國家,是被中共滲透最嚴重的,相應的這次疫情也就最凸出。例如2020年美國大選,充份表明中共對美國滲透到何種程度了;因此,美國的疫情在世界上排名第一。

結語

現在的疫苗、口罩、社交距離等等,並不能確保我們一定能渡過這一場劫難。

以上分析的這場大瘟疫的五大奇異,其實也啟示了我們如何有效防疫。舉個真實的例子:2020年3月,西班牙第三大黨VOX黨的黨魁阿巴斯卡(Santiago Abascal)和第二把手、秘書長史密斯(Javier Ortega Smith)等3位政要先後感染中共病毒,但是在他們譴責中共後,3人的症狀都消失了。遠離中共、譴責中共,自然就是防疫良方了。

歷史表明:瘟疫降臨前,社會道德普遍坍塌。中共滲透世界之所以能得手,並不在於其騙人手段多麼高明,而在於其利用和放大了世人道德的墮落,從而「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達到最終毀滅人的目的」。

通過這場大瘟疫的遭遇,人類需要深刻反省,認識人類普世價值,提升道德水準,回歸人的本性,仰望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