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蟲景陽崗害人 山神藉武松除虎

說到地仙,就不得不說說山神了。不是每座山都有山神,有些山有,有些山沒有,一般人很難用肉眼瞧出。有些敏感的人隱隱感覺到山間靈氣,有些人看到山間幻化一日數變,直覺有高人在其中,但卻眼看不見、手摸不到。

這山神也從不以真身示人的,有時化身樵夫跟人擦身而過,有時化身茶婦,有時又是遊客,有時又是嚮導,總之,祂千變萬化,但旁人卻不知祂就是山神。明明看祂剛剛還在跟你攀談,怎麼一溜煙間卻又不見了身影。也有些山神不喜歡化成人身,而是化成一隻巨鵬在山際翱翔,也有化成雲霧的,分分秒秒變化著身形。

山神的法力似乎比土地公又高了一層,祂們也知道一些人間事,但從來不管。山裡的飛禽走獸、花草樹木都聽祂的,通常祂會告誡那些猛獸不可吃人,除非罪大惡極的窮凶之徒,否則不可造次,多數猛獸間似乎也早有默契,遇人皆閃避,人獸之間也相安無事。

但在武松那個年代,景陽崗那隻吃人的虎,本來是泰山的一頭猛虎,泰山山神告誡牠不可襲人,但牠又貪圖人肉,只得竄入景陽崗。到了景陽崗這片沙丘,沒人管得了牠,牠就恣意地大啖人肉起來了,惹得當地土地爺唉聲嘆氣、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找來泰山山神襄助。

這山神本也不管泰山之外的事,只聽得這隻惡虎來自泰山、到處吃人,也不能放任不管。

一般說來,山神做事是不讓常人明明白白看透的,有時祂會商請雷公擊雷,千里百里也難逃雷公一擊,那些山中的魑魅和水裡的魍魎都怕極了雷擊,一看到閃電就躲得遠遠的,對山神的號令絕不敢不從。

這隻猛虎雖凶狠,但也聰明機巧,牠不怕雷擊,因為雨天牠會躲在洞裡不出,任你外面如何打雷,洞裡終究安全。這就樣,雷擊始終傷不了牠,牠就這麼持續害著人。

也是這隻惡虎命該絕了,出了一個武松。武松雖說孔武有力,但比起猛虎,人類究竟不堪一擊。這山神於是想出了一條妙計。武松趁著酒意上山的時候,就被猛虎盯上了,而這條大蟲也被山神盯上了。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當武松酒後正要入睡前,突然猛虎撲來,武松猛然酒醒,在這酒醒的剎那,同時體內湧進了一股神力,武松始終以為這是酒性所致,殊不知這是泰山山神清理門戶來了。

就在武松騎上虎背時,老虎完全不以為意,心裡笑話他道:「這是給我搔癢嗎?」。

但就在武松連發重拳下去之後,這虎開始驚覺不妙,覺得那已不是人力,是神力。這人力牠是可以忍受無數下的,但神力幾下之後就眼花撩亂了。而武松酒意稍醒,下拳更重,在神力幫助之下,更無一點睏意。於是就這麼的幾下子的工夫就把這隻困擾景陽崗老百姓的禍害給除了。武松始終認為是酒力所致,實際卻是神力。

有些山神是天庭指派的,有些是修煉千百年的老道人成仙當的。修煉人在深山得道後,已與自然形成一體,其呼吸吐納之間,山間的雲霧也跟著變化。若有宵小闖入濫砍濫伐、破壞水土,這道人也會讓他得其門而入、不得其門而出,只有賊人痛改前非、祝禱山神助其脫困之後,才能網開一面,讓其脫逃。

山中的魑魅最喜歡這種賊人的精血,賊人一旦走不出去就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然而,魑魅也不能隨便害人,山神都會告誡,違者天打雷劈。如果山神走了,又沒有接替的,那麼缺乏管束的魑魅就可能到處作亂、危害人類,那座山又不寧靜了。

蛇精作怪害人 千年神松陪葬

話說在明朝成化年間,皖南黃山出現了一隻害人的蛇精,這蛇精也頗有來歷。大約在三百多年前的北宋,黃山某處的蛇窩被人類整個處理掉了,人們對蛇類大量出沒深惡痛絕,一把火將大量蛇窟燒個精光。說是燒精光了,卻剩下一條漏網的小黑蛇,牠鑽入更深的土裡,而牠又頗為耐熱,火燒之下竟然只像掉了一層外皮那樣傷害輕微,幾天後自地裡鑽出,但從此與人類結下不解之仇,恨不得見一個、害一個。

也是因緣湊巧,這條黑蛇天賦異稟,知道這黃山靈氣之所在,每天不辭辛苦、不畏饑渴,就直奔那靈氣之地吸取精華。久而久之,這靈氣吸多了的黑蛇,竟然功力日增月長,三百多年間竟修練有成,成了一條可以幻化人形的蛇精。這條蛇精平日蜷縮在千年古松裡面,那裡就像山洞一樣寬廣、舒適,但裡面卻擺滿了人類的骨頭、猛獸的牙和老虎的爪。原來,這蛇精不只吃人,還吃一些猛獸。

這個黃山靈氣不是別的,就是山神孕育的靈氣,為了滋潤黃山的萬物所生。靈氣所到之處,就特別顯得生機勃發。靈氣的孕育與繞行都有一定的規律,常常換位,是不輕易讓生靈知悉的,以免牠們得了靈氣、修練成妖。這條黑蛇或許是那場大火激發了天生的潛能,竟然就能嗅到那靈氣生發之地的氣味,也是一絕。

這棵千年古松也有來歷,是五胡亂華之際,北方士族集體逃難到南方來之後,一位西晉士大夫親手栽種的,有扎根南方、國運昌隆的意涵。一千年後,這棵古松高聳挺拔,幅圍已長到了五個人也合抱不起的地步了。

這古松也匯集了上百種鳥類前來築巢,樹上的生態環境自成一格,也是別有一番風貌。這古松日日吸取日月精華,也頗得靈氣。初期,對這蛇精前來入住也頗為不悅,但這狡詐的蛇精卻也千方百計討好,幫其除去痛苦的樹瘤和蛀蟲,也幫其清理樹皮上為數不少的害菌,久而久之,這古松對蛇精也就越來越有好感了。

山神也曾對古松告誡:「勿助紂為虐。」

但得了蛇精好處的古松卻是充耳不聞。

山神也知曉這蛇精害人的事情,告誡牠不可再危害人類,否則將有天譴,三百年修為將化為烏有。那蛇精也是狡猾,辯稱:「殺的都是些窮凶極惡之人,不信,看看他們的心,哪個不是黑的?」可山神卻不怎麼信。

那天,山神化成樵夫,尾隨蛇精到一處峭壁旁,化成人身的蛇精又在騙一位採藥人去攀爬峭壁,保證自己在上面護著。殊不知,當採藥人緩緩爬下峭壁時,蛇精開始用落石砸他,讓他跌入深淵,眼看就要粉身碎骨之際,一股力量托著採藥人,讓他某個時間頓覺身輕如羽,再撲通一聲沉入淵底,然後快速浮上水面,這採藥人略懂水性,不久就游回岸邊,心裡雖七上八下,但慶幸總算無事。

原來,托住採藥人的不是別人,正是這山神的神通法力。這山神目睹了蛇精害人的這一幕,已痛下殺意。

當天夜裡,黃山難得大雨傾盆,到處閃電頻現,許多古松上的生靈察覺有異,紛紛逃離了去。這蛇精算了一算,知道自己會有一劫,本也想起身離去,後來想想:「哪裡比這古松裡面安全?」也就索性待在原地不動了。也是這蛇精命該絕,一般來說,處理那些窮凶惡極的人,天打雷劈一次也就夠了。而這隻蛇精卻有道行,一般的雷劈是死不了的,山神就用法力召來了五雷轟頂。

這五雷轟頂可不是一般的雷擊,而是五個方位同時產生電擊,然後匯集一處直奔惡物。這五雷匯集的威力可不只是五倍威力,其加乘作用超過百倍,威力不容小覷。

這五雷轟頂一轟下,這古松由內到外通體赤紅,瞬間爆裂焚燒,方圓百尺草木不生,都成了焦土一片。想當然耳,迅雷早已不及掩耳,那五雷轟下更是異常迅猛,也是蛇精始料未及,哪裡來得及竄逃?瞬間就成了一堆焦黑死物,哪裡還有命在?可憐這千年古松未辨奸邪,讓這害人的蛇精入住,形同共犯,也是天理難容。

萬物皆有生存的意義,在山神眼中,那蛇精,還有山裡的魑魅,還有那些猛獸,只要牠們不犯規、不害人,山神是將牠們當作惡犬或清道夫,任其自然生滅的,但只要牠們害了不該害的人,山神就必須清理門戶。

這些妖邪之物讓人類害怕,但品行端正之人是不用怕的,因為山神不會放任牠們亂害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