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早前建議立法要求實名登記電話卡,以打擊電話犯罪為由限制市民只可以向每個持牌人登記不多於3張儲值卡,並進行一個月公眾諮詢,引起大眾批評「無野搞搵野嚟搞(沒事找事做)」,當局更被質疑動機是剝奪言論自由。

當局擬立法日後購買儲值卡時需提供名稱、身份證號碼及出生日期等資料,另外16歲以下人士登記時必須由家長、親人或監護人等同意,若執法機構有緊急理由,無需手令亦可索卡主資料,在規例實施後,電訊商將在120日內建立登記系統,並在之後240日內讓用戶進行登記及執行。

鴨寮街,位於深水埗以專門售賣電子零件和電子產品而聞名的街道,於電話卡實名制的消息傳出可謂叫苦連天,成為改制的最大苦主,有專門賣電話卡的排檔(固定小販攤檔)批評政府的做法如同強逼他們結業,更剝削市民選用較便宜電訊服務的權利,有排檔檔主批評「香港本身不是一個這樣的社會,為何要做到同中國一樣呢?」。

於深水埗鴨寮街售賣電話卡近6年的阿K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疫情已令生意額大減近八成,直言實名制會令他們結業,無奈表示已經開始考慮轉行,實名制的出現令以電話卡賴以維生的阿K估計將有大量電話卡過期後變「死貨」而要丟棄,並怒斥當局「無野搞搵野嚟搞(沒事找事做)」,更令市民失去言論自由。

實名制的出現令人不免猜想政府的意圖是否為了打壓異己,限制市民討論的空間,更被業界批評諮詢期只有一個月太短,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直言;「一般修改電訊條例,最少都有3至6個月,甚至一年」。

市民謝先生亦質疑批評政府立法目的並非針對電話騙案,「佢最主要的問題避開不講,係因為呢幾年嘅社運事件,怕啲人喺網上面溝通。」

面對當局防止電話引爆裝置的說法,自由撰稿人侯鎮安在其發表的一篇題為《香港實名制只是為中共禁聲!》裡,批評由於以手機作為引爆裝置容易被攔截,成功率低,而且誤爆率高,近年已經較少人採用,侯表示「如果警方和特區政府有死灰復燃的數據,必須要拿出來給大家看看」,並表示實名制與地區安全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