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將近,但由於疫情原因,有大批外省人員被滯留在河北,即使是來自低風險區,也因掛上「河北」二字,以及地方和中央、不同地方之間政策不一,仍舊回家阻力重重。被滯留在石家莊的外地學生和打工者更是感到回家過年渺茫。

河北石家莊等地的疫情爆發後,在河北承德工作的王昌(化名)回老家遼寧省遼陽市卻經歷了一次不同尋常的遭遇。

承德過去號稱「塞外京都」,是有名的避暑山莊所在地,位於河北省東北部,東邊同遼寧省朝陽市接壤,車程僅4個小時。儘管兩地緊挨著,也都是低風險區,但因為地處河北,王昌1月23日準備坐高鐵回遼寧遼陽也被拒。

「我在出門之前有聯繫承德當地的疾控中心,和遼陽當地的疾控中心,經過雙方確認之後,因為都是低風險地區,沒有相關規定說不可以出行,然後我在23號去往火車站,在進站口,當地派出所的警察阻攔說要查看行程碼。」

王昌表示,「查看之後說我十四天的行程軌跡當中,只有承德市的,不可以離開承德市,如果從外省過來的,中途轉站,才可以正常乘車。」

「我問他這個規定是哪裏規定的,他說派出所規定的。你說你們派出所是一個相關甚麼樣的規定呢,他說是河北省公安廳發佈的一個文件。我說你們這個文件有沒有跟防疫部門或者是交通部門提前打好招呼,他說沒有,這只是公安內部的一個文件。」

「他的意思就是,因為省公安廳下發到各個縣級市的,不允許河北省內的常住居民去其它省市。」

車站:我們管不了警察

接著,王昌又跟高鐵和防疫部門確認,都說沒有相關規定,「然後車站還跟我強調說,我們車站讓你走。但是警察不讓你上車,我們也管不了警察。」」

王昌被迫退票,「火車票是273,退了我218,扣了60多塊錢手續費。」

王昌最後選擇決定自駕回遼寧,先是開車4個小時到遼寧的朝陽市,然後從朝陽市坐高鐵回家,現在正在14天的居家隔離期間。

社區上門安警報 出門就響

「我回來的第二天就被隔離了,現在是居家隔離。」王昌說,他查閱了相關的文件,因為他來自低風險地區,只需要居家監測就可以,但需要每天測量體溫,上報給社區。

儘管如此,王昌還是被強制居家隔離,他一回來之後,社區就上門安了警報裝置。

「現在科技比較發達,門上都給安裝了警報,你開門警報會響,疾控部門或者是社區部門後台操作都能看到的。」王昌說,「不是錄像頭,類似於防盜鎖的東西。」

王昌說,因為他被隔離,家裏人也不得不跟他一起隔離在家裏,家裏有他和爺爺奶奶。

「這不就是過年嘛,老人年紀大了,說實話,能陪伴老人的時間也不長,所以想在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前提下,能夠回來就回來了。」

雖然快過年了,但因為出不去大門,王昌說,他家也沒有備甚麼年貨。主要是他回來之前老人買了一些肉,隔離的前一天去買了一些菜,放在家裏面囤著。

不過讓他頗為不滿的是,根據中央政府的相關政策,對於他這種來自低風險區的,地方對他進行居家隔離並不符合規定,但各地方政府沒有實際落實,他就此事向上面反映了,但他仍被隔離了五天了。

「我這人比較較真,就這件事情肯定是要給我一個說法,至於說要不要居家,出去不出去,意義不大,冬天東北人對外出沒有太大的概念。」

四川達州市的李敏(化名)23日駕車從河北廊坊霸州市回到家,現在也是居家隔離14天。

開始他問村裏,被告知不准回來,但他打電話給縣裏面後,得到肯定答覆後才終於允許回來。但回到村裏就被隔離了。

「四川發通告低風險有核酸報告就不應該隔離,說白了就有點針對河北省回來的人。」

被封城後,石家莊所有小區都被封,圖為某小區門口。(大陸網友提供)
被封城後,石家莊所有小區都被封,圖為某小區門口。(大陸網友提供)

滯留在石家莊的大四學生

如果說河北其它地區的外省人還有回鄉的機會,被滯留在石家莊的不少外省人則是另一種心態。

「我早準備好了到三月份。(待在石家莊不回去了)基本上我就等開學。」

李原(化名)是石家莊一所大學的大四學生,1月4號學校放假,他準備考駕駛本,於是多待了兩天,5號練完車準備6號去考,結果6號早上就遇到了石家莊封城。

李原說,他至今一直住在賓館,儘管一天七八十,八九十不是很貴,但他仍覺得不便宜,因為他沒有工資。

河北省疫情發佈會上,省教育廳總督學韓愛麗則宣稱,對全省高校放假後滯留在石家莊的大學生實現了「一對一包聯救助幫扶」。但李原給政府部門打電話都沒有回覆。

「說是有人管有人管,但是給那個12345打電話也沒啥回覆啊,讓你去找救助志願,他救助志願電話也打不通啊。救個屁!不是嗎?」

李原說,他吃飯就是吃外賣和泡麵,已經快一個月了。據他知道,他的輔導員下面有5個學生滯留在石家莊,有的是租房,有的是住親戚家。

滯留石家莊的衡水女大學生:

張貝(化名)來自衡水,考完研在今年元旦後3號到了石家莊,一邊等成績一邊想找個工作,3天後遇到封城,也出不去了,現在住在鹿泉區的親戚家裏。

「我現在住在親戚家裏。每天在家裏待著,居家隔離,也沒有出小區。」

隨著鹿泉區現在降為低風險區,張貝又有了回家的打算。

「鹿泉有兩個小區是有病例的,所以那兩個小區是中風險,後來那兩個小區十四天沒有病例之後降級。」張貝說,只要一個區有病例,整個區會按中風險或者高風險管理。

張貝聯繫衡水那邊說是可以接收,但現在問題是石家莊不讓出,「飛機、火車票買不到,現在還沒有公共交通。」張貝說。

1月29日,有網友發佈石家莊高鐵站的圖片,顯示一片空蕩蕩。網友引述乘務員的話透露,「前段時間停都不可以停,最近可以下車,但還是不可以上車。」#

1月29日石家莊高鐵站,只能下不能上。(微博圖片)
1月29日石家莊高鐵站,只能下不能上。(微博圖片)

1月29日石家莊高鐵站,只能下不能上。(微博圖片)
1月29日石家莊高鐵站,只能下不能上。(微博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