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這一波疫情自1月21日官方首次公布後,目前已連續兩天官方聲稱無新增病例。但上海市民向大紀元表示,根本不相信官方的說詞,並披露了更多中共當局對疫情的掩蓋和造假。

官媒謊稱非方艙乃在建公租房 很快被揭穿

1月27日,上海官媒《新民晚報》就網上流傳的一段浦東建方艙的工地視頻,聲稱通過住建部了解,今年在浦東等8個區開工建設一萬套公租房,而工地視頻就是在建中的公租房。

中共官媒謊稱浦東不是建方艙醫院。(網路截圖)
中共官媒謊稱浦東不是建方艙醫院。(網路截圖)

不過官方的謊言很快就被揭穿。

28日,另一段視頻很快通過朋友圈傳出來。視頻顯示,夜色中,幾個上海浦東市民在一個在建工地上,直接詢問工地的一個管理員模樣的人:「這裡是造什麼的呀?」

 

對方對方回應說:「造醫院。」一名上海浦東口音阿姨進一步追問:「醫院?」對方再次肯定說:「大醫院。」

接著這幾個市民們進一步討論,「方艙醫院」、「隔離醫院」、「這個人說了實話」。

而早在此前流傳甚廣的、被《新民晚報》提到的那段視頻,拍攝的市民旁白就介紹,速度快!造醫院。昨天上午開始的,今天24日。

當他問一名在建工人說:「師傅,這是造什麼?」在建工人沒敢直接回應,只說「大概有關……」,然後就不吭聲。

 

當時就有上海市民向大紀元記者介紹,這是浦東建方艙醫院,並且計劃6天完成。

因此有網民質問,是在建工地的人清楚還是新民晚報更清楚在建什麼?公租房跟醫院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公租房也不需要連夜加班加點幹活吧。

浦東建方艙醫院的地理位置。(網路圖片)
浦東建方艙醫院的地理位置。(網路圖片)
 

上海市民陳女士也向大紀元表示,這肯定是方艙醫院,一個星期就能造好的,其他的沒有這麼快的,方艙醫院很簡單,牆砌好後,床往裡面一放,人進去就好了。

有知情市民還表示,不僅是浦東建方艙醫院,就是松江的佘山北也已經在建隔離醫院,甚至連同在建圖紙也一併放上網。

根據圖紙顯示,松江在建項目被稱為「隔離觀察場所」,周邊靠的四條馬路分別是九川涇路、大涼山路、金白花路、鍾賈山路,除了一個綜合保障中心外,共建三排,第一排是兩個單獨隔離觀察場所,中間在綜合保障中心後面再設獨立的兩個隔離觀察場所,然後第三排設四個獨立的隔離觀察場所。

松江建隔離觀察場所(方艙醫院)建設圖紙曝光。(網路圖片)
松江建隔離觀察場所(方艙醫院)建設圖紙曝光。(網路圖片)

其中主入口設在九川涇路,污染物和感染人員則設在鍾賈山路上,而次入口則設在金白花路。

甚至知情市民還將直接將建設的圖紙也一併放到朋友圈,對新民晚報的謊言作更強有力的回擊。

德國鋼琴演奏家是「零號病人」?

陳女士向大紀元強調,官方公布的內容,自己一點都不會相信。

她舉例表示:「德國鋼琴教師是『零號病人』的說法,上個月就有了,我很早就看到這個帖子了。鋼琴老師確診後,他曾經教過的那些學生怎麼辦?他接觸過的人數是蠻厲害的,有上千人都不了了之了,後來就不得而知了。」

中共官方公布的這一波疫情是從1月21日正式公布的,並且強調是對兩家醫護人員的主動篩查中發現了確診病例,並且官方也沒有提進行溯源,找零號病人。

21日下午上海舉行疫情防控發布會,公布3名確診病例,其中病例李某某是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的外包後勤保障人員,周某某是李某某的同一小區的鄰居。而田某某是病例李某某的朋友。

上海昭通路居民區(福州路以南)被列為中風險地區。同日,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徐匯院區(東安路270號)、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西院區(山東中路145號)的門診都被停診。

隨後的10天內,官方前後公布了16例本地確診病例。

陳女士表示,剛開始公布的3例,官方公布確診病例的姓氏、性別、住地、單位兩家醫院,後面什麼都不說了。只說1例、2例的,這是官方為了掩瞞疫情,而且它掩瞞的事情多了。

另外官方公布的確診病例的流調報告上也不寫具體的日期和他們的詳細行蹤,只是籠統列出他們曾經到過的幾個地名、餐廳,也無公交、地鐵的情況。

黨媒還為上海官方的做法找理由說「保護患者的隱私」,遭到民間的駁斥。

尤其是23日新聞會上,衛建委主任鄔驚雷曾稱,昨天確診的3個病例中,有一人是職業鋼琴演奏者,在滬主要活動是在琴房練琴,並稱網傳該病例曾給100多學生上鋼琴課不屬實,追蹤到與該病例有接觸的人員434人,包括82名密切接觸者,首次核酸結果全為陰性。

上海一位白領女公開質疑說:「作為上海土著,自己都看不下去這次上海的流調工作,不給力啊,人家護工『扎姘頭』全世界都知道了,那個德國鋼琴演奏家作為『0號病人』和超級傳染者,到現在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到底是外國人還是德國回國的華人……外國人的隱私是隱私,中國人的隱私不叫隱私咯?這就是大國自信?」

再有三百名居民被帶走集中隔離觀察

此前大紀元報道過兩個中風險區,黃浦區昭通路(福州路以南)和貴西小區全部的居民都被帶走集中隔離觀察。

陳女士表示,自己知道的還有寶山臨江一、二村不僅被封閉管理,也有部分居民也被帶走隔離觀察。臨江本來就是公房,比較容易居家隔離,如果被帶走的話,那一定是確診者非常接近的人。

她還介紹,濟南路、復興中路交接處的新天地那發現一名確診病例,那是以前的盧灣區、現在的新黃浦區。

26日確診病例所涉及小區復興中路113弄被封,濟南路整個街被封搭建臨時帳篷,對小區居民進行核實檢測。(視頻截圖 大紀元合成)
26日確診病例所涉及小區復興中路113弄被封,濟南路整個街被封搭建臨時帳篷,對小區居民進行核實檢測。(視頻截圖 大紀元合成)

26日晚大量醫護人員進駐該小區的地段復興中路113弄,與其相關的濟南路整條馬路被封,官方搭建了長長一排臨時的藍色帳篷,連夜對那個小區的居民進行核酸檢測。

28日,有網民通過航拍披露說,復興中路113弄的3百多居民分別乘坐大巴前往指定賓館進行隔離。

復興中路113弄小區,再有三百居民被分別帶往隔離酒店集中隔離。(視頻截圖)
復興中路113弄小區,再有三百居民被分別帶往隔離酒店集中隔離。(視頻截圖)

陳女士披露,前段時間黃浦區「永平裡」小區被封了,它是瑞金醫院邊上的小區,她知道瑞金醫院也被封了。這兩地官方從未提及。

她強調,「現在官方已經不明確公布哪個確診病人住在哪個小區,一樣都沒有了。它公佈只說確診兩個、一個,誰信啊?!他們瞞報。」

「凡是確診的病例,他們多數都說輸入型的,甩鍋給國外。還有不少人信,但是我們不信。」她說。

「現在的核酸檢測根本不準,有的確診病例檢測多次,直到肺部感染了,才檢測出陽性。現在肺部的X光片是比較準確的,可以知道肺部感染情況。」

另外,大柏樹干休所在邯鄲路50弄,屬於南京軍區總後的物業,21日左右因出現確診病例被封閉管理,但官方至今未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