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還有人懷疑的話,那麼最近遊戲驛站GameStop股票的暴漲表明,小丑世界的中心不是華盛頓,也不是矽谷,而是華爾街。

需要說明的是,小丑並不是指一群勇敢的來自「華爾街賭場」(Wallstreetbets)討論版(r/wallstreetbets/)的「紅迪網」(Reddit)用戶。他們是一群人數不多,但是很快樂的兄弟,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他們很可能已經迫使幾家對沖基金破產。相反,小丑是指那些對沖基金和所有其他機構的投資者。他們幾十年來一直受到央行干預的支撐,卻沾沾自喜,認為自己七位數的收入都是由於自己財務上的輝煌業績。

發生了甚麼事?

簡要敘述一下到目前為止所發生的事情。據透露,遊戲驛站GameStop是被華爾街做空的最多的股票之一,梅爾文資本(Melvin Capital)基金率先做空了它。雖然基於市場基本面,這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一個正確的立場,我沒有調查,並且認為如今把時間浪費在基本面上是費力不討好,可是過去人們並不這樣看。

具體情況是,在「紅迪網」下的「華爾街賭場」討論版上的「紅迪網」用戶發現賣空者很脆弱,於是他們組織了一場運動,將賣空者逼入絕境。突然間,散戶投資者湧入市場,大量買進遊戲驛站GameStop的股票,把此前低於20美元的遊戲驛站GameStop股價推高至1月27日的365美元以上。梅爾文資本遭受了高達30%的巨額損失,不得不在1月26日下午注入27.5億美元來挽救。

這並不是事情的全部 不過……

在一個實際上由市場基本面決定價格的正常市場中,這種情況是不會發生的。賣空只是一種快速有效地確定股票市場價格的方法,而且這種做法除了套利收益(在賣空者判斷正確的情況下)之外不會有特別的利潤。同樣,對賣空者感到憤怒的投資者也不可能無視現實,將股價推高。

這兩種做法只有在美聯儲(the Federal Reserve)新印的鈔票越來越多,湧入市場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出現。

幾十年來,世界上主要的央行,其中包括美聯儲,實際上只有一個使命:絕不能允許利率上升,必須竭盡全力防止金融市場出現哪怕是最輕微的調整。既然他們能夠偷偷地逃脫懲罰,那麼現在誰還記得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1987—2006年任美聯儲主席)的好日子?但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他們不得不公開表態。利率被迫越來越低,信貸海嘯淹沒了市場。

正如可以預料的那樣,股市和債市的反應是年復一年地創下歷史新高。

當然,總是有經濟學家準備了更多的怪誕理論,來解釋為甚麼這原本厚顏無恥的通貨膨脹的做法被現代經濟學視為很明智的政策,但是讓人看到的結果是金融市場完全脫離現實,其唯一目的似乎是為美國政府獲得廉價資金,同時為金融精英攫取巨大收益。

然後,當然,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來了,政府憑藉其智慧選擇摧毀經濟。為了安撫民眾,他們給了他們一些施捨,先是1200美元,然後是600美元,都是由中央銀行印刷機這台不可思議的機器資助的。根據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英國經濟學家)的正統理論,這本應無止境地刺激經濟,確保經濟迅速復甦。

不幸的是,因為世界上大多數地方都處於封閉,人們真正花錢的機會很少,因為街頭的人比大多數政府僱用的經濟學家明智,大概明白前所未有的全社會關閉的時刻並不是可以大肆消費的時刻。於是,他開始儲蓄和投資,由於現代技術的進步,他現在可以直接投資,而不用通過儲蓄銀行或者經理人。

然而,通貨膨脹仍然是通貨膨脹,即使它沒有在政府的統計數據中顯示出來。海洋般的流動資金注入自然拉動股票、債券、比特幣、如今的遊戲驛站價格猛漲。然而,這一次的受益者不是銀行或者華爾街投資者,而是許多現在聯合起來攻擊梅爾文資本(Melvin Capital)和其他華爾街「大鱷」的散戶投資者。

這完全是一種動物精神,或者更確切地說,這背後的動因是那些覺得自己吃虧的人們急切盼望看到金融大亨們一敗塗地。最近一輪的通貨膨脹為他們提供了實現這一願望的手段。

就這樣結束了嗎?

很難說下一步會發生甚麼事。也許流動資金的洪流會消退,華爾街將安然度過風暴,也許美聯儲會再次介入,提供新的信貸額度來拯救他們,這似乎是最有可能的,再強調一下,美聯儲的主要指令一直是拯救金融領域的大人物。

現在的金融市場可能已經支離破碎,央行官員對印鈔的後果憂心忡忡,以致於甚麼都不會做,我們現在正在看到1980—2020年的大泡沫開始結束。

然而,如果最近的歷史以及主流正統經濟理論有任何指導意義的話,美聯儲將會不惜一切代價「拯救」市場。

正如「零對沖」(Zero Hedge,美國財經網誌入門網站)的推文所說:「值得注意的是,有多少人對市場上發生的事情感到『驚訝』。你投入20萬億美元的刺激,你將債券市場國有化,你打破了價格和基本面之間的所有聯繫……你認為會發生甚麼。」的確,可是如果認為2021年的股市大崩盤(the Great Stock Market Crash)是由當日交易的青少年開始的,他們揣著滿滿的(拜著名經濟學家Milton Friedman所賜的)「直升機撒的錢」(Helicopter Money,註:指中央財政直接給大眾發錢,彷彿一架直升機從天上掉下現金讓人撿走)!卻又無事可做,只是為了搞垮一隻對沖基金,因此在「紅迪網」上聚成一群人,這種說法完全適合小丑們的想像。#

原文Clown World Finan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克里斯多夫·穆斯滕·漢森(Kristoffer Mousten Hansen),德國萊比錫大學經濟政策研究所助理研究員,英國昂熱大學博士研究生,米塞斯研究所研究員。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