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7日,43名德國至成都中國國航CA432航班的乘客,通過網絡對外求助,其中包括一名2歲的兒童和一名4個月大的嬰兒。他們被指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確診者的密切接觸者。

他們表示,他們被自費、強制集中隔離在室溫低於10攝氏度、無供暖、衛生條件極差、老舊的成都大酒店。在與酒店、防疫部門和地方政府溝通無效的情況下,無奈在網上發起求助。

成都官方通報稱,1月25日,從德國抵達成都的CA432航班,入境後全員被集中隔離。1月26日,從中發現1例中共病毒確診病例和1例無症狀感染者,兩人均為中國國籍。

大紀元記者採訪到這架航班的兩位密切接觸者,他們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親身經歷。

酒店房間老舊無供暖 入住24小時就生凍瘡

王月(化名)透露,「1月25日到達成都,可能因為是境外回來的,機場防疫人員對我們的檢測很嚴格,棉簽捅鼻子特別深,一下子就哭出來了。之後我們就被大巴送到了春天酒店。雖然在酒店毛巾裏面掉出三隻蟑螂,但是現在想想,和現在的酒店比,那裏(春天酒店)還是好太多了,至少室溫是25度。」

採訪過程中,王月情緒多次崩潰,她透露自己回國是因為家中親人重病,才回來探望。但因為座位靠近後來檢測為確診的病例,成為密切接觸者。

「我們這43個人是飛機上兩例確診者的密接,我們就坐在確診者的前後三排。26日,我們接到電話,通知我們收拾東西,要轉移到別的酒店,我當時就懵了。」

王月說,她現在的酒店,白天的室溫都不到10度,而南方的冬天又濕又冷,她已經生了凍瘡。「這裏不允許用一切供暖設備,門窗老化關不嚴,都是漏風的。我蓋三層被子,晚上也會被凍醒。」

王月說,她跟酒店的人反映窗子漏風,但對方的態度很不好,也不給修理。

「我們這些人組了一個微信群,方便大家聯繫。有的人房間的馬桶不好用,跟酒店反映,酒店工作人員讓我們自己拿桶接水沖馬桶,也不給修。」

另一位被隔離在該酒店的乘客李青(化名)也是從春天酒店被轉移過來,她的感受同王月完全相同:「這個酒店太冷了,門窗壞掉了,我有時候特別想到室外待一會,外面比屋裏還暖一點。」

李青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她們也理解酒店說怕感染所以不能開中央冷氣機。「但是至少給我們提供一些供暖的設備吧?我們在這裏隔離的還有嬰兒。」

「酒店的工作人員,讓我們自己快遞購買熱水袋來取暖。可是這也解決不了問題啊。」

集中隔離的成都大酒店內部電路老化,無供暖。(受訪者提供)
集中隔離的成都大酒店內部電路老化,無供暖。(受訪者提供)

除了取暖問題,李青說,酒店房間的線路老化嚴重,存在安全隱憂,「在房間裏同時使用兩樣電器,就出現跳閘、冒火花的情況,把我們都嚇壞了。這樣即使我們有了供暖設備,我們四十幾個人同時使用供暖設備也是不可能的了。即使酒店允許使用電熱毯,我們也害怕在睡著的時候電路短路,造成火災。」

高價自費隔離 吃冷飯 菜中吃出頭髮

成都大酒店是位於成都金牛區的一家三星級酒店,網上的入住客戶評價,普遍反映酒店房間老舊。

李青表示,「平時酒店的入住均價在每人187元一晚。現在酒店收我們每人240元加70元的餐費,一共310元每人每天。酒店工作人員都透露,酒店已經很久沒有人住了。」

隔離酒店給出的價格單。(受訪者提供)
隔離酒店給出的價格單。(受訪者提供)

被隔離的43人,每天的飲食衛生也成問題。隔離者組成的微信群中,很多人反映多次在飯菜中發現長頭髮。

王月說,「在一天中,我有兩餐吃到頭髮後,我真的崩潰了,我跟酒店的人說你們不用給我送飯了,我寧可不吃,也不再吃你們給送的飯了。我早上被凍醒,以為早上送的飯是熱的,結果粥、牛奶、一個小饅頭、一個小花捲和一個很小的包子,都是冰涼的!」

王月透露,一起隔離的還有一名兩歲的小孩和一名四個月的嬰兒。在這種惡劣的隔離環境下,很多人不敢洗澡,因為洗澡水是溫的。「我們怕洗澡凍感冒了,被當作疑似病例就更慘了。」

「除了吃出來頭髮,飯菜裏還有淋巴肉,豆子變質。」王月說,群裏有孩子的家長,只給小孩子吃大米飯,因為害怕這些菜有問題。已經有幾個大人吃完後不舒服,肚子痛、拉肚子了。

隔離者情緒崩潰無人管 網上求助被限流

王月表示,被隔離的43人中已經不停有人情緒崩潰。「在這樣一個環境下,我們很擔心自己的健康安全,我們都很尊重和遵守防疫政策,配合了所有的人,但是我們真的堅持不住了。我們撥打市長熱線、12345,沒人接電話,網上反饋,也沒人理我們。」

無奈之下,有隔離人員將整件事情公佈到了微博上,卻遭到了限流,也就是發到微博上的帖子,很多人看不見。

王月還透露,「更有貌似酒店工作人員在我們的微博下造謠,說我們已經被轉移到更好的酒店去了,問題已經解決了。後來有人也許良心不安,給我們隔離的人私信說是被人指使這麼幹的。」

有人承認被指使在隔離者求助微博下惡意造謠。(受訪者提供)
有人承認被指使在隔離者求助微博下惡意造謠。(受訪者提供)

據隔離的人員透露,一起集中隔離的還有一位外籍人士。這位外籍人士已經被轉移到樓層比較高的房間去了,一起隔離的醫護人員也都住在房間條件相對好些的高樓層。

截止發稿,四十餘名集中隔離的人員仍然住在沒有任何供暖、設施簡陋、存在嚴重安全隱患的酒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