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權律師任全牛,因代理法輪功案件以及武漢公民記者張展、12港人被送中案,遭到當局迫害要吊銷律師證。1月29日上午,河南省司法廳非法舉行聽證會,並以「公開聽證,不許旁聽」為藉口,阻攔來自各地想參加旁聽的律師們進入。

此外,大陸各地還有律師、公民因受到當地國保維穩而未能到達現場聲援,但紛紛通過不同方式表達了對任全牛律師的支持。

1月29日上午8:30,當局在司法廳附近布控了大量警察和便衣。聽證會原定於8:30開始,但司法廳人員有意刁難,非要查驗代理人包龍軍的身份證原件。因代理人去賓館取身份證需要時間,聽證會延時到9點開始。

司法廳還拒絕證人出庭和調取當初案件庭審影片。

王宇、盧思位等數名人權律師到場聲援。
王宇、盧思位等數名人權律師到場聲援。

常伯陽、包龍軍是任全牛律師的代理人,包龍軍在事後的通報中指,聽證會場安排了大量司法局找的人,「這終究是一場黑聽證,根本不會同意公眾旁聽。」

聽證會開始後,因為調查人員從沒在處罰案中露過面,亦未曾告知過當事人調查人員執法身份信息,代理人要求查驗調查人員執法身份信息,直到此時,當事人及其代理人才知道,調查人是河南省司法廳律師管理處處長賈沅(女)和張宏志。聽證主持人由法規處處長劉衛星主持。

由於不公開舉行聽證以及聽證前隱瞞相關證據,代理人以程序違法及以前劉衛星曾被任全牛律師控告過,由其主持聽證不能保證公正為由申請其迴避。但劉衛星稱經主管領導決定,駁回迴避申請。

調查人舉證的證據材料是,2018年11月7日,十個法輪功學員被指控「破壞法律實施罪」案件的庭審筆錄、任全牛律師庭後提交的辯護詞及案件判決書。調查人列舉任全牛庭審發言和庭後辯護詞的內容違反了「否定國家認定的邪教組織性質」的司法部的規章,社會影響惡劣擬做出吊銷律師執業證的處罰。

代理人指出,本案未經調查程序;未做調查筆錄;未能聽取當事人陳述申辯,以及以沒有依法告知擬處罰的具體違法事實;法律依據等程序法的角度質問調查人,調查人因為本就未遵循法定程序而無法正面回應代理人的發問。

同時代理人也從司法部《律師執業管理辦法》所謂「否定國家認定的邪教組織性質」條款既違反超越上位法《律師法》內容也違反《立法法》的規定,應當認為無效條款不能作為處罰吊銷律師執業證的依據。主持人打斷了代理人的發言。

任全牛律師交了幾份證據,目的是證明自己沒有調查人指控的那種違反法庭秩序的行為,辯護詞也不可能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

任全牛提到所謂「否定國家認定的邪教組織的性質」問題,一方面調查人始終沒有出示哪個國家文件認定了法輪功屬於邪教組織的法律性規定,儘管任全牛申明,沒有國家文件和法律認定法輪功屬於邪教組織,司法廳調查人也拿不出具體文件給當事人看,又不讓當事人對因為所謂「國家認定邪教」問題提出意見和質疑。

任全牛強調說,因為這次擬處罰吊銷執業證問題就是源自「否定國家認定的邪教組織性質」這個規章條款,既不讓律師談有沒有這「國家認定」的問題發言,也不讓談這司法部門規章本身違反上位法及《立法法》無效的意見。

最後,主持人並沒有讓代理人充份發表代理意見,只是要求代理人和當事人三日內提交書面答辯意見。

任全牛律師好友,人權律師文東海在現場表示,任全牛這些年為了中國的人權事業付出很多,「任全牛是位非常優秀的人權律師,我對他近些年做的事情感到敬佩,我來也是表明我對他的支持。」

「我參加過很多的旁聽會,但是能夠被允許進去旁聽的機會非常少,這次也是,而且沒有一個人可以進去旁聽,我們也跟他們爭取了一段時間,但它們沒有同意。它們是以公開聽證的方式,實際上是不允許旁聽的方式,讓這種公開聽證變成了顯裸裸的笑話。」

文東海律師表示,「不管現在的環境再怎麼惡劣,我相信我們總是會有路走的。」

任全牛律師近些年來頂著巨大壓力堅持代理法輪功案,還代理了12港人被送中案以及武漢公民記者張展案,業界律師指,這些案子都涉及中國(中共)政府最敏感的問題。

任全牛認為,當局打壓就是想要起到寒蟬效應,但作為人權律師責無旁貸,也是一種職業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