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一位知名學者表示,中共欲以金錢在全球建立「軟實力」,但無法贏得人心,無法擁有真正的「軟實力」。

1月28日,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董事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以遠程視訊的方式,參加了美國國會下屬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USCC)舉行的聽證會。

1月28日,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董事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以遠程視訊的方式,參加了美國國會下屬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USCC)舉行的聽證會。(USCC影片截圖)
1月28日,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董事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以遠程視訊的方式,參加了美國國會下屬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USCC)舉行的聽證會。(USCC影片截圖)

詹寧斯在其書面證詞中表示,「印度尼西亞的一位大政治人物曾對我說,中國(中共)在東南亞沒有真正的軟實力,但擁有大量的『金錢實力』。」

「中共正在通過其外語媒體、孔子學院、統戰(統一戰線)部門,最重要的是通過財務關係,在全球範圍內努力建立軟實力。」

根據美國政府的報告,統一戰線的目的是「挑出並消除潛在的、反對中共的政策和權威的根源。」「統一陣線使用各種手段來影響海外華人社區、外國政府和其他行為者,讓他們支持北京的政策。」

而據中共「漢辦」網站信息,中共在全球162國家(地區)設立了541所孔子學院和1,170個孔子課堂。

美國參議院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指出,中共已向在美國高中和大學的100所孔子學院注資超過1.5億美元。

2020年8月,孔子學院美國中心(CIUS),被特朗普政府指定為「外國使團」(foreign mission)。2020年,美國國務院還先後將央視、中新社、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RI)、《中國日報》發行公司和《人民日報》的海外代理美國海天發展公司等多家中共媒體,列為「外國使團」。

詹寧斯說,「中共厚顏無恥地運用『狼外交』,可能令人沮喪。」不過,「中共的軟實力無法贏得人心。」

詹寧斯也表示,中共利用金錢攻勢,「俘獲」了一批西方精英。「不要小看這對我們社會的很多人所具有的吸引力。」

「在澳洲,州長、大學副校長,許多企業高層人士,都可以在和中共交往過程中,通過維持密切的合作,而獲得經濟上的回報。」

他表示,對這些人來說,地緣政治風險、國家安全等因素,和中共進行經濟合作相比,吸引力沒那麼大。

美國華府智囊機構「長期策略集團」的主席兼執行官傑奎琳·迪爾(Jacqueline Deal)也向USCC表示,一些西方精英被中共招募。迪爾同時擔任華府智囊外交政策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

1月28日,美國華府智囊機構「長期策略集團」的主席兼執行官傑奎琳·迪爾(Jacqueline Deal)以遠程影片的方式參加USCC的聽證會。(USCC截圖)
1月28日,美國華府智囊機構「長期策略集團」的主席兼執行官傑奎琳·迪爾(Jacqueline Deal)以遠程影片的方式參加USCC的聽證會。(USCC截圖)

迪爾說,「就像列寧主義政權一樣,共產黨需要在一些國家的高層擁有朋友,尤其是西方國家的經濟和政治精英。」

「這些『朋友』,可能在過去就已經被(中共)招募了。」

中共通過各種方式拉攏美國的精英階層。比如,美國民主黨眾議員埃里克·斯沃韋爾(Eric Swalwell)陷入中共「美人計」醜聞。Axios網站報道,一名中共間諜嫌疑人方芳(Fang Fang,音譯)與包括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人斯沃韋爾在內的多名美國政界人士有著密切關係。

2020年12月29日《國家動脈》曾報道,眾多西方「主流媒體」都得到過「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提供的變相好處,有的是費用全包的中國旅行,有時是觥籌交錯的「私人晚宴」,而CUSEF的交換條件是希望他們為中共做「有利報道」和傳播「積極信息」。

CUSEF組織除了拉攏西方媒體,還針對美國大學捐款來資助「政策研究、高層對話和交流計劃」,並幕後操控對美國國會、社會精英以及州和地方官員的游說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