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史上最艱難的一個賽季後,新賽季網壇第一個大滿貫——澳洲網球公開賽將於2月8日開打。為了應對疫情,組委會推出了頗為嚴格的防疫政策,但成效如何還有待觀察。有媒體認為,澳網是在進行豪賭。不管怎樣,對接下來的奧運會等大型比賽,都會是一個不錯的參考實例。

受疫情影響,本屆澳網單隔離費用,就要投入5,200萬美元;另外還會用包機從新加坡、杜拜、洛杉磯等七座城市,將參賽選手及其團隊接至澳洲,每個航班的上座率控制在20%以下。人們必須持72小時內的檢測陰性報告才能登機。這一關就擋住了英國名將穆雷和中國小將王曦雨等多名球員。

球員在抵達澳洲後,將開始14天隔離生活。他們會在第一時間接受檢測,以後在第3天、第10天和第14天再次接受檢測。結果確認為陰性後,球員被允許與固定拍檔進行訓練,每日兩小時場地訓練、兩小時健身與一小時用餐。其餘時間,球員必須待在自己的房間內,其隨行人員則不允許離開房間。

但不幸的是,在第一次檢測中,有三個航班出現了感染狀況,日前確診人數已達10人。這造成共有72名球員因與確診病例同機抵達,被要求強制隔離14天,不得離開酒店房間,也無法出去訓練。西班牙女將寶拉·巴多薩(Paula Badosa)是首位確診的參賽運動員。

於是一些球員開始在社交媒體上抱怨,因為兩周隔離期後,留給他們就只有一周熱身時間。世界第一德約科維奇(Novak Djokovic)致信澳網,要求給隔離球員更好的待遇,例如允許他們與教練見面、擁有更好飲食、安排他們到有網球場的私人住宅隔離等等。

澳網官員斷然拒絕了小德的建議,稱所有人都沒有特殊待遇。要知道,墨爾本此前剛剛經歷了三個月封城,就是由海外輸入的感染病例引起的;而且,球員登機前都簽字同意遵守主辦方的防疫規定。

相比之下,被強制隔離的前世界第一、白俄羅斯女將阿扎倫卡(Victoria Azarenka)顯得頗為淡定。她在個人社交媒體上表示,希望球員們能控制自己的情緒,能來澳洲打大滿貫,大家就應該感恩了。

一些球員發出抱怨聲,還有一個原因是覺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對待。組委會稱為了緩解隔離酒店的壓力,特別安排了男、女單打世界排名前三的球員:德約科維奇、納達爾、蒂姆以及小威、大阪直美、哈勒普六位明星及其團隊(約50人)在阿德萊德接受隔離,而那裏的條件要遠遠好於墨爾本。在一月底,他們會在當地進行一輪表演賽。

雖然隔離區別對待,讓不少球員不爽,但今年澳網在獎金分配上,給了低排名選手不少實惠。澳網總獎金7,150萬澳元與去年相同,其中前三輪的比賽獎金明顯提升,分別上漲了11%、17%和19%,旨在照顧排名較低球員,緩解他們的經濟壓力。

澳網是今年全球第一項大型體育賽事,成敗如何都會對今年奧運有所借鑒。如果澳網賭贏了,日本就可以照葫蘆畫瓢。不過,這次來墨爾本參賽的選手以及他們的團隊大約總共只有1,200人左右,而奧運的參賽人數恐將達到2萬,其防疫難度將不可同日而語。如果疫情蔓延沒有明顯緩解,東京奧運今年是否能如期舉行,確實難以預料,這也是為甚麼美國至今還沒有鬆口派人參加今年東京奧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