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群裏,因為一句「草包支書」,貴陽市的任女士被畢節警方跨市抓捕,並遭到拘留及虐待。此事正值貴州省「兩會」召開之際,官方迅速「滅火」,引發網民熱議。

任女士的家在貴陽市,但她也是畢節市某小區的業主。她曾在小區業主群對業委會不召開業主大會便擅自讓新物業通過試用期表達不滿,並質詢數十萬保證金去哪了。

根據任女士的微信記錄顯示,2020年9月,社區支書劉某某回應「開不開業主大會,怎麼開是業委會的事」,任女士就回了一句「草包支書」,認為社區書記拉偏架。

此後,她返回貴陽的家中,沒想到社區支書劉某某為此報警,任女士就被畢節市七星關區洪山派出所警察用手銬從貴陽銬到了畢節,並被行政拘留3日。

圖左為任女士的微信截圖,圖右為畢節警方的處罰決定書。(網絡圖片)
圖左為任女士的微信截圖,圖右為畢節警方的處罰決定書。(網絡圖片)

女子遭警方虐待 書記省長直通台「形同虛設」

1月27日,任女士就此事向大陸媒體表示,「當時的情況就是那些警察可以輕易決定他人的人身自由,異地傳喚的程序一直到他們區公安局的層面都沒發現問題,給我下達拘留通知的時候,我要求聯繫律師,那邊警察說我港片看多了……」

任女士說,「我在沒有反抗的情況下被畢節警察銬上手銬,從我貴陽家裏面帶到畢節,中間4個多小時我要求喝水不給我水喝,洪山派出所虐待我,死亡威脅我。」

最初,任女士曾跟畢節市公安局申訴過,沒有結果。她也打過畢節的12389警務督察電話,但兩個多月了還沒有回覆。她還嘗試過貴州省委書記、省長交流直通台,舉報他們濫用職權。

日前,任女士無奈之下選擇在微博上曝光案情,求助於媒體。任女士認為,在此次事件中,警方違反異地傳喚規定,並且違法使用警械。她還質疑,社區支書劉某丈夫是一位畢節警察,在此案中是否按要求進行了迴避。

而另一當事人、洪山街道蘭苑花園社區支書劉某回應媒體稱,「我原本只是想讓她給道個歉」。不過,劉某承認其丈夫在當地公安局工作。

輿論沸騰 官方「滅火」

畢節「草包支書」事件的發生恰逢在去年底貴州省舉行人大會議,以及今年1月25日貴州省舉行第十三屆人大會議時期。

在輿論壓力下,當局迅速「滅火」。1月26日晚,貴州畢節市警方發佈通報,撤銷對任女士的行政處罰,涉案的派出所所長和警察停職接受調查。

中共喉舌也紛紛發文表態,新華網站在道德制高點上點評甚麼是「人民公僕」應有的姿勢。而央視網評則稱,一件「草包支書」案牽出了一批「草包」。

諷刺的是,在任女士被貴州警方抓捕的兩個月前,中共外交部曾就中國人權等問題發表一篇長文,聲稱「在中國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因言獲罪」。

不少網民表示:「依法治國的包裝下,已經有多人因為說了句實話因言獲罪。」「可以查一下支書和她老公有沒有貪污腐敗行為。」「從內濛鴻茅跨省抓人到貴州女罵人被拘,所以勞苦大眾們別天天做夢了,先把所謂的依法治國這四個字想明白了再說吧。」

廣東醫生因言獲罪 被內蒙警方跨省抓捕

在網民評論任女士「因言獲罪」事件時,有不少人聯想到了鴻茅藥酒案,這宗事件曾引發軒然大波。

2017年12月19日,譚秦東在美篇APP上發文《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他質疑該酒的成份中含有多種毒性中藥材,並稱該酒的宣傳具有誇大療效的作用。

文章發表不久之後,譚秦東於2018年1月10日在廣州的家中被內蒙古警方以「涉嫌損害公司信譽、商品聲譽罪」為由跨省抓捕,並被刑事拘留,直到4月17日被取保候審。

恢復自由後,譚秦東更新新浪微博的自我介紹為:「遇善人我為良藥,遇惡人我為毒藥」,並將頭像設為蜜獾。根據媒體的報道,譚秦東表示自己的生活仍遠遠沒有擺脫創傷後應激障礙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