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石家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大批外地學生和打工者被滯留石市,無法回家,如今已經3個星期過去。隨著中國新年將近,他們更是回家心切,但歸途仍是遙遙無期。

邯鄲女子楊燕(化名)2020年底剛考完研究生,無事可做,1月1號到石家莊熟人那裏去短期打工,沒想到幾天後遇到疫情,想走時已經晚了。

「我本來打算第二天回家的,就是6號,結果6號它突然就封了,也沒有(提前)說。」「6號那天早上就說停運了,路也封了,是整個石家莊封了。」

封城前,楊燕是在熟人的飯店裏,外賣店裏做服務員,所幸她有熟人依託,所在的橋西區又屬於低風險,她仍可以住在店裏。

「我看微博有很多人求助,滯留人員,在酒店的人員,還有那些中轉的沒地方住,我感覺我比他們還要好很多!所以我一直在關注他們。」

楊燕稱自己「天天坐著,躺著,也挺無所事事的」,最希望的就是能夠回家過年。

「挺想回家的,每次和父母影片的時候,他們都會問『你甚麼時候可以回家啊?』」

「離得也不是很遠,就很近,然後你啥事都沒有,就是不讓你回去。他們(滯留者)很多都是快要哭了。」

楊燕說,她曾給政府打電話,(政府)讓跟區(政府)說,區裏就會說要聽政府的意見,反正是不能走。

楊燕,她已經做了三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但政府一刀切就是不讓滯留者回去。「他們(政府)都在踢皮球,你都不知道應該找誰,所以離家很近,也就二百多公里(卻回不去)。」

「我還沒在外面過過年呢!」

正定某工廠三十多名江西人被困

王志(化名)來自江西,去年到石家莊正定縣某村工廠務工,現在被封在村裏不能回家。

「我們是低風險地區,過年大家都是想回去過年。但現在連村子都不讓出,都封了,路全部卡住了。出都出不去。」

王志說,他們三十多人都被困在這裏,都是江西人,老闆也是江西的。「我們都是親戚帶親戚,家裏人帶家裏人來這樣的工廠。」

王志稱,他們從9號停工,所有人在房間裏,在宿舍,吃的都在超市網購,然後他們送過來。每天就是吃喝,睡覺。

因為想回家,他也多方打電話,希望能回家,但政府人員回覆是「正定雖然是個低風險地區,但是它是按照高風險地區來管控的。」

帶小孩到石家莊治病 當天被困

被滯留石家莊的人們多種多樣。石家莊吳先生的朋友從邢台來石家莊給小孩看病,結果被困。

吳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他朋友是封城當天來到石家莊的,結果一來就封城了,不讓進不讓出。

他朋友的小孩剛出生,本來計劃要在石家莊做手術,但來了之後發現不用手術,但去了醫院之後被困了。

「後來好不容易我在網上給他訂了一個賓館,一直住在賓館裏,一天一百多。」至今他的朋友帶著剛出生的孩子只能在賓館裏面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