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再受到「安提法」(Antifa)極端份子的死亡威脅,23日,著名記者兼作家安迪‧恩戈(Andy Ngo)表示,他不得不逃離美國,現在已搬到英國倫敦居住。

23日晚,恩戈接受了英國天空新聞台(Sky News)採訪,講述在「安提法」對他的生命威脅越來越大之後,他不得不逃離家鄉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Portland)的故事。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自2020年夏季美國發生暴亂以來,波特蘭一直是極左翼組織「安提法」煽動暴亂的主要城市之一,該市多處的聯邦大樓被圍攻和摧毀。

「我的家鄉俄勒岡州波特蘭市是美國『安提法』組織暴動的震中。」恩戈說,「所有急切譴責1月6日國會大廈騷亂的政客們,在去年我的城市真的被圍攻時,他們最大程度地保持了沉默。」

恩戈表示,更糟的是,他們實際上還推波逐流,讓騷亂者迅速出獄。

「幾個月來,對我的暴力威脅越來越多,『安提法』極端份子發誓要殺死我。」恩戈說,即使他向當地執法當局提供了嫌疑人的名字,他們也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這讓我很痛苦,不得不暫時離開我父母避難的國家,他們作為政治難民來到這裏。」恩戈補充道。恩戈的父母於1978年從越南逃到美國,現在他本人也變成了政治難民逃往倫敦。

2019年被「安提法」暴徒襲擊後,恩戈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在那次襲擊中,恩戈被毆打、搶劫並因腦部受傷而住院。但參與襲擊的人卻一直沒有被逮捕,儘管他們被攝錄機從不同的角度拍攝到,而且恩戈的律師也向警方提供了嫌疑人的姓名。

隨著恩戈的著作《揭密:安提法破壞民主的激進計劃》(Unmasked: Inside Antifa』s Radical Plan to Destroy Democracy)即將出版,「安提法」對他的仇恨進一步升級。該書記錄了「安提法」的暴力歷史及其破壞民主的激進計劃。

本月初,因表示將拒絕在貨架上擺放恩戈的專著、但會繼續在網上銷售,被譽為全球最大獨立書店的波特蘭零售商「Powell』s City of Books」成為「安提法」的攻擊目標。該書店位於波特蘭的旗艦店外的示威活動至少持續了一個星期,有時候這個抗議活動是如此暴力,以至於這家大型零售商被迫提前關門,並將員工和顧客從後門疏散出去。

「波特蘭的騷亂在拜登的就職日非常糟糕,15名『安提法』被捕,其中有近一半人去年曾因類似罪行被抓後釋放。這是《土撥鼠之日》(Groundhog Day)的噩夢版。」恩戈補充說。

恩戈日前在接受本報「十字路口」專欄採訪時表示,安提法就是打著正義標籤的「國內恐怖主義」。

「我所看到的是,他們在進行歧視,卻被貼上了時尚的標籤,他們的各種攻擊,包括對其他公民,對政府財產,對執法人員的攻擊,本質上是國內恐怖主義發生在我們面前,卻打著種族正義和反法西斯主義的幌子。」安迪‧恩戈說,「他們實際上是把它作為一個集散地,把他們的同志聚集在一起,向人們推銷他們的極端主義激進主義的文獻,然後進行暴動。」

恩戈認為,「安提法」的更深一層的目的在於破壞美國的穩定,破壞美國的民主制度,從而導致美國的崩潰。

「我們可以看到,他們有一個更大的議程,就是破壞美國的穩定。他們利用整個2020年的種族不滿拉盟友,搞極端主義的騷亂,然後導致紛爭,再由主流政客呼籲廢除執法機構,我們已經看到整個美國系統性的犯罪率的飆升。」恩戈說。「這裏說的不是談論政治學定義上的納粹主義,國家社會主義或法西斯主義,這是他們命名所有與極左政治議程相對立的任何東西的名詞,所以他們抨擊特朗普政府,但他們引發的是美國本身的崩潰,因為它實際上是一種戰術。」

恩戈希望讀者從他的書中得到啟示,那就是,實質上「安提法」是無政府主義和共產主義者的組織。

「他們有一個更大的議程,不僅僅是反對極右派,他們利用了反法西斯主義(安提法的表面意思——編者註)這面旗幟。」恩戈說。「所以我從不叫他們反法西斯主義者,因為這聽起來像是很冠冕堂皇的東西。『安提法』只是在某種程度上利用了這個概念,基本上他們是無政府主義的共產主義者。」

儘管恩戈在工作過程中樹敵無數,但同時他以勇氣和堅持不懈而聞名。作家朱莉婭‧史密斯(Julia Smith)在談到恩戈逃往倫敦時說,「非常悲哀,這不是他父母所追求的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