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新年伊始,習當局的「戰爭邊緣政策」頗有聲勢。例如,1月20日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中共接連5天派大批軍機擾台;又如,1月24日,中印第9輪軍長級會談未有收穫,傳邊境再爆衝突;再如,1月27日起,中共宣佈在南海進行軍事演習。

而在「戰爭邊緣政策」背後,則是習當局一再鼓吹的「練兵備戰」。「練兵備戰」可是習近平2012年末上台後的主打口號之一,中共19大以來唱得就更歡了。習不僅自2018年起年年親自發佈全軍開訓令,還在其主持起草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和第十四個五年計劃「建議」中重提「練兵備戰」(要知道,中共上一次在五年計劃建議稿中提「備戰」,還是1965年中蘇關係惡化時)。

為甚麼習近平如此強調「練兵備戰」呢?筆者認為,主要原因還是為了控制軍權。

胡錦濤在位十年,大權旁落,習深以為戒。習上台後,如何掌控軍權呢?引起各界關注的主要是「軍中打虎」和「軍改」兩大招。就「軍中打虎」而言,從前軍委副主席、現任軍委委員到在職上將,落馬者眾。江澤民軍中20年的人事佈局,就此被掀了桌子。就「軍改」而言,力度空前。習奉「軍委主席負責制」為圭皋,進行了全部軍事力量的體制、機制重塑,大權集中在習一人身上,習甚至還兼任了「軍委聯指總指揮」( 2016年4月20日官方首次披露了習這一新身份)。只是「軍改」太複雜,習現在還未最終完成。

其實,在「軍中打虎」和「軍改」之外,習還有另外兩招,其主要目的是把軍隊「圈養」起來,切斷軍隊與地方各種聯繫,免生事端,所謂「躲入小樓成一統」。這兩招分別如下。

其一,「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鄧小平時代起,軍隊經商,風紀大壞。1998年中共決定軍隊停止經商,但留下一個後門:暫時保留一些領域可以開展有償服務活動。2015年,習決定全面停止軍隊開展對外有償服務。2019年7月,習當局宣佈軍隊不從事經營活動的目標基本實現(注意:並未全部完成,還有「下篇文章」,因為還存在一些「硬骨頭」)。

其二,嚴控軍人參加社會活動。早在2015年,習當局就開展了「全軍社團專項清理整治」,不僅「將軍書畫院」被解散,連一個士兵加入當地美術家協會都被勒令退出。2020年這個政策更趨嚴格,不僅38名軍隊作家集體退出中國作家協會;10月20日,宣佈對全軍專業體育力量進行改革:軍隊不再參加全國綜合性體育運動會和單項賽事,只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和國際軍事體育理事會單項賽事。

通過以上四招的實施,習近平掌控了軍權。而實施這四招的主要理由,則是習近平所宣稱的「練兵備戰」,「能打仗、打勝仗」。

固然,中共軍隊的長期腐敗、全面腐敗,使習不得不自問「我們離能打仗、打勝仗的要求有多遠?」但是,中共軍隊長期腐敗、全面腐敗的根本原因,乃在於中共軍隊的「軍奴化」(以「黨的領導」為軍魂),是「黨衛軍」而非人民的軍隊,沒有政治合法性和道德支持;相反,六四屠殺成為中國人民心中永遠的痛。

然而,習近平受惑於「保黨情結」,在軍隊大搞「黨的建設」,雖然大搞「練兵備戰」,也不過是捨本逐末,難奏其功。

習當局即使能在一定範圍內,將軍隊與社會相對隔離,畢竟卻無法徹底割斷軍隊與社會的所有聯繫;習當局「向左轉」所引發的各界反感、抗拒,在軍隊內部也不會完全沒有反響。軍隊內部固然已沒有成型的反習勢力,但軍隊高官鑒於政治鬥爭的不可測性,除了口頭上沒有實質意義的表態外,不會輕易選邊站。習形式上控制了軍權,但卻並沒有因此而贏得了全部軍心。

習當局為收買軍心可下了大力氣,例如,大力推行「軍官職業化」(2021年初,中共中央軍委印發醞釀已久的《現役軍官管理暫行條例》等「軍官職業化1+11『暫行』法規」)。「軍官職業化」可是用錢堆出來的。2021中國經濟前景不定,卻傳聞中共將為軍官加薪40%。這波調薪將讓一名上校額外獲得最多人民幣7000元的收入,預計月收將超過2萬元。

如此大力度的為軍隊加薪,2021年名義軍費開支勢必有較大增長,這無疑會加大本已多年下行的財政的壓力。習當局為甚麼如此不管不顧呢?說到底,還是為了確保軍權穩定。習當局也清楚,它的前述4招抓權,影響、損害了許多軍方既得利益,它現在是用金錢來贖買。

一邊「練兵備戰」,一邊金錢贖買,習當局就能達成穩控軍權的目的嗎?這可不一定。畢竟共產政權的滅亡是大勢所趨。20年前的「819事變」中,蘇軍陣前倒戈,人類第一個共產政權蘇聯最終解體,可謂前鑒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