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全國教師聯盟(National Teachers Union)認可了一套「歡迎到學校」(Welcoming Schools)的系列教科書,這套教科書是由人權運動組織(The Human Rights Campaign,HRC) 推動的項目,將在聯邦和各州使用。

紅燈還是綠燈?

通常人們判斷事情時,都是按照一個客觀的標準,這樣大家會遵循同樣的規則行事。比如紅燈停,綠燈行,但如果一部份人認為紅燈就是綠燈,那可要交通大亂了。如果從小教孩子紅燈可以是紅燈、綠燈或雙色燈,那就更混亂了。

橙縣市級學區董事會的布倫達·洛夫薩克(Brenda Lovesac)老師解釋了「歡迎到學校」系列的幾本教科書的內容,這些書中教授小孩子性別認同和性取向分類。

在一本藍綠色調的《他們,他,她和我》(They,He,She and me)的書,適用學前班-5年級,裏面教育孩子可以不必用表示男性「他」或女性「她」來稱呼,讓人們叫你的名字,或者用Tree和Ze來代替,以表示不是男孩或不是女孩。書中配的插圖,讓孩子從外觀上分不出是男還是女,而Tree和Ze就更讓人混亂了。

一本學前班-1年級用的教材《蠟筆的故事》教導孩子:蠟筆是外紅而內藍的,而孩子們看上去是男孩但裏面(自我感覺)是女孩;還可能看上去是男孩,但自我感覺即是男孩又是女孩;或者既不是男孩又不是女孩。還有一本《都不是》(Neither)的書中,把兩個性別分成了11個類別。

灌輸性教育內容 孩子很容易受影響

有家長表示,男女有不同的生理特徵,這是真實和客觀的標準,而這些書在教孩子們以自我感覺為準。一位華裔家長發現自己上一年級的孩子就被學校灌輸這些概念,「孩子還沒發育呢,甚麼概念都沒有,也沒有判斷能力,孩子這麼小就被灌輸(這些內容),很容易受其影響」。

洛夫薩克表示自己收到了32本課堂輔助教材,HRC對「歡迎到學校」項目進行了宣傳,包括對教師和管理人員進行培訓,聲稱以「營造一個安全和包容的學習氛圍」。HRC是美國最大的LGBTQ宣傳團體和政治游說組織,致力於保護和擴大LGBTQ(同性戀等)個人的權力。

家長琳達認為:「他們以自己不被歧視為藉口,要求別人也得像他們一樣,他們自己沒有孩子,還要毀了別人的家庭和孩子。」

激進的性教育

2015年,加州通過了由聖地牙哥民主黨州眾議員雪莉·韋伯(Shirley Weber)提出的AB329法案,即《加州青年健康法》,要求從幼兒園到K-12年級公立學校引入性教育課程,強制性要求加州學生必須在初中和高中上兩次「全面的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CSE)課程。

該法案雖然沒有強制小學生學習,但有老師在學前班教孩子們有關性內容,並且還有很多動畫片。動畫片對孩子們的影響非常大,一位孩子看完後留言說自己屬於「都不是」(既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

2020年8月,加州通過了AB2218法案,為變性人設立1,500萬美元基金,向非牟利組織、醫院和衛生診所贈款,為未成年人提供青春期阻滯劑、性激素以及變性手術。

加州的激進性教育正在向全國推廣,不僅僅是人權運動組織在推廣它們認可的教材,而且拜登上台後,還提名聖地牙哥聯合學區總監辛迪·馬騰(Cindy Marten)任教育部副部長。

聖地牙哥聯合學區通過「青年倡導者組織」(Advocates for Youth)在學區推廣3Rs性教育課程,對3Rs的解釋是權利、尊重和責任(Rights,Respect,Responsiblity)。權利:是指青年人擁有不可剝奪的獲得真實性健康信息的權利、保密和自願的性健康服務,以及可充份利用的機會;尊重:尊重年輕人並使他們真正參與影響其健康和福祉的政策的設計、實施和評估,就是讓孩子自己決定;責任:社會有責任向年輕人提供他們所需的保護性健康的所有工具,年輕人有責任保護自己。但家長們指出,這和通常人們認識的權利及責任的內涵完全不同。

然而青年倡導者組織得到了加州教育部的認可,其總部設在華盛頓特區,「致力於通過宣傳改變社會規範,加深青年對性行為的了解和接受」。

該組織還通過性別漫畫,教育小學生進行一系列的性別選擇,並鼓勵孩子們服用青春期阻斷劑,給自己時間選擇性別。聖地牙哥學區也和兒童醫院合作,提供心理服務和性別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