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知名的法律維權人士郭飛雄,準備在廣州機場乘坐28日下午飛機前往美國華盛頓照看重病的妻子。如果此行在機場遭公安部慘無人道的攔截,他準備從28日晚啟動無限期絕食進行抗爭。

1月27日,郭飛雄已買好了1月28日下午四點五十分廣州飛往美國華盛頓的機票。記者輾轉通過郭飛雄友人聯繫上其本人。他表示,自己正在處理重要事情,這幾天也一直準備行李,已經幾天沒有闔眼,身體快垮了。

根據郭飛雄朋友圈內發出的信息,1月26日,廣州市公安局一處兩位國保當面告知郭飛雄,廣東省公安廳和廣州市公安局是同意的他出國照料妻子,他們不想做有違人道的事情。但是公安部回覆說不批准。如果郭飛雄自己買票到機場,公安部會下令將他攔截在機場。他們還表示,除非他到湖北某個特殊的地方與公安部官員溝通,「達成某些協議」。

郭飛雄表示,因為妻子剛剛做腫瘤切割手術,並且馬上面臨系列化療,自己憂心如焚,需要立即趕過去照看。

他說,「從一開始,我就決心克服一切困難,徹底地豁出去。」「我已經做好了在機場遭遇各種變數的準備。」

他還說,「如果我被非法、慘無人道地攔截,就是我無限期絕食的開始。為了儘快見到急需我趕往照看的親愛的妻子,同時也是為了抗議若干作惡者及其若干幫兇無底線、無天良的行徑,為了抗議慘無人道的非法限制公民出國旅行權利的秘密管理制度。」

為了阻止他出國,郭飛雄推測當局可能會做出各種「超限」手段。「比如,可能會謀劃非法進入我的臨時住處,在我隨身的行李中放置毒品、昆蟲、軍工機密,或者各種常人無法想像的違禁品;他們可能會塞入各種教會、信仰者、政治領導人信息等材料或U盤;他們還可能找出種種藉口或瑕疵,扣留或偷走我的出國護照,甚至可能以疫情名義限制我離境。」

但他強調,「不管他們做甚麼,都無法傷及自然純正的我本人,我都會一一徹底揭露,讓全國、全世界善良的人們認清他們的慘無人性。」

郭飛雄的一位不方便署名的律師朋友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官方出爾反爾,現在拒絕他的理由是危害國家安全罪,「這是一個筐,甚麼都往裏面裝。他們沒有事實上理由、實際理由,然後把這個泛泛的理由拿出來,及時對異見人士進行打壓,限制郭飛雄的出行權。」

郭飛雄的妻子張青於美國時間1月9日剛剛做完結腸癌伴肝轉移切除大手術。當時郭飛雄希望自己能儘全力照顧妻子,「幫她渡過人生最危險、最艱難的關口」。

他寫了致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公安部長趙克志的緊急公開信,呼籲他們歸還他被廣州公安一處扣押的護照並放行,讓他前往美國照料重病的妻子。

在郭飛雄的抗爭和外界的呼籲和關注下,郭飛雄拿回了護照,也辦理出境手續。但是突然又被通知公安局不同意。

該律師表示,郭飛雄太太在國外急需家人的照顧,如果沒有親人照顧,不僅在病人心理、身體都面臨很大的危險和傷害。「郭飛雄出國照顧重病的太太,無論是於情於理於法都是應該得到放行的。但是中共當局僅僅因為他是一異見人士而阻止他此行,不但不符合國際法也不符合國內法。」

律師還說,從人性、人道上考慮,當局如果阻止的話,也是缺乏人性和人道精神的。「國際社會需要關注郭飛雄的動向,譴責中共當局的做法。同時也希望國際上包括各國媒體、政府、民眾的支持,在郭飛雄妻子身體處在非常危急的情況下,要求中共當局網開一面做出放行的舉動。」

律師還希望國際社會關注到,現在中國國內的形勢非常惡劣,不但抓了很多的人,而且對他們判重刑18年、20年的,這只是因為他們跟中共當局的觀念上不一致,才遭遇這麼嚴重的刑罰。另外中共當局對維權律師的打壓也升級,隨意吊銷律師的執業證,最近就接連有幾宗,包括王宇律師、盧思位律師、任全牛律師、龔祥東律師等。

他認為,「中共當局對異見人士的迫害,應該來說從文革到現在來說,都是到了非常嚴峻的地步了。希望國際社會予以更強烈關注。」

郭飛雄是中國著名人權活動人士、獨立作家,致力追求憲政民主,自2005年以來被當局關押4次,2次判刑共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