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的陸錦璧,也是著名法學家、國民政府末任最高檢察長楊兆龍的女婿。(網絡圖片)
年輕時的陸錦璧,也是著名法學家、國民政府末任最高檢察長楊兆龍的女婿。(網絡圖片)

毛澤東發動的十年文革,被稱為十年浩劫。這是中共毀滅中國傳統文化的十年,是將所有敢講真話的知識份子打倒的十年,是「萬馬齊喑究可哀」的十年。

然而,在這血雨腥風的十年裏,在大西北的右派勞改營裏,有一個名叫陸錦璧的右派,無論政治空氣多麼緊張,自然環境多麼惡劣,都沒能消磨他的銳氣,都沒能讓他停止獨立思考,相反,他的思考越來越有廣度、深度和力度。

到了1969年8月前後,陸錦璧根據自己對近20年來中國社會問題的思考,寫成了一篇石破天驚的《告全國人民書》,批評中共奪取政權後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都嚴重違反憲法和法律,並提出了自己興利除弊的見解。其主要內容如下:

一、批評1955年製造的「胡風反革命集團案」違憲

「胡風反革命集團案」是毛澤東製造的第一場大規模的「文字獄」。全國共清查2100多人,逮捕92人,隔離62人,停職反省73人。

胡風被迫害的直接原因是,他給中共政治局寫了一個報告,即所謂「三十萬言書」,就一些文藝理論問題講了真話。結果,引起毛澤東雷霆大怒。胡風被抓捕,凡與胡風有聯絡的人,甚至與胡風素不相識者,因看過胡風及其朋友的書信文章並表示讚賞者,皆受株連。

陸錦璧認為,1954 年9月通過的憲法明文規定,公民享有言論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保護等權利。然而,憲法通過不過半年多就遭到踐踏。1955年5月,胡風的私人信件被作為他的犯罪證據公開發表。

胡風反革命集團案沒有公開審理,並將結果公諸於世。陸錦璧斷言:這個被顛倒了的歷史,終有一天會再顛倒過來,強加給胡風等人的罪名都將被推翻。

二、批評1957年的 反右運動是迫害知識份子

反右運動是毛澤東發動的第一場全國性的迫害知識份子運動。中共官方說劃了55萬右派,實際可能更多,一種說法是,460萬人受害。

最初,中共反覆動員知識份子「幫黨整風」,不久,「幫黨整風」變成「向黨倡狂進攻」;「言者無罪」變成「言者有罪」;反對主觀主義、官僚主義、宗派主義,變成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

只許歌功頌德,不許批評朝政;只許逆來順受,不許口出怨言;堅持真理有罪,迫害無辜有理。陸錦璧認為,當時知識份子的言論絕大部份符合人民根本利益,有助於維護國家長治久安。

他質問:劃右派的六條標準,未經全國人大批准,有法律效力嗎?反右派鬥爭中,廣泛侵犯人權,符合憲法嗎?

三、批評1958年的大躍進 運動是主觀唯心主義

大躍進是毛澤東發動的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極左狂熱運動,導致3000-4000萬人被活活餓死。

陸錦璧稱,中共信口雌黃,大吹牛皮,狂熱鼓動生產大躍進。先說15年內超過英國,後將這個時間縮短為10年、7年、5年。大煉鋼鐵,缺乏機械設備,則號召土法上馬,小高爐遍地林立;缺乏燃料,則大肆砍伐林木,破壞生態平衡。

大辦農業,則使勁宣傳「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高產衛星,越放越大。然而,中國一窮二白的面貌不僅沒有改變,而且造成極其嚴重的經濟危機,物資極度匱乏,百姓饑寒交迫,貧病交加,人相食,狗噬屍,餓死者何止千萬。難道這就是毛澤東在中國這張白紙上畫的最新最美的圖畫?

四、批評1959年製造的 「彭德懷反黨集團案」是冤案

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中共元帥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批評大躍進運動中的「共產風」、「浮誇風」、「瞎指揮」等,要求立即採取有效措施,糾正「左」的錯誤。

但是,毛澤東卻將彭德懷打成「反黨集團」頭目。此後,在全國開展反右傾運動,被重點批判和定為右傾機會主義份子的黨員幹部達300多萬。

陸錦璧認為,廬山會議之所以出現如此嚴重的事件,主要原因在於個人迷信的氣氛籠罩全黨,黨內缺乏民主,黨紀國法對某些人幾乎不能起到任何制約作用。隨後發起的反右傾運動,越反越「左」,「人禍」愈演愈烈,終於把人民推向苦難的深淵。

五、批評1962年後 毛澤東搞的一些運動違憲

比如,1962年,因為一部小說《劉志丹》,毛澤東竟將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勳打成「反黨集團」頭目。後來,又升級為「彭(德懷)、高(崗)、習(仲勛)反黨集團」。

陸錦璧質問:這樣隨意羅織罪名,難道符合黨紀國法?又比如,1963年至1966年,中共發動「四清運動」的檔第23條規定:「此次運動的重點就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路線的當權派」。

陸錦璧質疑道,這個檔未通過國家立法,怎麼可以隨意確定整肅對象,且使挨整的人不能得到國法保護?難道這是民主與法制健全的國家所能允許的嗎?

六、抨擊1966年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

陸錦璧指出,毛澤東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是公然製造黨的分裂,發動內戰。這場規模空前的運動,根本不是甚麼「文化大革命」,而是文化大破壞,政治大迫害。

利用千百萬青少年缺乏社會經驗、年輕幼稚的弱點,以及狂熱的個人崇拜,誘使他們充當迫害異己的急先鋒。所謂「整黨內走資本主義路線的當權派」,不過是迫害異己的一種藉口。

文革期間的法西斯暴行及其造成的災難,真是駭人聽聞, 慘絕人寰。上自國家主席,下至普通百姓的人身安全均毫無保障,這說明民主與法制已蕩然無存。

古人雲:「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兩千多年前,西漢年輕政論家賈誼說過:「自古及今,凡與民為敵者,或遲或速,而民必勝之。」人民必勝,暴政必敗;民主必興,專制必亡。

凡與民為敵的當權者,只有兩種可能的下場:或生前受懲罰,如匈牙利的拉科西;或即使壽終正寢,死後也要受批判,如蘇聯的史達林。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那麼,中國將向何處去?陸錦璧提出十條治國政見。其中包括廢除戴帽子、打棍子、圍鬥、搞文字獄、逼供信、關集中營等法西斯制度;替歷次運動中的所有無辜受害者平反,從優撫恤不幸死難者家屬,照顧其子女,建立國家賠償制度;加強法制建設,切實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允許各種學派與文藝流派自由討論、自由競賽,使科學發達,文藝繁榮。拋棄愚蠢的閉關鎖國政策,開放國禁;改善中美關係等。

陸錦璧被判死刑 遇貴人倖免於死

「萬言書」初稿完成後,陸錦璧打算以後有機會再作進一步修改,定稿後,再寄給中國大陸著名大學的紅衛兵組織,在社會上傳播出去。為安全起見,他將「萬言書」藏於三星牌牙膏皮之內,將牙膏與衣服一起寄存在西寧市一個居民家裏。

1971年春,這個牙膏被小偷李某偷走。他發現「萬言書」後,當即向有關部門告發,並謊稱牙膏是從商場買來的。有關部門對西寧市大大小小的商場進行了普查,結果是,整個西寧市從未進過三星牌牙膏。這樣,李某便成了嫌疑人。經審訊,李某不得不供出牙膏皮是偷來的,循此線索,最終查到陸錦璧。1971年5月4日,陸錦璧被捕入獄。

1971年冬,陸錦壁被西寧市軍管會一審判處死刑。但在上報青海省政法三人小組覆核審批時,曾任華東政法學院院長、時任青海省高級法院院長鄭文卿,參加了覆核會議。

據他本人事後告訴陸錦璧,當時,他看了陸的「萬言書」後,內心對陸深為同情,決心設法救陸。聽完承辦人員的報告後,他首先提出,厚厚的萬言書,怎麼可能裝進小小的牙膏皮?他建議此案發回重審,以免造成無法挽回的失誤。另外兩人覺得言之有理,沒有反對。

第二天上午,兩名判死刑的政治犯被執行槍決,陸錦璧卻保住了性命。到了1972年4月26日,「一打三反」運動風頭已過,陸錦璧被改判有期徒刑20年。

屢遭橫禍一書生

陸錦璧,1929年生於浙江海寧。1950年考入南京大學法學院。1952年8月,中共按照蘇聯模式進行院系調整,華東地區7所大學的政治系、法律系,合併成立華東政法學院。1953年7月,陸錦璧在華東政法學院畢業,留校任助教。

1957年,陸錦璧因響應中共號召寫了《向院黨委提兩點批評和建議》,被打成右派,發配青海勞動教養3年。1964年,回上海探親,因和著名法學家楊兆龍的女兒楊黎明談婚論嫁,被懷疑是以楊兆龍為首的歷史反革命和現行反革命案中的重要成員,第二次被戴上右派帽子,被判勞動教養3年,再次發配到青海服苦役。

陸錦璧晚年總結道:「我之所以屢遭橫禍,是我喜歡獨立思考的性格與當時所處時代的不能相容之故。」

結語

中華五千年文明史上,有許多勇於獨立思考、特立獨行的知識份子,為中華民族書寫了許多偉大的傳奇。中共建政後,發動一場接一場整肅知識份子的政治運動,千方百計將知識份子的「脊樑骨」打斷,勇於獨立思考、敢講真話的知識份子越來越少。

陸錦璧在經歷了中共20年的洗腦,20年的高壓,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仍能在極左的1969年,寫出上述有真知灼見的文章,雖有時代侷限性,還是難能可貴的。中共的高壓、欺騙與迫害,毀掉的不是一批知識精英,而是整個知識份子群體。

唯有從根本上解體中共,人人擁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中國才能走出思想的荒漠,重建精神的綠洲,再造文明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