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聯合創辦人、主任本·羅傑斯(Benedict Rogers)近日在智囊論壇上表示,自從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以來,香港在各個領域的自由已經消失了。他強調,中共是當今世界面臨的許多挑戰之中的關鍵挑戰。

香港自由全面淪陷

作為保守黨關於中國人權狀況的報告《陰霾更沉》(The Darkness Deepens)的主要貢獻者和《守望先鋒》系列活動聯合主席,羅傑斯首先從香港的局勢著手,並將話題帶入更廣泛的背景中。

他表示,首先,香港的自由、自治和法制遭到破壞。曾經是亞洲最開放的城市之一的香港變成了封閉的、受壓制的領土,中共政府公然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這項國際條約。

「這是針對自由世界的違背。人們醒來後,我們可以一窺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真實特徵,在過去十年中,中共的壓制性變得越來越強,其任何言論都無法令人相信。」

他認為,所有的香港自由都已經消失了。正像反納粹的馬丁·尼穆勒(Martin Niemöller)牧師說的那樣:他們首先針對抗議者而來,然後針對立法者而來。現在,立法委中沒有支持民主的成員,完全是北京的一個牽線木偶。之後,他們針對媒體而來,特別是針對黎智英、學術界以及學校。現在,在香港,人們一直視為理所當然的的司法、宗教自由和公民社會都已成為破壞的目標。

他說,香港每周都有活動人士被捕,1月6日,共有53位贊成民主的立法委員、前立法委員、候選人、活動人士被一次性逮捕,罪名是他們去年夏天用初選來決出其候選人。今天,1月11日,香港再次發生抓捕事件。

摧毀香港自由迫害人權 中共在實施群體滅絕

他表示,「首先,如果我們允許中共毫無後果地摧毀一座自由城市,那不僅是對香港人民的威脅,其本身就是對自由的威脅。可以肯定,中共政權不會在香港停手,台灣已處在威脅之中,我們(英國)自己的自由也是如此。」

他說,第二,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只是中共殘酷人權打壓的一小部份,中共的人權打壓遍佈中國。正如新報告《陰霾更沉》(The Darkness Deepens)中詳細介紹的——中國共產黨全面侵犯人權的行為,對維吾爾人的迫害日益加劇,被人們逐漸認識到是種族滅絕。

他表示,對基督徒的迫害可謂是自文化大革命以來最嚴峻的迫害;中共加劇了對西藏的鎮壓,迫害法輪功,強摘器官,升級監控系統,打壓人權維護者、民間社團、自媒體人、公民記者、吹哨人,以及任何形式的異見人士。

「應該說,這份報告雖然是來自保守黨人權委員會的,但無論黨派如何,這份報告都應該引起人們的興趣。這不是黨派的政治報告,而是人權報告。」

漠視中共暴行 陰霾將吞噬我們

他介紹,該報告呼籲世界團結起來,站起來反對中共政權在國內的鎮壓,以及對其邊界以外地區的侵略。報告還提出了一系列建議,並在結尾處要求英國政府和國際社會對「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殘酷、非人道、不安全和犯罪」作出回應。

他說:「如果我們繼續安撫並順從這一人權悲劇,而未能採取行動來應對,那麼陰霾將繼續加深,它將同樣或早或晚吞噬我們。」

他認為自由世界需要站在一起。這並不一定意味著齊步走,可以在各種方法之間留出餘地,但是自由世界需要協調一致,並且必須站在一起捍衛這些價值觀。

「現在也是真正採取具體行動的時候了。很明顯,我們已經看到了很多有力的聲明,這些聲明很受歡迎,但僅憑有力的聲明已不再夠用。」

所以他會鼓勵人們與自己的國會議員、委員會成員或民選代表溝通,幫助提供更多信息。

最後他說,一些國家,特別是英國和加拿大,很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內歡迎相當數量的香港移民。有很多方法可以與他們互動,讓他們感到賓至如歸,並與他們在艱難的處境中一起工作。

《陰霾更沉》的來龍去脈

《陰霾更沉》(The Darkness Deepens)1月13日發佈。作為該報告的主要貢獻者,羅傑斯介紹了,選擇該報告標題的原因之一是,2016年發佈了一個報告,標題為《最黑暗的時刻》(The Darkest Moment),取自一位中國持不同政見者的證詞。

他介紹報告工作始於2016年,是自天安門事件以來的最黑暗時刻。在調查中,看到中共迫害人權進一步惡化時,「我們面臨著語言上的挑戰,即如何稱呼最黑暗時刻的後續。這就是為甚麼我們想出這個標題的原因。」

英國際議會聯盟顧問:群體滅絕更為恐怖

在同一研討會上世界維吾爾會議(英國)主席,中國問題國際議會聯盟顧問拉維瑪·馬赫穆特(Rahima Mahmut)介紹,因其口譯和筆譯工作,使她接觸到了人們在21世紀臭名昭著的集中營中遭受苦難的第一手資料,以及父母失去自己孩子的可怕的故事。每個維吾爾家庭都有一個相似的故事,但一個比一個悲慘。

馬赫穆特說,自2017年以來發生了更為恐怖的種族清洗和種族滅絕,但全世界都無視他們的苦難。她說:「在我的工作中最痛苦的部份是,沒有任何語言或評論能給安慰和希望。」

她說,2018年8月,當聯合國承認有高達百萬的維吾爾穆斯林被關在中國所謂的再教育營以後,越來越多的勇敢人士一直在努力揭露那些高牆內的真相。

她說:「他們折磨我的身體,使我的思想陷入瘋狂。……我們的靈魂已經死了。」

她曾擔任Robin Barnwell的紀錄片《中國的數字古拉格》(Undercover: Inside China』s Digital Gulag)的顧問和翻譯。當一位中國官員被問到他是否認為維吾爾人的人權受到侵犯時,他的回答令我感到震驚。他回答說,他們沒有人權,談不上侵犯,他們根本就沒有人權。

她介紹,在一家國家控制的高科技監視公司工作的一位IT專家說,每個人都很害怕,無論是已經被帶走的人,還是正在等待被帶走的人。我的親戚們生活在國家恐怖主義的陰影之下,他們甚至都不敢公開地互相問候。那裏的生活是無法忍受的,任何人的敲門都會帶來極大的焦慮和恐懼。

馬赫穆特說,這是我自己作為維吾爾人的生存狀況,無論是住在自己的國家還是流亡國外,我們都在遭受著痛苦。我們確實需要世界採取行動來保護我們的基本權利和身份。

她說,1月,世界將迎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屠殺紀念日,並充份揭示大屠殺的程度,以及在世界範圍內再也不讓這樣的罪行發生。儘管如此,世界上已經多次看到種族滅絕的發生。毫無疑問,維吾爾人就在面臨種族滅絕。

她總結道,與其它種族滅絕一樣,婦女是主要目標。大多數育齡婦女面臨強制絕育和節育措施。在難民營中,強姦是有計劃的,強迫與中國漢族男人結婚是一種普遍的做法。因此,我們不能再讓這些事情重複發生了。我們要行動起來,全球公民和世界領導人都應該採取行動,實現「永不再發生」(Never Again)的承諾還為時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