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加上警方連番大舉抓捕,街頭反抗聲音已遭幾近滅聲,只餘學生組織「賢學思政」仍然抵禦警方監視及拘捕的威嚇,堅持每週擺設街站,聲援12港人、反對取消中學文憑試通識科,以及呼籲關注在囚抗爭者等。組織召集人王逸戰透露,大陸親友日前曾遭公安上門問話,就連小學同學亦無倖免。為免他們再受牽連,他在昨晚發表聲明,與居於大陸的親友斷絕一切關係,強調「未來及過去本人言行與他們絕無關係」。

1月23日,王逸戰分別於Facebook個人及賢學思政專頁上發表簡短中英聲明,透露過去幾天,位於中國大陸的親朋戚友被中共公安上門問話,意圖得知關於他的事宜。王逸戰對事件聲明,「現在與中國親戚及朋友斷絕一切關係,未來及過去本人言行與他們絕無關係」。

現年19歲的王逸戰在大陸出生,初中開始來港唸書。他向《立場新聞》表示,在港家人向他告知,大陸親屬透過微信群組表達遭中共公安上門問話的訊息。王逸戰指至少10名親友被牽連,當中包括十年沒聯絡的小學同學。

據王逸戰了解,公安向他親友查問與他是否仍然保持聯絡,知否他在香港的動向等,惟他堅信公安行動最終不果,因為「我跟他們一個都沒聯絡,甚至那些小學同學,我十年都沒有找過」。對於這次事件,他只不滿當局牽連毫無關係的人,強調自己發表個人言論,「代表我個人的立場罷了,他(中共)卻搞我身邊的人」

王逸戰又提到,除了大陸親友,就連父母資料亦遭「起底」(人肉搜尋),並於網上公開。他坦言在逼於無奈的環境下,甚至會與在港家人斷絕關係,「他們(家人)根本不會知道我在做些甚麼事情,也不會干預我。如果香港也有進一步的行動(家人被人上門問話),我可能連家人也要一併『割蓆』」。

王逸戰上月底與賢學思政成員召開記者會,揭發此前在旺角警署內處理報到手續期間,遭警方「國安處」警員召入房間,拿出一疊約一吋厚、載有他們資料的文件夾,並嚴重警告組織行動及言論已違反「國安法」,恫嚇不排除未來或上門拘捕。

王逸戰當時回應指,深知未來背負的後果或會很嚴重,但他明言不會因而感到畏懼,「我會繼續留守這片土地,宣揚本土理念,同時與所有香港人站在同一陣線,爭取香港重光。」他又強調,雖然自己不生於斯,但願能死於斯,故此斷言拒絕離開香港,「不是見到希望才去堅持,而是堅持才會見到希望」。

至於王逸戰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表示,最近兩週身邊朋友亦曾遭到警方隸屬「刑事調查隊」的警員接觸,並訊問其情況,而他亦常發現可疑車輛停泊附近,強調「不論到不同的地方,都會看到同一部車」。

他又披露,賢學思政上週在銅鑼灣擺設街站,旁邊是社民連街站,然而擺設期間只有他們曾遭多名軍裝及逾十名便衣警員包圍,當時曾經有警員表明是「受到『國安』命令行事,要儲子彈」。報導未有提到「國安」,是指中共駐港國安公署抑或是警方國安處。

由於擔心支持市民會受波及,組織無奈終止當日街站。王逸戰又提到,當他在離開時仍遭便衣警員跟蹤,直至對方被揭發後才肯承認身份並訊問其去向。

王逸戰強調指自己一切行為合法,除非政權強行安插罪名,否則即使面對打壓仍會堅守,「我都不知如何退步或者讓步,因為再退步讓步就變成噤聲,再退一步就甚麼都做不到了」。

面對中共式連坐法報復手段,不少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包括前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及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前職員鄭文傑等曾先後發表聲明,宣佈與其家人斷絕來往。

鄭文傑當時指,懷疑在大陸的親屬曾遭中共人員約談,藉此向其母親施壓,因此被逼斷絕關係。他在聲明中指,「衷心希望他們可以不被騷擾,過上平靜的生活。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對不起,願來生再續前緣」。

至於張崑陽亦在聲明中提到,「所有海外政治工作均是由我一人負責,而我亦正式宣佈斷絕與家庭往來。餘下日子,只能盼望至親體諒,平安一生」。@

王逸戰發表聲明,強調「未來及過去本人言行與他們絕無關係」。(王逸戰Facebook截圖)
王逸戰發表聲明,強調「未來及過去本人言行與他們絕無關係」。(王逸戰Facebook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