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3日凌晨,敘利亞東部發生猛烈的爆炸。據敘利亞媒體報道,這是以色列在最近兩週內發動的第四次大規模空襲。空襲主要針對敘利亞境內靠近伊拉克邊境地區的一些伊朗軍事設施,此次攻擊至少擊中了16個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黎巴嫩真主黨和其他一些伊朗支持的什葉派民兵有關的設施,有57名士兵在襲擊中喪生,打擊力度有明顯的提高。

報道說,在敘利亞東部城鎮代爾祖爾(Deir Ezzor)和布卡瑪(Boukamal)地區駐有大量伊朗扶持的民兵,德黑蘭一直將該地區作為武器中轉的樞紐。

對遠離以色列的敘伊邊境目標展開空襲並擊中大量目標,是以方在得到準確情報和充分準備的情況下進行的。這次空襲的目標包括敘利亞境內的一系列倉庫,這些倉庫都是伊朗用於集散武器的據點,其中就有伊朗支持的什葉派民兵帶入敘利亞的大批導彈,而且這些倉庫也存放了與伊朗核計劃相關的物資。報道說,這是以色列自2019年6月以來最致命的一次空襲。

以色列國防軍對這次襲擊沒有發表評論。按照慣例,除了反制敘利亞襲擊的報復行動之外,以色列對其他攻擊敘利亞的軍事行動不發表評論。

為了阻止伊朗在敘利亞建立永久性的軍事存在,自2011年敘利亞內戰開始以來,以色列國防軍在敘利亞發動了數百次打擊。特別是在近幾年密集的軍事行動中,以色列戰鬥機從來沒有受到過敘利亞俄製S-300和S-400防空導彈系統有效的抵抗。儘管敘利亞防空部隊發射了1,000多枚地對空導彈,試圖挫敗以色列的襲擊,但效果甚微。這引起了外界對該導彈系統的懷疑和批評。

2020年5月,敘利亞媒體揭示,敘軍方人士抱怨,俄製導彈防禦系統屢次未能保護敘利亞境內的地點免遭以色列的打擊。

S-300是蘇聯末期研製的遠程防空導彈系統,分為野戰防空的S-300V、國土防空的S-300P以及水面艦艇使用的S-300F三大系列。在此基礎上又演化出防禦範圍更大、更為先進的S-400導彈防禦系統。S-300的射程超過250公里,可覆蓋數十萬平方公里的國土面積。S-400最大射程達400公里,被視為世界上最先進的導彈防禦系統之一。

敘利亞引進S-300的過程可謂一波三折,直到2018年S-300才真正落戶敘利亞。而俄羅斯在敘利亞部署S-400防空導彈系統的時間則更早。不管怎麼說,敘利亞都擁有了號稱世界上最先進的導彈防禦系統。經過俄羅斯軍事顧問培訓,敘防空部隊也掌握了S-300的使用方法,並且進入國防戰備執勤。

然而以色列根本就沒有因為敘利亞啟動先進的導彈防禦系統而收斂對敘境內目標的空襲。以色列甚至無需動用F-35隱身戰鬥機,僅憑藉F16 I,就能輕鬆突破敘利亞的防空網,對其境內任何目標展開精確打擊。

2015年12月20日,俄軍在敘部署S-400不到一個月,以色列就出動F-15戰鬥機,對大馬士革的真主黨頭目進行定點清除,後來幾天又連續向敘境內多處發射Lora彈道導彈。事實是,部署在敘利亞的S-400和S-300,對攻擊敘利亞境內目標的以色列戰鬥機都一直保持沉默。

儘管敘利亞防空部隊曾使用S-300等防空導彈系統對以色列戰鬥機發射的導彈進行過成效不高的攔截,但從未瞄準過以色列戰機。

2018年9月,美國中央司令部約瑟夫沃特爾(Joseph Votel)將軍對俄羅斯在敘利亞部署S-300導彈系統發表意見說,這是一次毫無意義的升級,華盛頓知道S-300的能力。也就是說這套系統對美軍來說根本沒用。

敘利亞軍方總結了俄羅斯防空系統的幾個致命問題:電子系統落後,抗干擾能力差;有效射程名不副實;自動化程度低,操作繁瑣。雷達系統不能發現遠距離低空目標,無法爭取更多時間實現早期和多次攔截。另外,部署在敘利亞的S-400和S-300不能形成與遠程警戒雷達、預警機和戰鬥機相配合的作戰指揮系統,孤掌難鳴。

由於電子系統落後,敘利亞防空部隊的S-300導彈系統,即使雷達發現了以色列飛機,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完成跟蹤和鎖定。而被S-300雷達照射的以色列戰鬥機,在S-300雷達開機後就會發現其位置,同時將其鎖定,進入攻擊狀態。也就是說S-300的雷達一旦照射以色列飛機就已經被發現了,根本來不及建立對以色列戰鬥機的攻擊,雷達就可能被打掉,這時即使S-300導彈已經發射,也會失去目標,對以色列戰鬥機已沒有威脅。這才是敘利亞S-300隱而不發的真正原因。

電子科技的落後可以說是俄羅斯軍事工業的最大軟肋,這就要追溯到早期俄羅斯電子工業發展的道路之爭。俄羅斯認為半導體集成電路在核戰爭環境下不可靠,將研究方向定在電子管小型化的道路上,導致俄羅斯在電子領域嚴重落後於發達國家。如今其90%以上的半導體都依賴進口,同時還受到西方國家的技術封鎖。美國將半導體列為制裁俄羅斯的主要項目之一,包括電子元件、集成電路、測試及校驗設備都被禁止對俄出口。目前俄羅斯最大的合作夥伴是中國的電科集團。

代表中國最高水平的中芯國際,目前可以量產28nm芯片,其14nm 技術還不具備量產能力。而台積電早在2015年就已經實現14nm量產,現在正在開展5nm量產和3nm試產。台灣台積電代表了世界先進製程的最高水平,並且享有全世界最先進技術的合作支持,台積電與中芯國際的距離正在加速拉開。

去年美國政府把中芯國際列入出口黑名單,限制該公司獲得高端技術能力。美國商務部表示,中芯國際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將與其它60多家中國機構一起被列入這份實體名單。這些公司在未獲許可的情況下將被限制採購源自美國的技術,其中的一條規定,禁止中芯國際獲得製造10納米及更小製程的技術。理由是這家公司與中共軍方有關聯。中共在遭到美國的制裁後,其芯片技術的發展更是舉步維艱。

14納米和5納米芯片在運算量和運算速度上有著天壤之別。這不僅僅是4-5年的技術差距那麼簡單,這將導致越來越依賴電子技術的軍工產品在戰術技術性能上形成明顯代差。

今天的武器裝備可能在物理、化學、機械以及生物性能上不相上下,但是把所有的武器綜合到一個複雜、龐大的高智能綜合管理與控制系統後,就發生了本質的變化。未來的戰爭將是系統的對抗,尖端的電子技術決定了作戰系統的強弱,也將決定戰爭的勝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