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在京訪民吳遠秀上周連續二天遭到綁架,警察的理由從查疫情、地方公安執法到地鐵排查一變再變,最後警方也不給立案。吳遠秀表示,「其實是掩蓋北京黑保安打著北京警察的身份與地方劫訪人員勾結暴力綁架。」

吳遠秀身上背負著二個案子在維權,為了上訪長期居住在北京。1月18日,她被北京警察綁架未遂,19日上午因腰疼去要去北京友誼醫院看病,在東單被不明身份的三個人綁架。

吳遠秀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穿深藍色衣服,不是警服,其中一個有警號,跟我要身份證,我說我的身份證(被扣)在王府井派出所,我報了身份證號給他。」

他們要帶吳遠秀去警衛室,說是去見領導,還查看了她的包,問她有材料、橫幅嗎?

「過了一會兒,領導來了,我要求看警官證,他拿出來晃了一下,我說沒看清楚,他說有規定不能給看清楚,我讓他給我宣佈宣佈這個規定,他們說給我找個解決問題的地方,我知道他們在威脅我。」吳遠秀說。

吳遠秀打開手機通話影片喊救命,結果被他們壓著身體往下蹲了好幾下,然後把她帶到一個約5-6平米的小屋子。

「我問他們我犯了甚麼罪?他們說:你沒犯罪。屋裏有二個人看守著我。我要求見領導,也沒人來見我。」

過了大約3小時又把她換到另一間屋子。他們把吳遠秀交給地方政府的人。「我不跟地方走,我說今天我犯了甚麼法,甚麼罪?這麼惡劣地綁架我。」她說,「我現在有個告北京公安局的行政案,再一個是我告王府井派出所,現在還沒立案,我哪裏都不會去的。」

1月20日上午,吳遠秀發出訊息說,她已經回家了,感謝大家的關心。

1月21日,吳遠秀去北京南站請求封存18日、19日兩天的監控錄像,以保存證據。車站說她要持有報案手續才能辦理。她去報警要求立案,但是,連日來警方給她的說法都不同,一個說法是地方行為,一個是疫情,一個是地鐵排查。「我不知道相信那一個是真的。」

1月22日,她又去報警要求立案,要求那個兩個監控錄像要封存,再一個是要警方的出警回執。警察又讓她隔天再過去。

今天(1月23日)上午,吳遠秀又去了派出所,她開啟手機影片要將談話過程拍錄下來,這是一種自我保護方式,但警察見狀搶了她的手機不讓錄。

吳遠秀目前情況不明。

財產被政府整沒了 長期在京上訪身份證被扣押

吳遠秀是陝西省榆林市榆陽大河塔鄉鎮香水村人,因地方政府把她的家和企業整沒了,於是開始走上維權之路。

她說。「我現在的案子是誰都不管。走法律程序兩審都敗了,一審是榆林市,二審是陝西省。現在叫我去找國家信訪局,國家信訪局叫我找國土部資源局,資源局叫我找法院,法院說我的案子過期了,現在就懸在那兒沒人管。」

吳遠秀為此長期在北京上訪,在上訪過程中卻又延伸出新的冤案,她的身份證被北京王府京派出所扣押至今未還。

吳遠秀表示,「警察應該是保護國家安全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但是某些不法警察打著北京警察的幌子,勾結地方不法之徒背地裏幹著見不得陽光的勾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