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眾議員、科羅拉多州共和黨人勞倫‧博伯特(Lauren Boebert)提出了一項新法案,旨在防止美國納稅人的錢流向世界衛生組織(WHO)。

該法案(HR374)被稱為「世界衛生組織責任法」(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ccountability Act),將禁止把美國聯邦資金撥給或提供給世衛組織或其任何活動,直到美國國務卿和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部長共同向國會提交一份報告。

根據該法案,這份報告將描述中共和世衛組織是怎樣在2020年3月11日以前「導致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出現」。

多年來,美國一直是世衛組織的最大捐助者。根據美國國務院的統計,2019年,美國捐款超過4億美元,而中國僅提供了4400萬美元。

博伯特在一份聲明中說:「世衛組織以中國(中共)為中心,處處取悅於北京。美國納稅人沒有理由每年捐款超過4億美元,給一個替中國(中共)掩蓋、未能遏制COVID-19大流行蔓延的組織。」

1月20日,拜登(Joe Biden)總統簽署了一項行政令,對美國退出世衛喊停。退出世衛,是前總統特朗普去年作出的決定,原因是該機構對中共病毒大流行處理得很糟糕。

此後,拜登重新加入世衛的決定,在國會引發了不同的反應。

已有充份的證據證明,中共最初掩蓋了疫情的爆發。當時,8名醫生試圖警告公眾,一種新型肺炎正在武漢市傳播,隨後他們遭到中共當局噤聲,其中包括眼科醫生李文亮。

起初,世衛鸚鵡學舌般地重複了北京關於該病毒不具傳染性的說法,並對台灣的電子郵件警告置之不理。

2020年發表的一篇科學論文得出的結論是,北京隱瞞疫情至少3個星期,然後才於1月20日公開承認,該病毒具有傳染性。

最近,一個獨立的專門小組發佈了一份中期報告,批評北京和世衛組織對中國的疫情爆發反應延遲。

博伯特說,不應讓中共政權和世衛組織「逃脫」責任,必須讓其承擔責任。「喬·拜登沒有做這些事情中的任何一件,他昨天的命令只是給北京壯膽。重新加入世衛而不確保對美國人民負責,是錯誤之舉。」她說。

根據新聞稿,該法案是由幾名眾議院共和黨人共同發起的,包括安迪·比格斯(Andy Biggs)、麥迪遜·科索恩(Madison Cawthorn)、大衛·魯澤(David Rouzer)、傑夫·鄧肯(Jeff Duncan)、拉爾夫·諾曼(Ralph Norman)、馬特·蓋茨(Matt Gaetz)、喬迪·希斯(Jody Hice)和斯特法尼克(Elise Stefanik)。#

(英文大紀元記者FRANK FANG對本文作出了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