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就任46屆美國總統後,其內閣成員名單相繼公佈。有評論說,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多元的內閣,而且沒有激進的左派當選。不過仔細分析內閣成員的背景,不難看出他們中不少人具有很強的社會主義傾向,有的在經歷了幾十年的美國對華政策失敗之後,還對中共抱有幻想。

賀錦麗被批評具有強烈共產主義色彩

1月20日,卡瑪拉哈利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賀錦麗)與拜登一起宣誓就任美國副總統,並以此創了多項紀錄:美國史上第一位女性、第一位黑人、第一位亞裔副總統。

早在拜登宣佈競選拍檔時,美國眾議院前議長、政評家金里奇(Newt Gingrich)就表示,賀錦麗是有史以來,美國主要政黨提名的最激進的一位副總統候選人。雖然左派媒體會努力把拜登和賀錦麗描繪成溫和派以吸取中間選票,但是要把賀錦麗這樣的極左派說成溫和派,難度就大多了。

金里奇在《霍士》網站發表評論說,賀錦麗儘管曾任檢察官,但仍然堅決支持裁減警察部門的撥款,而「去選擇激進的、支持犯罪的、反警察執法的人,就是在拒絕制裁罪犯,就是在美國的城市中傳播混亂。」

比如2020年6月9日,賀錦麗在美國廣播公司(ABC)電視台的「美國早安」 Good Morning America)節目中說,她完全支持洛杉磯市長加塞蒂(Eric Garcetti)削減1.5億美元警費的決定。她說:「我為加塞蒂所做的一切表示讚賞。」然而,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當時的相關報道,洛杉磯的犯罪率在6月的第一周上升了250%。

金里奇在《霍士》網站發表評論,批評賀錦麗的作為。圖為政評家金里奇。(Newt Gingrich臉書)
金里奇在《霍士》網站發表評論,批評賀錦麗的作為。圖為政評家金里奇。(Newt Gingrich臉書)

金里奇表示,在移民方面,賀錦麗主張讓非法入境變成合法,而且還要向每個非法偷渡者提供免費醫療服務,這是在濫用美國人民稅款;在環境方面,她將通過具有破壞性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禁止所有採用水力壓裂的方式開採石油,從而破壞美國的化石燃料行業,她甚至會禁止使用塑料吸管。

2020年8月,拉斯穆森報告(Rasmussen Reports)發表了一項調查顯示,59%的選民認為,77歲的拜登如果在11月當選,將完不成其第一任期,因此,選拜登實際就是選賀錦麗,所以人們必須了解賀錦麗的極左會左到甚麼地步。

在大選前的11月1日,賀錦麗在推特(Twitter)上發佈標題為「平等與公平之間存在巨大差異」的影片,認為「平等意味著『所有人都應該平均分配』,⋯⋯公平對待意味著我們都能達到一樣的終點。」

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指責賀錦麗在宣揚共產主義思想,「他們說進步派,他們說左派,所有這些,⋯⋯當你剖開這一切時,都是同一回事,都是馬克思主義。」

眾議院共和黨會議主席利茲切尼(Liz Cheney)也表示,賀錦麗聽起來猶如卡爾馬克思(Karl Marx),「我們都擁護機會平等,但政府強制實行的結果平等是馬克思主義。」,她認為,一個世紀的歷史已經表明了馬克思那條道路走不通。

數學家埃里克韋恩斯坦(Eric Weinstein)也在推特上寫道:「我們就是不會有同樣的終點。生活不是這樣的。⋯⋯這不是任何一個成功的社會能做到的。」

2020年11月6日,英國《每日郵報》報道,賀錦麗的政治生涯是從1993年,「與前三藩市市長布朗(Willie Brown)的婚外情醜聞開始的,兩人年齡相差30歲以上。在布朗的協助下,賀錦麗的從政之路平步青雲」。

賀錦麗現年56歲,她在包括墮胎、槍枝和稅改等主流議題上,與所謂的進步主義者站在一起,還表態支持性工作與大麻合法化以及警界改革,因此共和黨陣營經常譴責她為「極端激進左派的特洛伊木馬」。

誰是主導?賀錦麗和拜登都提到「賀錦麗政府」

2020年10月25日,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在密歇根州底特律舉行的IBEW Local 58競選活動中致辭。(JEFF KOWALSK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25日,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在密歇根州底特律舉行的IBEW Local 58競選活動中致辭。(JEFF KOWALSKY/AFP via Getty Images)

拜登與賀錦麗的關係,到底在兩人意見不同時,誰會是做決策的主導呢?

在2020年10月25日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節目主持人諾拉奧多內爾(Norah O』Donnell)採訪賀錦麗時,主持人問到,賀錦麗支持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全民醫保(Medicare for All)和大麻合法化,這些都是拜登尚未支持的政策,如果拜登選上後,她是否會把這些政策帶入拜登的政府?

賀錦麗回答說,「我向你保證,我要做的,就是喬想要我做的,這是我們約好的。」賀錦麗還說,她會對拜登「忠誠」。

主持人又問,綠色新政等「這些政策是社會主義或進步主義觀點嗎?」

賀錦麗停頓片刻,然後「哈哈大笑」說:「不是。這是一個來自美國黑人女性長大後的看法,同時也是一名檢察官的看法。」人們發現,賀錦麗在遇到難以回答的問題時,總是會哈哈大笑,來掩飾自己的難堪。

一次,賀錦麗無意中提到「賀錦麗政府」,拜登也多次提到自己只是賀錦麗的副手。

2020年10月27日,在一次競選活動中,拜登說,「大家好,我叫喬拜登,我是吉爾的丈夫,我是賀錦麗的競選副手。」

2020年12月4日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拜登被問及他與賀錦麗的關係時,他回答得雜亂無章,最後無意中講出了最關鍵的一句話。他說,「就像我告訴奧巴馬的那樣,如果我們在道德原則上存在根本性的分歧時,我就會生一些病,說我必須辭職。」

外界普遍認為,這句話道出了民主黨支持拜登的關鍵,就是讓拜登替賀錦麗來競選。

賀錦麗的觀點已在拜登第一天的行政令中凸顯

1月21日拜登上任第一天,就在白宮橢圓形會議桌上一口氣簽署了17道行政命令。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表示,拜登首日就向錯誤方向邁出幾大步。

他說:「總統重新加入了失敗的《巴黎氣候協議》——這是一個可怕的協議,會讓我們自己給美國工薪家庭造成嚴重的經濟痛苦,⋯⋯重新加入只會讓我們扼殺美國的就業機會,而我們的競爭對手則繼續呼嘯而過。」

他還表示:「總統還單方面取消了Keystone XL輸油管道。⋯⋯這只因為取消該管道項目可能會讓人感覺它像是一件環保的事情,新政府扼殺了這些工作機會。」

如果對照前面賀錦麗的主張,不難發現,拜登第一天執行的就是賀錦麗的想法,所謂綠色新政,打壓美國石油業。

蘇利文幻想在中美競爭合作之間找到微妙平衡

在拜登的內閣中,有位年僅44歲的人,他就是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Jake Sullivan)。

儘管拜登的老朋友、新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1月19日舉行的參議院任命聽證會上表示,他認為特朗普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是正確的,雖然他並不同意特朗普的所有做法。

相比之下,蘇利文就是民主黨高層中比較親共的人。

蘇利文一直認為,美國應該鼓勵中共政權崛起。在2017年代表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發表的演講中他明確表示,美國需要走一條中間路線,鼓勵經濟全球化,對華政策不僅涉及雙邊關係,還要與該地區保持聯繫,以創造一個更有利於中國和平積極發展的環境。

這些政策與特朗普總統一貫的努力背道而馳,也與美國社會的共識不一致。

蘇利文耶魯大學政治學系畢業後,遠赴英國牛津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之後回到耶魯獲得法律博士學位。2008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希拉莉出任國務卿,蘇利文擔任她的副幕僚長與政策規劃主任,曾隨同她訪問112個國家。希拉莉卸任後,蘇利文擔任副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他的前任正是布林肯。

2020年12月9日,蘇利文在Twitter發文表示,深切關注香港民主派人物持續被捕及監禁,並表示美方會與盟友及夥伴聯手對抗中共打擊香港自由,以及幫助受迫害的人尋找避難所。

12月12日,法國廣播電台在蘇利文被提名國安顧問時提到,在對華關係的規則和制度設計上,蘇利文的指導思想是要在競爭與合作之間找到微妙與複雜的平衡。

而實際上,過去近半個世紀,美國兩黨總統大多都想在與中共的競爭與合作中慢慢改良中共。但結果恰恰相反,不是中共朝民主自由社會變化,而是美國被中共拖向了更加靠近共產主義的左派化的歧路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