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剛剛離任,中共人大即通過一項恐嚇性質的《海警法》草案,首度授權海警在「必要時」可以向外國船隻開火。分析認為,中共龐大的海上武力規劃,日益突出走向國家軍事化。中共此時出台這項法律也是在測試拜登底線。

1月22日,中共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海警法》草案。草案為負責海上警備的海警部門釐清權限,規定海警執法的範圍包括中國內海、領海、毗鄰區、專屬經濟區、大陸架以及中國管轄的其他海域。

草案還列明,海警機構的職責包括在中國管轄海域巡航、警戒、值守重點島礁,預防和制止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海洋權益的行為。

其中第43條說,如果「外國船隻進入中國管轄海域非法從事生產工作活動、不服從停船指令或拒絕中國海警登船檢查,在警告無效後,海警人員可以使用武器。」

中國目前在東海和日本存在主權爭議,在南海也和東南亞多個國家存在主權爭議。但有分析認為,從法律觀點來看,《海警法》明顯存在灰色地帶。

中國政治學者陳道銀表示,「在行政執法這一塊非常強勁,但是在一些執法的空間上,它又模糊。譬如「管轄海域」。甚麼叫「管轄海域」?你可以狹隘理解的話,就是《海洋法》規定的自治區,《大陸法》設定的領海、內水等。你也可以把它廣義解釋,只要我的海警團在公海上,在航道上,我就有權執法。」

軍事評論員黃東則預料,《海警法》通過會成為中共海警提升裝備的契機。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對記者分析認為,中共的《海警法》,與國際上一些國家的同類立法相比較,是比較霸道的,武力氣息濃厚。如中共《海警法》授權省級以上海警機構得劃定海上臨時警戒區,而國際實踐上一國僅為軍演或試驗武器而劃設海上警戒區。

其次,中共有個龐大的海上武力規劃,在玩「三位一體」,海軍、海警、海上民兵。2018年,海警整個建制劃轉給中共中央軍委序列;現在又明確授權使用武力、執行戰爭任務,海警已經公開成為中共的「第二海軍」,可以預見其將大規模擴張,對中國周邊海域國家形成碾壓式優勢,對區域和平和戰略穩定構成重大衝擊。

此外,薛馳認為,中共越來越著迷於「戰爭邊緣政策」,國家軍事化走向日益突出。前不久剛通過的《國防法》把「發展利益」增列為開戰條件之一。中共這可不只是擺個樣子,而是實實在在地在進行全方面的戰爭準備。中共馬上還有一系列軍事法律出台。它是有著明確計劃的。因此不要孤立看待《海警法》的出台,及其對武力的強調。對中共的軍國化走勢,國際社會要高度警惕。

值得關注的是,中共通過這一威懾其它鄰國的法律,正值美國政府換屆、對中共強硬的特朗普政府離開白宮之際。外界認為,《海警法》為中國的鄰國敲響了警鐘。

中國問題學者李林一表示,中共此時出台這項法律是在測試拜登底線。同時,給予日本和東盟在南海以壓力。如果拜登不動作,以後東盟會和美國關係更加疏遠。

但是,李林一認為,有一句話叫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疫情之下這麼去做,大災之年這麼去做,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