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明文通知對大陸各地記者進行審查,包括限制記者使用自媒體發表言論等,並制定若干程序,鼓勵新聞單位內部舉報。分析人士認為,這是中共對記者的言論審查開始制度化,管控更加嚴厲。

1月19日,中共國家新聞出版署發佈《關於開展2020年度新聞記者證核驗工作的通知》,「要求各新聞單位於1月20日至2021年3月19日,對新聞記者持證情況進行年度核驗。」

此次審查的涉及範圍包括「2019年12月2日至2021年1月1日,報紙、新聞性期刊、廣播電台、電視台、新聞電影製片廠、新聞網站、縣級融媒體中心等新聞單位新聞記者持有新聞記者證的情況。」

北京傳媒人王良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他曾在中共官媒工作,當時也考核媒體工作人員的私人言論,「但是一直沒有制度化,這一次基本上屬於制度化」。

上述通知中規定了審查程序,包括「新聞單位自查」、「報送主管單位審核」、「報送新聞出版管理部門審核」,其中在「新聞單位自查」環節要求「公佈舉報電話,在媒體上公示審查通過的人員名單」。

1月19日,中共國家新聞出版署發佈《關於開展2020年度新聞記者證核驗工作的通知》。(中共國家新聞出版署網站截圖)
1月19日,中共國家新聞出版署發佈《關於開展2020年度新聞記者證核驗工作的通知》。(中共國家新聞出版署網站截圖)

限制記者使用自媒體發表言論

上述通知內容包括兩項重點審查內容——記者是否符合法定許可,以及是否「遵規守法」,其中包括「是否存在擅自以記者職務身份開設微博、微信等自媒體、擅自發佈職務行為信息等問題」。

王良表示,這種行為就是管控記者言論。他說:「很多記者在媒體上發不出自己想發的,就通過微博、微信發。畢竟記者在這個社會屬於有話語權相對比普通人多一點的職業,他(官方)一方面不僅僅是嚴控記者,甚至記者的私人言論也要嚴控。」

廣州異見人士王愛忠表示,當局這一舉動無非是繼續收緊對言論的控制。

「這顯然是對新聞管控的一種延伸。過去主要對新聞傳媒的管制,對記者個人開的自媒體,沒有管。那麼他們(記者)可以把一些信息通過自媒體發佈,現在他延伸到新聞從業人員私人自媒體的發佈領域。這恐怕對未來信息封鎖會更加嚴厲。」王愛忠說。

再提記者必須參加中共相關培訓

上述通知中再次提及要審查「是否依規參加相關培訓」。

早在2019年8月份,中共宣傳部傳媒監管局就曾下發通知,要求省級以上新聞單位新聞編採人員必須通過「學習強國」app進行培訓和考試,才能領取新版記者證。「學習強國」app的主要內容是習近平的講話內容和「習思想」。

除了針對大陸記者,中共也制定了針對外國記者的類似培訓計劃。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創辦的新聞學研究刊物《哥倫比亞新聞評論》(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2019年發表文章披露,中共對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區、歐亞大陸等地區的記者進行培訓,並進行收買。

比如,2019年2月27日,有來自49個非洲和亞洲國家的50名記者到北京參加中共國際新聞交流中心為期10個月的培訓,包括中文、政治、經濟學等一系列課程。

中共安排這些記者與中共政府和公司高管進行面談、報道高調的活動、參加指定媒體的實習,同時安排這些記者入住北京市中心的公寓、到各地旅遊,為其提供飲食和娛樂津貼。

印度網站「ThePrint」前駐華記者阿南特·克里希南(Ananth Krishnan)2018年曾披露,外國記者在大陸期間不能單獨旅行,必須有政府人員陪同,也不能報道人權、西藏、新疆等敏感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