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望奎縣一位農民工1月20日向大紀元記者詳述了他在大慶市被強制集中隔離的經歷——他在核酸檢測陰性的情況下仍被自費強制隔離,官方隔離政策說變就變,隔離費用攀升,並且存在嚴重的歧視現象。

受訪農民工表示,他1月2日從出生地望奎縣取身份證後回到大慶市,當時望奎縣還沒有疫情爆發的消息,結果在自己核酸檢測為陰性的情況下,仍然被強制集中隔離,並被要求繳納高額費用。

這位二十多歲的農民工父母離異,自己沒有家,從小在姑姑家長大,在農村出生,直到最近才辦理戶口和身份證。他說:「我一點積蓄也沒有,我積蓄都花在來回打車辦身份證。辦身份證特別麻煩,找證人甚麼的,來回跑。」「我行程碼裏有望奎,派出所當時還說讓我做核酸,證明你是陰性就完事了。」

對於官方這種強制集中隔離的方式,他表示強烈反感和譴責。他說:「這個隔離政策對於我來說,這明明是搶我的錢,逼我死。硬逼你拿錢,這是不是屬於利用國家的機器逼著你,讓你出這個錢?我現在就很不理解,我有甚麼錯?我回老家取身份證,犯法嗎?我返回大慶時,望奎沒有出疫情啊,而且爆發疫情的時候我還為了不給社區、公安局找麻煩,自己去做核酸。當時我想的很好,我做個核酸,往那一放,我是沒有問題的人,我不需要甚麼隔離。」

檢測陰性 仍被強制集中隔離

這位農民工曾在2020年初因疫情被困在外地近半年,同年6月份開始重新工作,10月份回到望奎縣辦理身份證。他12月初完成所有手續,然後前往大慶市一邊打工一邊等待。二十多天後,他回望奎縣取身份證,1月2日又返回大慶市找了一份工作繼續打工。

1月8日左右,望奎縣曝出疫情爆發的消息。隨後他接到派出所的電話,讓他去做核酸檢測。1月13日他在農南醫院做檢測的過程中,醫院得知他來自望奎縣,直接讓疾控中心用救護車把他送去大慶隴南醫院隔離。

由於他支付不起隔離費,就請求疾控中心是否能居家隔離,但被拒絕。他說:「我實在是沒有錢,沒有辦法,本來是想幹一個多月的活,賺點錢過年,我說沒有錢怎麼辦,(對方說)那跟他沒關係;我說你們這是屬於強制隔離,我沒有錢,強制隔離的費用誰出呀?他說,他不知道。」

另外,在核酸檢測和被強制帶走隔離的過程中,他發現了一個異常現象,「(救護)車裏就我一個人,我就很詫異。那天檢查,一共有6個望奎的。到最後,就帶走兩人,算我,就走兩,別人都沒來,我也不知道為啥。」

政策說變就變 隔離費說漲就漲

這位農民工表示,最初醫生說是4天集中隔離加上10天居家隔離,200元一天,包食宿,但第二天他被告知14天集中隔離加上14天居家隔離,幾天後又被告知費用變成了一天240元。

他說:「到這第二天,他跟我說,政策改了,新下的通知。外邊來大慶的,得是14加14,就是14天集中,14天居家隔離。那我就明白了,14天哪,兩千多塊錢,我這真沒有錢。然後,我打電話,我就跟他們說。他說,你不行你就往上報吧,讓我往上打,說,你打12345吧。」

他致電12345這個官方號碼後,對方說「沒有政策我幫不了你」,「國家說了自己掏錢,那你就得掏錢。」

關於隔離期間的吃住條件,他說:「他們的意思是240就包括飯費了,前面說200,但是現在漲價了。我看有很多加餐的,加一份40,飯菜只能說能吃,有的時候他都不做熟。」

他曾多次對隔離點的醫生表示,他不是自願隔離,是被強制的。但對方和12345官方電話都說,「這錢你必須得掏,這錢是國家政策,你要不掏,不讓你走。你走不了的這個期間,費用還得你自己出。」

中共做法導致歧視

這位農民工發現,自從望奎縣爆發疫情後,大慶所有人都是「談望奎色變」。

他去農南醫院排隊做核酸檢測的時候,「醫生問我是哪的,我說是望奎的,呼拉一下周圍的人都散開了,說望奎的怎麼能在這呢。」然後他直接就被送去隔離。

他還透露:「(1月13日)我和我接觸密切的一個同事去醫院,一起去檢查。同事做了,是陰性,他沒隔離,他不屬於外地來的,是本地,外地來的只有我一個。」

另外,他在反映情況的時候,派出所的人對他說,「我知道你沒有病,但是程序就是這程序,你是望奎(來的)。」

大慶市強制集中隔離引發民眾反感

據大陸微博網友發帖表示,大慶市類似的強制隔離情況絕非一例。

一位網友說,他1月6日從大連返回大慶,回大慶之前社區人員說只要有核酸檢測報告就可以返回大慶,不需要集中隔離和居家隔離;但拿到陰性結果回到大慶後,先被告知要居家隔離14天,第10天時又被告知要去酒店自費集中隔離14天,每天240元。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另有網友表示:「居家隔離好幾天了,才想起來把我拉走?」「過年不敢回家了。」「這掙點錢全搭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