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連雲港市法輪功學員仲崇賓因起訴迫害元兇江澤民被非法判刑3年,出獄後到家僅兩個月,於2018年8月14日去世。遺體火化後有一半骨灰呈烏黑色,疑是在監獄裏被下毒。

明慧網報道,仲崇賓離世時,其妻夏正豔也因訴江被非法判刑,沒有見到他最後一面。

親友們都對仲崇賓(仲崇斌)的離世感到異常蹊蹺。據知情人透露,仲崇賓遺體火化後有一半骨灰呈烏黑色。當時一名火化工還質疑地說:「這人的骨灰怎麼是黑色的?」家人回答了一句:「這人剛從牢裏出來。」那人就不吱聲了。

洪澤湖監獄卻在仲崇賓的離世上大做文章,謊說他是得了肺結核不吃藥、不醫治導致死亡的。

明慧網報道說,事實上,仲崇賓自回家後沒咳嗽過,也沒說過肺部不舒服。

有知情人透露,仲崇賓在監獄呈被迫害得出現肺結核症狀,但是他沒吃過藥,每次都把藥吐了出來,也沒打過針。因是單獨隔離,他在隔離室通過打坐煉功,身體得到了恢復,後來醫院檢查他的各項指標都是正常的,才把他轉到入監隊。

後來,仲崇賓把自己吐藥以及煉功治好病的真相告訴了醫生,結果第二天他又被醫院所謂收治。

仲崇賓對他的一位朋友透露,他被帶回醫院後,不久就突然不想吃飯了。這是發生在他臨出獄的前三個月。

有人分析,骨灰呈黑色表明有人在給他的飲食中下了毒,使其慢性中毒而死。

仲崇斌,1961生,空軍雷達兵第52團退役軍人,就職於連雲港市法律事務中心。1999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一個月後,中共就開始迫害法輪功。

仲崇斌始終不放棄修煉,一直遭中共迫害。2004年7月,他從勞教所黑窩出來半年後,再次被新浦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仰廣武、孔傑綁架,後被非法判刑4年,關押在洪澤湖監獄遭受酷刑折磨。

2015年6月12日上午,仲崇斌因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再度被綁架、非法抄家,後被非法判刑3年。

2018年6月12日,仲崇斌出獄,於8月14日離世。

中共實施藥物摧殘

明慧網案例顯示,中共採取多種多樣的藥物進行人體試驗、注射毒針、強迫服用毒藥,暗地下毒等手段對付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非常普遍,不少受害者死亡,火化後,骨灰都成黑色。

明慧網2010年11月20日刊登的題為「兩件血衣與一份機密文件」一文中,披露了一份中共2001年11月24日的「密件」,上面寫有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

在「610」人手一冊的所謂《反x教內部參考資料》裏,關於對法輪功學員「轉化的實施方法」寫道:「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強迫其「轉化」(放棄修煉),中共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大量使用藥物,成為中共秘而不宣的重要迫害手段。

下毒者可以通過藥物達到不同的目的,比如有的是破壞中樞神經,有的是損壞內臟,有的是導致人恐慌或身體劇痛,有的是慢性中毒等。

下毒的方式多半是往法輪功學員的飯菜中、水中、灌食中下毒。法輪功學員被毒藥致死後,火化時發現他們的骨灰呈異常顏色,見以下數例:

例一、田世臣,1981年出生,北京福田汽車貿易有限公司員工。在尼日利亞工作期間,他因在中國城對朋友講法輪功真相,被中領館及中共安全局等秘密調查、監視。2011年12月底,他回國的當天被公司約談並脅迫辭職。

2012年1月16日,他莫名死亡。火化後家人發現他的骨灰呈紅色,特別是上半身比下半身的骨灰要紅得多。

例二、朱洪兵,三十多歲,大慶石油管理局採油七廠職工。2002年月1日,朱洪兵被強行送入大慶監獄。

2009年6月18日,朱洪兵被迫害離世。他的遺體被火化時,頭蓋骨外面是白的,裏面卻是黑的,骨頭疏鬆現象嚴重。

例三、蘇菊珍,49歲,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前所鎮古城法輪功學員,曾被葫蘆島市評為「十大先進家庭」。因不放棄修煉,她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期間被強制服藥致精神失常。

2006年4月8日,蘇菊珍含冤去世。遺體被火化時,頭蓋骨、小腿骨、肋骨都呈黑色,無法燒化。#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