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1月20日祖拜登宣誓就職,特朗普政府宣告結束,特朗普的很多全面對華政策很可能會隨他而去,其中包括特朗普強制要求中國企業退出美國資本市場的行政令。

事實上,這幾乎是一個既成事實。

華爾街的首要任務

這一點可以放心地說,因為即使美國的投資和退休帳戶大量投資於欺詐性的中國公司,但美國的基金管理人有著很強的財務動機來無視特朗普的命令。中國的巨額資金和開放的市場對美國金融服務和全球投資公司的誘惑在推動他們的行為。

兩者都承諾為華爾街投行帶來巨大的金融暴利。

事實上,儘管行政令特別指出,美國的資本市場如何使中國的軍事和工業增長,對美國國內外構成日益嚴重的威脅,並破壞美國的金融穩定,但華爾街並不在意。

拜登有機會通過執行特朗普的行政令和控制大型投資銀行來證明自己的勇氣。這也將向盟國和中國(拜登政治上的致命弱點)發出一個信息,即他對當前的挑戰有清晰的認識,也不受過去的阻礙。

但是,如果那些事情不發生,美國金融界的首要任務就是賺錢,即使是以犧牲國家安全為代價。

不過,隨著拜登政府即將上台,業內人士預測,這項行政令將是短暫的。另一些人則說,它可能永遠不會全面生效。

削弱特朗普的政治遺產

但特朗普的對華政策還有更多的方面,不只是阻止中共進入美國股市和納斯達克指數,這些都很重要。

拜登擔任總統後,是否會削弱特朗普對華貿易的強硬態度?還是將選擇一條中間道路?在這兩種情況下,拜登需要一項戰略,包括保護知識產權、密切關注學術交流項目、加強與台灣的關係,甚至像互聯網應用程式這樣的「小事」。

讓我們以中共應用程式最近的新聞為例。特朗普最新的行政令增加了對流行應用程式微信和抖音的禁令。

許多專家認為,中共的應用程式是數據和身份盜竊的載體,也是追蹤反中共活動的載體。但在拜登政府的領導下,這一行政令是否會像前一項一樣,得到承認或採取行動,目前還不確定。

至於特朗普對中國商品徵收的25%的高額關稅,人們認為拜登不會撤銷這些關稅,至少一開始不會。這樣做的理由是,新總統將利用它們與中國達成一項新的貿易協議,或許還會有歐洲國家的參與。

如果過去只是個開端,多邊協議往往對美國不利。這可能是事實,也可能不是,這還有待觀察。

此外,拜登計劃如何阻止中共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還有待觀察。

據估計,中共每年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價值在2,250億至6,000億美元之間。特朗普政府把知識產權保護作為其對華貿易政策的重要組成部份。

但拜登與中國和中共(CCP)有著深厚的金融關係,他是否願意或有能力繼續保護美國免受中共長期以來的知識產權盜竊政策的影響?

希望如此。

拜登會不會減少學術、科研交流?

中共知識產權盜竊機構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是其與美國大學和研究人員的深入和普遍的學術關係。通過孔子學院和「千人計劃」等各種舉措,中共政府已經能夠蒐集大量的知識產權和科技創新。

很多時候,關鍵的科學家都成了中共的資產。

在特朗普政府的領導下,大學開始將孔子學院踢出校園,孔子學院本質上是中共的灌輸和知識產權蒐集中心。「千人計劃」實際上是一種手段,美國最優秀、最聰明的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可以得到豐厚的報酬,搬到中國從事他們的工作。

當然,中共從這兩個項目中獲得了巨大的技術回報。

中共「是競爭者,不是對手」

在奧巴馬政府做了八年的副總統,(中共的)這些努力在奧巴馬政府的領導下蓬勃發展,我們憑甚麼期待拜登總統這時會有任何不同的表現呢?

拜登被認為是中共所希望的最好的總統人選。不管這位即將上任的總統在與中共打交道時賺了多少錢,事實是他將中國(中共)視為競爭者,而不是對手。

他是否會改變自己的觀點?如果是這樣,在形成新的對華政策時,這種觀點的轉變可能會帶來天壤之別。

拜登會放棄台灣嗎?

這在美國與台灣的關係上尤為重要。

1月9日,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宣佈,台灣與美國官員接觸的限制將被取消。這實際上意味著官方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而美國「一個中國」政策的關鍵組成部份是,只承認北京政府是中國和台灣的政府。

在這一外交政策改變之前,特朗普政府在一年內向台灣出售的防禦性武器比奧巴馬8年內出售的還要多。此舉是為了讓擁有2,350萬人口的島國能夠阻止共產中國的入侵。

更何況,鑒於中共現在已經把香港踩在腳下,因此推測北京計劃給台灣帶來類似的命運並非沒有道理。事實上,中共領導層已經宣佈將此作為主要的地緣政治目標。

美國是否會恢復「一個中國政策」?如果中共入侵台灣,拜登政府會說甚麼或做甚麼?我們會看到美國回到老路上,使中共崛起成為主導全球的力量,還是拜登會挑戰中共?

我們不知道。也許一個更簡單的問題就可以回答了:拜登—哈里斯政府是否會迎接中共對美國的挑戰?

我們拭目以待。

原文Will Biden Unwind Trump』s China Poli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詹姆斯‧R‧格利(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Wiley出版社 2013年出版)的作者,他在網誌TheBananaRepublican.com上發表文章,常駐南加州。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