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薄熙來「掌摑」王立軍後,近日又一記「響亮耳光」在互聯網上刷了屏,河南一市委書記一巴掌將市府秘書長打進了醫院,這起官場內鬥事件再次引發社會輿論關注。

秘書長妻子公開舉報市委書記

1月17日晚間,一則市委書記掌摑市政府秘書長的信息開始在網絡媒體上傳播。該信息曾於1月16日19點20分首發於微博用戶「濟源市尚娟」的網誌,博主自稱河南濟源市政府秘書長翟偉棟的妻子尚娟,她在該舉報信中,實名公開舉報濟源市委書記張戰偉。

據第一財經報道,尚娟在舉報信中詳細講述了其舉報的原因:2020年11月11日早晨,翟某正在與其他市領導在機關餐廳角落裏吃早餐時,濟源市委書記張某在服務員帶領下走進餐廳,翟某欠身向張某點頭致意。之後,張某突然用手指向翟某,並大聲問:「你是誰啊?誰讓你來這兒吃飯的?」

翟某解釋後,張某又隨即質問:「你是副市長嗎?你是不是把自己當成市領導了?你有甚麼資格在這裏吃飯?」並隨即大手一揮,指揮道:「服務員,把這個人給我趕出去!」

翟某小跑至張某身旁想繼續向書記解釋時,張某突然舉起右手,狠狠地打了翟某一記響亮的耳光。翟某被打得眼冒金星,身感不適。2020年11月13日,在家休養的翟某突發心絞痛,被緊急送入當地住院治療。情況不見好轉後轉院。

在工作方面,翟某的工作不再平靜。舉報信說,此後紀委的人經常找他,要求他配合調查。這讓他感到痛苦。

1月18日上午,微博用戶「濟源市尚娟」的上述舉報信已被刪除,微博內容顯示為0。

一直不願就此事作出回應的翟偉棟告訴上游新聞,相關網帖是其妻子發的,他對此毫不知情,已讓妻子刪除帖子。目前,上級部門已介入調查,他不方便多說。

據公開信息顯示,2020年11月12日,也就是「掌摑」事件發生的次日,濟源市委書記張戰偉帶隊前往翟偉棟所在的濟源示範區管委會辦公室黨組進行調研。而翟偉棟此時請假在家,並未出席。

隨後,張戰偉在工作會議上稱黨員幹部「決不允許目無組織、自以為是、自行其是、陽奉陰違或當政治上的『兩面人』偽忠誠」。

另據公開履歷顯示,被「掌摑」的翟偉棟,則長期在濟源當地任職,2015年1月,任濟源市委副秘書長;2016年11月至今,任濟源市政府黨組成員、秘書長,市政府辦公室黨組書記,同時兼任濟源示範區管委會辦公室主任。

查詢濟源市政府官網可以發現,翟偉棟的公開公務活動,基本都是跟隨市長石迎軍出現的。石迎軍於2017年12月調任濟源市,任市委副書記;2018年1月至今,任濟源市委副書記、濟源市政府市長、黨組書記。

濟源書記張戰偉於2016年8月才到濟源市擔任市委書記,其前一職務是2015年12月任河南省委巡視工作辦公室主任。

濟源市在行政級別上是縣級市,該市的主要領導在很長一段時期內只是「副廳級」。直到2017年,市委書記張戰偉、市長石迎軍,才開始分別晉級為正廳級。

分析:市委書記打的不僅僅是秘書長

當年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因扇了副市長王立軍一記耳光,引發中共官場強烈震盪。而濟源市委書記的這一記耳光,也令公眾看到當地官場權鬥的冰山一角。

翟偉棟被扇耳光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為甚麼翟妻選擇在這兩天舉報?外界注意到,這個時候,張戰偉是不在濟源的。

1月18日,中共河南省十三屆人大四次會議在省會鄭州開幕。濟源代表團已經提前報到,市委書記張戰偉、市長石迎軍和人大主任李軍都在鄭州了。

對此,大陸媒體人褚朝新發表文章認為,表面看張戰偉是因為翟偉棟在副市級食堂吃飯而動手打人,但這絕對不是真實原因。

「原因很簡單,市政府的秘書長主要是為市長服務的,官場一般俗稱市政府的秘書長是市長的大秘、管家之類的。」褚朝新說,「如果濟源市委書記張戰偉扇了濟源市政府秘書長翟偉棟一耳光的話,那打的絕對不是翟偉棟,或者是說不僅僅是打的翟偉棟。」

他認為問題出在濟源市政黨一把手的關係上,市委書記打市長的大秘,實質上是表達對市長的不滿。

一位接近當地官場的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雙方「不是一朝一夕的矛盾」。另一位不願具名的專家分析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可能和當地政治生態有一定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