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1月18日),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1776委員會」(1776 Commission)發佈了一份公開報告,稱其履行了重新審視美國建國歷史的任務,並努力讓美國人重新團結在建國價值觀和原則周圍。

這個委員會是在特朗普第一個任期的最後一年成立的。成立原因是當前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的意義、歷史,以及應該如何治理國家的問題「存在著嚴重分歧」。目前,有越來越多的人認為美國的歷史是建立在種族主義和種族壓迫基礎上的。

該報告在重新審視了《美國獨立宣言和憲法》所載的原則和理想之後寫道:「美國和其它任何國家一樣都沒有完美地踐行平等、自由、正義和和諧施政的普遍真理,但在美國之前,沒有哪個國家敢於把這些真理作為其政治的正式基礎,也沒有哪個國家為實現這些真理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報告作者用了很大篇幅探討針對美國建國原則的挑戰。其中一些挑戰是歷史性的,例如曾存在奴隸制,這與「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根本不相容;還有一些更為現代,比如進步主義,認為憲法應該不斷演變,以確保不斷發展的權利;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運動則尋求建立一個不尊重個人權利的極權政府;還有現代身份政治,支持以「社會正義」的名義建立一個明確的群體特權體系等等。

報告稱,「雖然這些運動的論點、策略和名稱都發生了變化,挑戰的規模也各不相同,但它們都因堅持同一個錯誤而聯合在一起,即人們不應擁有平等的價值和平等的權利。」

報告警告現代政治運動正在背離美國建國原則的危險,指出許多歷史運動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幫助堅持這些建國原則,而不是背離這些原則。

報告的作者們寫道:「像廢除死刑、婦女選舉權、反共產主義、民權運動和反墮胎運動這樣的偉大改革運動常常會湧現出來,提高了我們對憲法規定的美國獨立宣言原則的奉獻精神。」

該報告呼籲開展「國家復興」教育,向未來的美國公民傳授實踐這些原則所必需的基本原則和品格。根據作者的說法,愛國主義教育並不意味著忽視國家過去的缺點,而是以一種清晰和健康的態度,帶著敬畏和愛的心情來看待歷史。

報告警告說,美國的學院和大學正在做著恰恰相反的事情,它們已經成為「反美、誹謗美國和屏蔽真實信息的溫床」,他們的意圖是「操縱觀點,而不是教育思想」。

報告特別提到了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和普立茲獎(Howard Zinn)獲得者1619項目,因為他們阻止學生看到美國歷史人物的人性、善良和仁慈。相反,他們向年輕的讀者展示了一個扭曲版本的美國歷史。

報告中寫道:「美國歷史修正主義踐踏誠實的學術和歷史真相,只強調他們祖先的罪過來羞恥美國人,並宣揚只有通過更多的歧視才能消除歧視的系統性種族主義。這是一種意識形態,旨在操縱觀點,而不是在進行思想教育。」

報告說:美國團結的復興,將取決於每個美國人是否願意站起來反對他們日常生活中面對的暴政。

報告指出:「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勇敢地面對各個領域的小暴君,他們要求我們,只能談論美國的罪惡,而否認美國的偉大。」「在國內、在學校、在工作場所,乃至在全世界,我們有權利為美國挺身而出。能夠捍衛我們的生活方式的是人民,而且也只有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