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0歲時,王冀豫無法再對雪藏了40多年的往事保持沉默:在文革期間,作為一名16歲的紅衛兵,他在武鬥中殺害了一名年輕男子。他的故事在「文化大革命」的中國暴力年代並不稀奇,與眾不同的是他現在願意講出來。

2010年,王打破沉默,在敢言的雜誌《炎黃春秋》上發表文章披露此事。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從1966年到1976年持續10年的運動,由毛澤東發起,以清除黨內異己為目的。毛宣稱的目標是:通過消除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的社會因素,在全國壯大社會主義。因此,數百萬中國公民,特別是知識份子、高級官員和軍官被迫害,強制勞動或被處決。

1966年,「紅衛兵」運動開始,成員主要來自相對富裕家庭的青年學生。紅衛兵缺乏系統或真正的組織,因毛澤東倡導,很快就席捲整個國家。學校停課,紅衛兵分成不同的派別,崇尚武鬥。

王於1951年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他的父親是空軍的高級幹部,在中國是人上人,享有許多特權。他在北京的空軍大院長大,玩伴也是部隊子女。

錯誤的日子

1967年8月5日這一天,是他人生的轉折點。他說:「我正在家裏呆著,一個朋友來告訴我,我們的一個朋友已被另一派系抓住並遭受毆打,關在北京糧食學校。」

王立即召集了一些其他的朋友要去學校報仇。不久,雙方派別的紅衛兵的對抗變成了暴力混戰。在混亂中,一個身著藍色工人制服的年輕男孩用一塊磚頭擊中王的手臂。

王回憶說:「我像瘋了似的追他,他沒有意識到我是多麼地憤怒,我用沉重的木棒打他的後腦,他像一個空袋子一樣滾下斜坡,當他試圖站起來時,我又擊中他的額頭,木棒頭上鮮血四濺。」

王跑開去追其他的男孩,還不知道他的攻擊有多麼嚴重,幾分鐘後,他被告知那個男孩快死了。王說:「死了!這怎麼可能?我非常吃驚。我到男孩被送去的診所時,他躺在那裏只有出氣沒有進氣,血液從他的脖往出流淌,臉像一張白紙,我幾乎昏倒在那裏。我想說的是我不是故意的,但我知道我殺了人。 」

王先生說,他當天晚上打電話報了警,但沒有人管,全國都是烏煙瘴氣。同年9月,王來到海南島,希望加入中國對越南的戰爭,未獲批准,12月,他以殺人罪被逮捕,關押在北京某監獄。9個月後,經受害人的父母的同意他被釋放。據王說,受害人的父親從來沒有在公開場合提到王的名字,相反,在他被釋放前會見了王的父親,並告訴他「這是一個錯誤。」

王說:「如果他們不原諒我,我坐牢不可能出來這麼快。」說到這裏,王眼淚奪眶而出。

鬧鬼

此後不久,王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躺在冷、硬的木板上,沒有枕頭;然後,我看到了一個非常高大的女人,我看不到她的臉,她身穿白色長衫,告訴我,你會躺在這裏一萬年。」

王認為,他隨後所有的生活困難都是因為他的罪行。他曾在不同的農場幹活,當過兵,在國有企業工作過,最終落戶經營一個馬場。他的許多玩伴英年早逝。王本人1971年作為一個鎖匠在山東省濟南市的航空工廠工作時,因事故失去了左眼。

王說:「我始終相信因果報應,如果你做不好的事情,你將受到懲罰。我不相信那些犯下罪行的人可以每天晚上高枕無憂。」王還說,他不能忍受在當今社會人人都不誠實。

王說:「現在的孩子不知道過去發生了甚麼事,我們選擇忘記;我們不應該讓他們忘了,每個人都應該知道這個國家過去發生了甚麼。有些人仍然懷念和讚美那個時期,讓他們見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