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港府首次引用「港版國安法」封網,導致《香港編年史》網站被逼關閉之後,香港互聯網註冊管理有限公司(HKIRC)近日又公佈新的《域名註冊合理使用政策》,列出審查「.hk」及「.香港」域名申請的標準,包括不得「擾亂港府運作」、鼓吹或煽動非法活動等。如有違反,HKIRC除可取消域名,更可向執法機構披露信息。令人憂慮香港距離被納入中共「防火牆」內還有多遠。

資訊科技界選委黃浩華擔憂,當局可能會加大力度限制香港的網絡自由。香港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協會主席葉旭暉認為,「國安法」封網規則不清,若香港資訊自由與大陸一般,將失去競爭優勢。香港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程翔指出,港府極有可能會進一步擴大禁網或斷網,官方為了搶奪對香港歷史的話語權,就封閉一些民間的歷史論述。他勉勵港人要秉持自己的良知,堅持做正義的事,絕對不能接受統戰。

當局加大網絡限制 港人憂大陸「防火牆」入港

資訊科技界選委、數據科學家黃浩華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事件極其影響香港的網絡自由。他指出,一方面是因為比之以往找網站管理員(administrater)刪除內容,現在不一樣的就是,「他(警方)跟ISP說把這個IP給禁了」。

另一方面,因為把「香港編年史」關掉的時候,有其它網站因為也是用Cloudflare的同一個IP,跟政治及「香港編年史」是沒有關係的,但是在這個情況下,還是有機會給封閉了。黃浩華說:「如果香港人想看其它網站的話,但是根據這個問題我也看不了,所以其實在這個方面來說,香港的網絡自由,就有降低的情況。」

自去年六月底「港版國安法」實施以來,對於封網、斷網的憂慮一直困擾港人。有不少人亦擔心大陸的「防火牆」將會被引入香港,對此可能性以及是否很快發生,黃浩華表示:「這個不好說,還要看政治氣氛是怎麼樣,如果它(當局)下一步就行動的話,有可能就是加大力度,所以對我們的網絡自由,肯定是要有更大的影響的。」他亦擔憂道,不管是對香港的學術活動,還是科技行業來說都有很壞的影響。

香港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協會主席、網絡工程師葉旭暉,於電訊及互聯網行業工作超過二十年,亦曾任香港互聯網註冊管理有限公司(HKIRC)董事。他透露,以前HKIRC也下架了很多「.hk」網站,可能是一些send spam(發垃圾郵件)或phishing(騙錢)的網站,不影響網絡自由,「不過可能因應國安法,他們將那些字眼改了」。

葉旭暉表示,「我的擔心就是規則不清楚,還有the rules,they'll change arbitrarily(他們會肆意改變這個規則)」,如果警方執法(law enforcement)很隨意的話,會有很多問題。「我們要的是準則(standard),比如說怎樣是『危害國家安全』?怎樣的網站才會被封?」,他認為如果這個規則清楚的話,就好一點。「說不清楚了,譬如說,我們香港人很擔心,你會不會封Facebook,封google啊,我現在用google conduct business(做生意)嘛,那麼你封了怎麼辦啊!」

業界:網絡自由受損 香港恐失優勢

作為ISP從業者,葉旭暉認為,香港有生意做是因為資訊的自由進出和流通,「跟大陸不同,所以我們香港有這個advantage(優勢),如果我們跟大陸一樣的話,我們的相對優勢就少了,當然我覺得這個角度看是不好的。」

對於中共不斷縮緊香港網絡自由的現況,黃浩華亦坦言:「其實這個就是不幸,是不開心的變化,本來香港在外國這個reputation(聲譽)是挺好的。一部份就是因為我們還有我們的網絡自由。」但是現在的情況,不管是金融、還是科技公司都開始離開,「所以這個影響其實已經發生在我們眼前了」。

黃浩華說:「我覺得在這個時候,每一個香港人最重要的就是保護自己的資料,重視我們的資訊安全(information security)。」他建議港人檢視自己有否使用比較保安的通訊工具,以及其它工具如VPN等來保護自己的權利。「這個其實是挺重要的,因為如果你沒有保護好自己的話,那麼以後你一個人的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了。」

封香港編年史為搶奪香港歷史話語權

香港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程翔認為,近日「香港編年史」網站遭到警方封網,與此前編修《香港志》的「香港地方志中心」出版首冊《總述大事記》相關。

程翔指出,「香港地方志中心」屬前特首董建華等建制派牽頭成立的智囊「團結香港基金」的轄下,它編寫的香港歷史,「肯定就百分之百是反映北京的論述。」

他舉例說,在論述香港對中國大陸關係時,書中提到孫中山如何利用香港去推翻清朝,但卻隻字不提中國共產黨怎麼利用香港去顛覆國民黨政府。「它(中共)是顛覆者啊,它老是說別人顛覆國家政權,它利用香港顛覆國民黨政權,它隻字不提。」

此外,書中提到1949年之後,中共中央支援香港的建設、給水、供給副食品、糧食等等。程翔說:「對的!我們不否認這些事實,但是它隻字不提當中共的政策導致三年大饑荒時,香港人是怎麼樣自發地背很多的物質去大陸,接濟大陸的親朋好友。這些他又不述哦,很偏頗。」

程翔擔憂,當知道這些歷史真相的一輩凋零後,「香港歷史的論述,就只有中共的一套了,就沒有反映到實際的情況了」。而被封網的「香港編年史」網站,卻是真實、客觀地去記錄香港歷史。他說,「『香港編年史』是香港那幫年輕人在『佔中』之後,慢慢聚集力量,一幫青年人很艱苦建立起來的。」他瀏覽過網站內容,「都是儘量客觀,沒有迴避事實,很多事實都放進去。」

程翔直言,官方為了搶奪對香港歷史的話語權,就封閉一些民間的歷史論述,「中共就使橫手(使出不光彩手段)了。讀者要去瀏覽『香港編年史』網站的時候,就上不去,因為那些電信商不提供這個服務。」

程翔認為,港府極有可能會進一步擴大禁網或斷網,面對越來越艱難的處境,他勉勵港人要秉持自己的良知,「如果認為我們所做的事情,是合法合理而且是正義的,那就繼續堅持」。程翔強調:「港人內心需堅定信念,如果接受統戰,你自已經手的東西就全部會崩潰,所以絕對要堅持不接受統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