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5日,中國手機製造商小米集團(Xiaomi Corporation)發佈公告稱,美國國防部於2021年1月14日(美國時間)發佈新聞,表示根據《199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第1237條,將公司列入相關清單。公司確認其並非中國軍方擁有、控制或關聯方,亦非美國NDAA法律下定義的中國軍方公司。

小米集團與中共軍方到底有沒有關聯,也不能只是從公司業務或股權結構這方面來看,譬如金流,透過設計可以做到沒有關係,但人脈就很難完全切割,因而最為關鍵的因素還是要看「人」。

小米創辦人雷軍,他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身份,金山軟件公司董事會主席,金山軟件總部位於北京市,是中國最早的互聯網軟件企業之一。

公開報道顯示,2018年底,金山軟件舉辦創業三十年慶典,三位創始人,求伯君、雷軍和張旋龍到場。

事實上,金山軟件的創始人不是求伯君和雷軍,真正創立金山的,是求、雷二人背後的另一人──張旋龍,據百度百科,張旋龍現任北京大學教育基金會監事會監事長,被譽為「中關村教父」,方正創始人之一,金山公司創始人,北京大學企業研究所客座研究員。方正即北大校企方正集團,眾所周知,王岐山任內曾將方正案定性為「高校腐敗的第一大案」,其系列窩案深涉江澤民曾慶紅貪腐集團的令計劃案。

2005年時,《中國企業家》雜誌(隸屬於經濟日報社集團,由中共國務院主辦的中央直屬黨媒集團)曾刊文介紹時任方正控股董事局主席的張旋龍。

根據此文,張旋龍的父親張鎧卿,上海同濟大學畢業,作為解放軍南下服務團進駐福建,在泉州軍管委員會管文教,後任泉州衛校教導處主任。1972年張鎧卿移民香港做中港貿易生意。1978年張旋龍來到香港想要一圓「大學夢」。

根據此文,80年代初,西方國家依然用「巴統協議」限制中國的技術進口。張旋龍的父親因一些關係,可以從國外拿到晶片。中共國防科工委,都找張旋龍的父親,讓他通過私人關係從美國帶晶片,然後帶進大陸,用在了潛艇、衛星等各個方面。科工委和長城工業公司(中共央企航天科技集團全資子公司)的人對張旋龍的父親講:「老從你這拿晶片也不是事,你還不如成立家公司,我們從你這買。」香港金山公司由此誕生。張旋龍開始協助父親經營金山公司,專門做晶片生意,並在日後接掌金山。

根據此文,在江澤民主政時期,張旋龍已隨江澤民的APEC企業家團出國訪問。

再補充大陸媒體、百度百科、維基百科等相關資料。

1984年,張旋龍來到北京中關村。香港金山因之前與不少「國字」單位合作,有官方單位背書。張旋龍與北京四通(即後來投資了新浪網的「四通利方」)合作,後者作為香港金山電腦總代理。

1988年,張旋龍需要軟件人才,求伯君從北京四通離職,加入金山成為金山的「靈魂人物」。張旋龍為求伯君提供資金,成立了珠海金山。1991年,雷軍結束了自己的公司,並在北京的一個展覽會上見到了求伯君,並獲邀加入金山工作。1994年,張旋龍成立北京金山軟件,香港金山成為歷史。

被指金山軟件「靈魂人物」的求伯君,畢業於中共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2001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受到江澤民親自接見。求伯君2011年退休時,將金山軟件股份轉讓給騰訊控股,金山軟件董事長遺缺則由副董事長雷軍接任。

綜上所述,金山軟件前身香港金山創辦人──張旋龍的父親張鎧卿,有中共軍方背景,金山軟件的創始人張旋龍,從做軍方、軍工央企生意起家,金山軟件「靈魂人物」求伯君,同樣有軍方背景。

曾有相關文章指出,如果沒有「中關村教父」張旋龍,以及在金山軟件累積的「資本」,或許沒有後來的雷軍創辦小米。

金山軟件宿有惡名,如2013年英媒《歐洲每周技術》獨家披露,中共有一大群組織從事惡意的「零時威脅」(Zero-Day Attacks,或譯「零時差攻擊」)行動,並點名金山等中國軟件,不僅成為中共黑客經常使用入侵其它國家包括軍事機構在內網站的工具,還為中共政府收集信息,監視包括法輪功成員在內的一些異見人士、維權人士等,充當中共特務角色。

今年1月初,特朗普政府對可能竊取敏感數據的8款中國應用程式(App)實施交易禁令,其中一款,即金山軟件的子公司──金山辦公(上海科創板上市)旗下核心產品WPS Office。

小米集團主營業務賣手機,但另有龐大的資本運作,雷軍成立了三個投資財團,包括小米集團、小米長江產業基金、順為資本,目前累計投資了上百家公司,覆蓋晶片半導體產業,其中是否「為人作嫁」?是否能夠宣稱所有控股、參股、轉投資標的100%沒有涉及任何軍用終端用戶產品?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2015年6月30日刊文,特別介紹小米公司黨委成立大會舉行,並稱中國的《公司法》規定:「在公司中,根據中國共產黨黨章的規定,設立中國共產黨的組織,開展黨的活動。公司應當為黨組織的活動提供必要條件。」

中共黨國體制,黨規凌駕中國所有法律,必要時,中企及其所謂實控人都在中共黨政軍控制下,小米其實無法保證自己可以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