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肺炎(武漢肺炎、冠狀肺炎)在石家莊藁城區集中爆發。藁城區的醫院成為重災區,護士和醫生頻傳感染,大量病人被轉移或隔離。當地民眾感到恐慌,也質疑當局隱瞞疫情。

知情人Amy Wang告訴《大紀元》記者,她從親戚處得知,藁城人民醫院和藳城中醫院都有不少醫護人員感染,這才是藁城人民醫院大面積轉移病人的原因。而實際感染人數仍然是迷。

親戚告訴她,「藁城中醫院14號兩個醫生確診了。藁城縣人民醫院更多,已經淪陷了,整個搬走了。」「科裏有一個確診,住院的病人全被隔離了。」

《大紀元》日前報道,藁城人民醫院的的產婦全部被拉到鹿泉區的幼兒師範高等專科學校隔離。

而據河青新聞網報道,截至1月13日凌晨2時,藁城人民醫院收治的普通患者共79人,已轉入石家莊市河北醫大二院東院區。

而中醫院據傳也在進行轉移。武漢醫院的悲劇再次上演,由於防護物資緊缺,武漢醫院的醫生、護士有不少感染中共病毒,有的醫院「上班的人都沒有了」,多家醫院被援鄂醫療隊接管。

有當地網友透露藁城區中醫院醫生護士配防護服一事,「為甚麼醫院內有確診卻不給配防護服,只有一個口罩一個面罩,身上一層布,還穿好幾天!!!」

記者致電藁城中醫院,該院多個公開電話都提示不可用,無法接通。

記者又以普通病人家屬身份致電人民醫院,詢問感染情況和隔離措施,工作人員稱「兩個醫院的情況都不好,都挺糟糕,面臨的情況都是一樣的。」「你別來(治病),你來了我們也沒有時間沒有人,病號這幾樓排滿了,沒有地兒沒有機會,你來了根本排不上隊。」

救護車天天響 人心惶惶

Amy表示,親戚所在地的村子所幸還沒有發現病例。據描述,當地已經三次核檢了,人們排著隊聚堆做核酸檢測。要是發現病例,救護車一會兒就開過來了。村子全部都封了,哪個村發現一例,拉走一例,人心惶惶的。

而疫情嚴重的村民都被異地隔離,「拉走了幾個村的人,現在是隔離密切接觸者和次接觸者。小果莊村裏戒嚴,整個村裏都弄走隔離起來。」「現在真是空無一人,靜悄悄的,從來沒見這麼靜過,道上一個人都沒有,門市全部關了。」

此前,有內部消息稱小果莊相當比例的人都感染了,被指已經不適合居住。人們被拉到周邊縣市隔離。有的隔離點在學生宿舍沒有暖氣,有的條件好的賓館花費又很高。

Amy的親戚說,「我只聽說拉到開發區那邊了,吃的住的不賴,條件好的一天花費不少,一天花200左右,一家好幾口子花費要高。」

據介紹,小果莊村緊鄰正定國際機場,機場路附近有好多村莊。「那個救護車每天都從機場路過,還拉著警報,只要發現就拉走,一經過『嗚嗚』叫,弄得人心惶惶的,天天過。」

中共掩蓋疫情 或瞞報死亡人數

當地民眾認為政府在掩蓋疫情真相。Amy提供的聊天截圖顯示,1月初就有學生網友議論,「石家莊一直壓著呢,沒報太多(確診病例),」「做完檢測就壓不住了,」「可別封城回不來了。」

結果1月7日,石家莊宣佈封城,全員進行核酸檢測,全市所有車輛及人員均不出市。

學生被直接隔離在學校,甚至連當地私立小學的師生也被一度困在學校。「有一家六口人,被迫分在四個地方,大孩子和媽媽在新家,三孩和奶奶在舊院,男主人在門市上,二孩子在無極縣上學,也不能回家。」

「親戚村裏有個老人都90多歲了,原來她的幾個子女都能輪著去看她,現在可受罪了,人在床上都不能動了。子女被隔離的隔離,在家裏的不讓出去,老人沒人照顧。只有一個兒子在身邊,身體還不好。」Amy說。

在這波疫情中,中共官方宣稱只有一個人死亡。Amy表示,她的親戚認為,「這疫情已經到家門口了。沒招了,附近、北邊村都有疫情了。他老是不報死亡人數,我估計也快報了,這麼多人傳染了,你說沒死亡,這是不可能的。馬上很快就會報死亡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