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在1月6日衝擊美國國會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受到質疑,谷歌和面書本周受到了質詢,陷入被動之勢。

衝擊國會大廈的抗議者,在衝擊前以及衝擊期間,使用的是谷歌旗下的YouTube、面書以及其它平台。

對於谷歌母公司Alphabet是否忽視了危險的程度,Alphabet和谷歌的行政總裁桑德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追問下表示,該公司一直擔心「現實世界受到傷害的可能性」以及「煽動暴力」。

「我不想說我們明確預見了上周發生的事情,但發生暴力的可能性令人擔憂。在此(上周發生的事件)之前,已有相關情報。」皮查伊本周在路透社Next會議上說。

「我認為,互聯網作為一個整體,需要正視可以傳播甚麼樣的信息。我們各方面肯定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他補充說。

在2020年美國大選後的幾周內,YouTube刪除了成千上萬個指稱「普遍存在選舉舞弊」的影片;在衝擊美國會大廈事件之後,又暫停了特朗普總統的頻道,指控他「煽動暴力」。

谷歌也從其Google Play商店中,移除了廣受特朗普支持者歡迎的社交媒體軟件Parler。

受保守派歡迎的另一社交媒體Gab,半開玩笑地呼籲也把面書和推特從網上商店下架,並提到了一些傳聞。這些傳聞指,衝擊國會事件是在推特上組織的,而6日抗議活動是在面書上組織的。

15日,因衝擊國會事件而被指控的人中,至少一人的推特帳號仍保持存活。

Parler的行政總裁本周對《大紀元時報》表示,那些讓Parler去平台化(deplatform)的公司要求其遵循與面書和推特不同的標準。他也譴責了使用Parler從事暴力活動的人。

推特並未回覆置評的請求。面書營運長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路透社會議期間播出的一則採訪中表示,衝擊國會事件是在線組織的,但歸咎於其它平台。

「我們知道這是在線組織的。我們知道,我們又封禁了『匿名者Q』(QAnon)、『驕傲男孩』(Proud Boys)的帳號、關閉了『停止竊選』群組 ——談論上周可能發生的暴力的任何組織。我們對規則的實施從來不是完美的,因此我敢肯定面書上還有(這樣的)事情。但我認為,這些活動大多是在(其它)平台組織的。它們不具備我們這樣的制止仇恨的能力,沒有我們這樣的標準,也沒有我們這樣的透明度。」她說。

面書11日宣佈,正在20日拜登宣誓就職日之前刪除所有包含「停止竊選」一詞的內容。

面書發言人在推特上對記者說:「雪莉注意到了這些活動是在網上組織的,包括在我們的平台上,她率先明確表明,我們也(在其中)扮演了角色。」

該發言人補充說:「她指出了這一點,許多記者和學者也指出了這一點:我們對『匿名者Q』、民兵和仇恨團體的打壓意味著,大量活動已轉移到規則和實施工作更少的其它平台上(進行組織)。」#

(英文大紀元記者ZACHARY STIEBER對本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