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3日,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在衛健委召開新聞發佈會,名為介紹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情況,實際是中共所謂專家的新一輪公開謊言。這些人對真相置若罔聞,被授命繼續隱瞞疫情,正在重演一年來中共草菅人命的罪惡。

配合這些人撒謊的,也包括中共的各個媒體,大多按事先安排的題目提問,部份謊言問答實錄如下:

一、謊稱不會出現大規模疫情反彈

新華社記者問:目前全國有1個高風險地區和73個中風險地區……疫情會不會進一步反彈?

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回答,「多地局部暴發和零星散發狀態……已經印發了相關的防控措施,能第一時間發現、第一時間控制,應該不會出現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的大規模流行……已經部署了今冬明春防止疫情反彈的各項措施……可以確保不發生、不出現大規模的疫情反彈。」

一年前的此時,中共也曾一再聲稱未發現「人傳人」。中共政治局常委2020年1月7日開會,黨媒報道未提任何疫情,之後卻稱,習近平在當天會議上就疫情防控親自做出了部署。2021年1月7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的報道,仍然沒有提及疫情。

疾控中心副主任信誓旦旦地稱不會出現大規模疫情反彈,如今各地已經在大規模反彈中,中共公開撒謊。世界各國幾乎同步陷入二次疫情的大爆發中,遠超第一次的規模,中共卻還稱不會反彈,一年來的教訓,對中國人和全世界都太深刻了。

二、疫苗的離奇數據

《香港經濟導報》記者問:科興中維滅活疫苗……臨床試驗情況如何?安全性和有效性是否符合要求?

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尹衛東回答,「疫苗已經在去年4月份進入了I期和II期臨床研究……在巴西、土耳其、印尼以及智利等國開始了III期臨床研究……主要的研究數據現在已經陸續出來了……土耳其……保護率能達到91.25%……印尼……是65.3%……在巴西……疫苗對重症和住院的保護率達到百分之百,對於就醫的保護率……得病之後要去醫院看病的保護率達到了78%。對於高危人群醫護人員的保護率,總體上也達到50.3%」。

1月12日,巴西衛生監管機構提交的最新數據顯示,涉及12,508名志願者的後期試驗中,科興中維疫苗有效率僅為50.38%。現在該公司董事長親自證實,「對於高危人群醫護人員的保護率,總體上也達到50.3%」。如果醫護人員注射後,只有一半人有效,那另一半人醫護人員怎麼辦呢?這樣的有效率又有何意義?

這位董事長應該也知道有效率太低,於是又杜撰了另外兩個離奇數字,「對重症和住院的保護率達到百分之百」和「對於就醫的保護率……得病之後要去醫院看病的保護率達到了78%」。

很難知道這兩組數據從何而來,疫苗對醫護人員的有效率為50.3%,為甚麼「對重症和住院的保護率」卻是100%?又為甚麼「得病之後要去醫院看病的保護率達到了78%」?如此離奇的數字只能表明,要麼董事長瞎編數據,要麼這款疫苗太不靠譜,12,508名志願者的試驗後,仍然無法得出有規律的數據來。

土耳其91.25%,印尼65.3%,巴西50.38%,這些離譜的數據更說明,要麼疫苗存在很大問題,要麼試驗存在很大問題,各種數據實際已經沒有意義了。這位董事長完全迴避了疫苗的安全性問題,卻稱與香港政府簽署了100萬劑供應協議,無論香港人、大陸人、其它國家的人,如果還有人願意被試驗,也只能無語了。

三、承認大規模檢測失靈

香港中評社記者問:石家莊……封閉管理……讓人們回想起了去年年初……對石家莊疫情的嚴重程度有怎樣的判斷?

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回答,「近幾天石家莊每天都還有一定數量的新增病例報告……第一輪核酸檢測時沒有被發現主要是他們當時剛剛感染,還處在檢測診斷『窗口期』,所以在後續核酸檢測時才能被發現……全民進行了大規模的核酸篩查,在隨後幾天還會有一定數量的感染者被診斷報告出來」。

這段回答至少表明,中共的檢測試劑仍然存在嚴重的準確性問題。自去年3月、4月份中共出口的檢測試劑被大量退回後,再未看到出口的信息報道。這些檢測試劑仍然大規模用在中國老百姓身上,屢屢爆出檢測多次陰性、忽然又出現陽性的實例。

如今,為了掩蓋檢測試劑的問題,中共專家又編出了檢測診斷「窗口期」的名詞,意圖矇混過關。如果真有檢測診斷「窗口期」,明知檢測不出來,為甚麼還要急於進行大規模檢測?眾多人聚集在一起,不是更容易接觸感染嗎?背後恐怕不只是欺上瞞下、走過場,應該還牽涉龐大的利益輸送鏈。

如果存在檢測診斷「窗口期」,每一輪大規模檢測中都可能有剛剛被感染的人,永遠會存在檢測不出來的情況,如何杜絕呢?中共新編出來的謊言,實際也戳穿了之前的謊言。

過去一年裏,各地也曾紛紛爆出疫情,馬上就開始全民檢測會戰,之後稱沒有發現感染者,就宣佈防疫成功了。那麼各地歷次的大規模檢測中,又有多少人在檢測診斷「窗口期」中被漏掉了呢?所謂的疫情受控,被中共自己的新謊言揭穿了。

疾控中心副主任還說,「根據去年處理的多起聚集性疫情,從首次報告病例到最後1例診斷病例,一般都在2周-3周……相信疫情能夠很快得到控制」。

這預示,中共已經準備宣佈確診清零了。疫情爆發2周-3周就清零,這應該只發生在中國大陸,全世界聞所未聞。一般人都能知道,這樣的說法完全違背了傳染病的基本常識,但說出這樣話的人,卻是疾控中心副主任,可見中共的防疫是怎樣的水準。

澎湃新聞記者追問:最近有一些地方……集中隔離14天以後被確診或者是被檢測出陽性,尤其是在大連,有一些感染者是在4次核酸檢測以後被發現的,而且潛伏期也超過了10天……產生這些現象的原因是甚麼?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貴強回答,「潛伏期……基本是14天以內,大部份是在3天-7天,個別超過14天的也是存在的,既往病例也是有的……不同地區……除了14天的隔離以外,還要加上7天的居家隔離,並且在隔離期間要進行核酸檢測,隔離結束後也要進行核酸檢測」。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的回答,直接打臉疾控中心副主任2周-3周的疫情防控謊言,也再次證實了檢測試劑的準確性問題。

四、專家不忘甩鍋卻解釋不了專業問題

人民網記者問:大連市……出現了「1傳33」的超級傳播現象……是否意味著這波疫情來勢更加兇猛?

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回答,「『超級傳播現象』是一個比較常見的疾病傳播現象……其實沒有辦法識別哪個感染者會扮演超級傳播者的作用……只能事後來觀察……並不意味著這個疾病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疾控中心副主任解釋不了超級傳播現象,也承認無法防控,又如何敢判斷疫情沒有根本性變化呢?他實在應該轉行去宣傳部,因為他也沒忘甩鍋,稱「最近一段時間大家都熟悉的冷鏈食品、非冷鏈產品,特別是進口的,在境外被感染者污染以後進入到境內……在寒冷的環境下,病毒在物體表面存活的時間就長,傳播的效力就高,這是冬天疫情高發的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境外現在的疫情處在非常高強度的傳播狀態,不管是通過人還是通過物輸入到我們國家的幾率大大增加……導致我們的疫情出現了近期多發的現象」。

他按照既定的謊言甩鍋境外,之後卻又說,「農村地區最近有兩三宗疫情,確實是農村地區首先出現的疫情,和前一段在口岸城市出現的疫情不一樣,還存在一些環節,現在需要我們研究」。

這位疾控中心副主任自己否定了自己,遇到專業問題,要麼胡說,要麼卡殼,始終不忘的就是撒謊宣傳。

五、無症狀感染者傳染性比較低?

總台央視新聞新媒體記者問:從近期的疫情情況來看,通過篩查發現的無症狀感染者較多……請問無症狀感染者帶來的疫情擴散風險有多大……?

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回答,「無症狀感染者有傳染性……但是傳播效力可能沒有那麼高,和有症狀的病人、患者比起來,傳染性相當於1/4至1/3,比較低」。

去年世界頂尖學術期刊《自然》(Nature)發表的文章顯示,輕症或者無症狀感染者可能佔所有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數的60%。這類隱性感染者傳播病毒的能力並不弱,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的疫情大爆發。

《中華流行病學雜誌》2020年第41卷一篇題為「寧波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密切接觸者感染流行病學特徵分析」的論文指,無症狀感染者的密切接觸感染率與確診者並無差異。

疾控中心副主任否定了專業結論,自編「傳染性相當於1/4至1/3,比較低」,不知他從哪裏得到了這樣的數據。去年5月,鍾南山定義的「無症狀感染者」,包括出院復陽患者、檢測不準的疑似病例、沒有被檢測的輕症患者和潛伏期患者,和始終無症狀的感染者,這麼龐大的類別裏,傳染性怎會低?

中共的這次疫情發佈會,實際是一次謊言的大集合。在新的一年裏,中國老百姓更要好好當心了,千萬不能再輕信中共的謊言,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