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主要人權組織之一的「人權觀察」星期三(1月13日)發佈《2021世界人權報告》,檢視全球人權實踐與趨勢和100多個國的發展現況。報告批評中國在人權方面處於自1989年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被血腥鎮壓以來最黑暗的時期。

更多國家敢於批評中國

人權觀察行政總裁肯尼思‧羅斯(Kenneth Roth)在人權報告發佈會上表示,2020年,越來越多的國家克服對中國(中共)傳統上的經濟報復的恐懼,對中國日益惡化的人權迫害發聲批評。

羅斯說:「在中國人權上,不斷擴大的政府同盟克服了他們對中國傳統上經濟報復的恐懼,發聲批評中國不斷增加的人權迫害,無疑這是自1989年殘暴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以來最惡劣的。全球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日益不滿的證據,可以從中國競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席位上看出來。4年前,中國從亞太國家獲得了最高的票數,而今年卻得到了最少的票數。」

羅斯認為,更多的國家願意譴責中國(中共)的迫害,是減少中國(中共)殘暴鎮壓的最佳方式。拜登可以為這種趨勢作出貢獻,並且採取更有原則性的、更連貫的、多層面的方式,加入而不是單邊行動,來解決中國(中共)的殘暴。

不過,人權觀察對歐盟針對中國人權的回應持批評態度,尤其是去年年末與中國達成投資協定。羅斯表示,如果歐盟在結束新疆強迫勞力的問題上是嚴肅認真的,他們在同意達成投資協定前,應當堅持解決這個問題。

疫情中威權主義凸顯

《2021世界人權報告》是人權觀察發表的第31份年度報告。這份長達386頁的報告很大程度上聚焦中國日益惡化的人權狀況。

報告在有關中國人權狀況的導語中表示,中國政府的威權主義在2020年爆發的源自武漢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中得到充份展現。當局起初極力掩蓋疫情的相關報道,繼而在武漢和中國其它地區採取嚴厲的封城措施。中國政府拒絕國際社會要求對其疫情處置進行獨立、不受限制的調查,並對感染該病毒喪生者的家屬實施監控和騷擾。

報告表示,中國當局對人權捍衛者、新聞記者和維權人士採取噤聲,對網絡言論實施限制,也造成外界難於取得有關中國政府政策與施政的準確訊息。

不過,在如此威脅之下,仍有少數知名人士公開批評國家主席習近平。企業家任志強撰文稱習近平是「剝光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則說中共已成「政治殭屍」。

報告指出,各國政府、公民社會團體和聯合國官員在2020年紛紛表達對中國政府侵犯人權的嚴重關切。

6月,50位聯合國特別程序任務負責人空前地發出關於中國的聯合聲明,緊急呼籲「持續關注該國人權情勢」,包括召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特別會議,以及增設國際機制專責處理該國人權侵害。7月,美國政府對負責新疆迫害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暴行的中國高級官員實施制裁。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在有關人權報告中國部份的記者會上表示,中國過去一年在人權方面的退步令人震驚。

她說:「中國境內的人權狀況過去一年令人驚駭。我們對新疆維吾爾人和西藏人受到的迫害著墨更多。我們尤其對香港對人權的異常的鎮壓予以突出,我們看到那裏極大的人權惡化。自我們6個星期前完成報告中國部份以來,我們對中國全國發生的人權捍衛者被迫害和虐待的情況感到憂慮,尤其是在各國需要更多、更好的、獨立獲取及分享的有關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信息的時刻。對吹哨者和公民記者的鎮壓向世界凸顯了中國人權迫害的後果。」

香港人權迫害列首位

最新的世界人權報告將香港問題列為中國人權惡化的首位。報告說,在香港,經過2019年長達半年的大規模抗爭後,中國政府6月30日實施嚴苛的「國家安全法」,是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對港人自由的最猛烈攻擊。國際社會需要繼續公開地譴責香港剝奪港人的基本權利。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補充表示,人權觀察針對香港對人權的迫害為各國政府提出了一系列建議。

她說:「是時候各國政府應當對香港局勢負有責任的中港官員進行有針對性的個人制裁。各國需要記住,國際人權法律在香港是有效的,因為香港是《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條約》的一部份。另外,對逃離迫害的港人的支援和庇護還需要改進。同時,我們看到的與中國簽訂的協議,這些協議必須要有白紙黑字的可執行的對人權的保障。北京很明顯地無意遵守以往做出的承諾。接受中國一些不明確的未來的承諾,是對香港、新疆和中國所有為獲得人權而奮鬥人士的侮辱。」

報告批評由親中派議員控制的香港立法會濫用程序,將民主派議員逐出議場,6月通過一部以刑事懲罰「不尊重」中國國旗行為的法律。

報告還批評香港警方全年陸續逮捕大批參加和平抗議的民主派人士,包括支持民主派的媒體大亨黎智英、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和楊森、81歲的大律師李柱銘等。

報告譴責中國政府去年6月繞過香港立法會強行實施「港版國安法」,剝奪港人得到公正審判的權利,授與警方更多橫掃一切的大權,加強管制公民社會與媒體,並且削弱司法監督。

香港當局以「港版國安法」將2019年抗爭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視為非法,逮捕學生活動人士、《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父子及多名高級主管,取消12名民主派人士參加預定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的資格。

報告還批評香港的新聞自由持續惡化,指出公共媒體香港電台6月迫於政治壓力停播受歡迎的政治諷刺節目《頭條新聞》。7月及8月,《紐約時報》記者儲百亮(Chris Buckley)和《香港自由新聞》新任編輯麥固侖(Aaron Mc Nicholas)分別遭拒發簽證而無法抵港就職。

當局對穆斯林持續迫害

報告再次將新疆列為中國人權惡化的一個主要方面,批評中國政府消滅新疆維吾爾族及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獨特身份認同的行動仍在持續。

在新疆,大批少數民族穆斯林持續因身份認同遭到任意拘禁,其他居民也受到強迫勞動、大規模監控和政治思想灌輸。在內蒙古,教育當局在許多學校課堂推動以漢語取代蒙語教學,於9月間激起民眾抗議。

報告說,1月,CNN調查報道根據衛星照片發現,超過100座維吾爾傳統墓園遭到拆毀。8月,Buzzfeed同樣根據衛星照片研究,發現新疆當局自2017年至今興建了超過260座「巨型」拘押設施。

報告表示,儘管中國當局在全球公憤後似乎關閉了部份「政治教育營」並將囚犯「釋放」,但仍有不明數量的穆斯林純粹因為身份認同而被拘押或在獄中服刑。中國政府發動「嚴打」行動已超過5年,大批維吾爾流亡人士依然得不到有關他們親屬下落的任何訊息。

報告特別指出,有些「獲釋」的維吾爾囚犯在當局所謂的「除貧」措施下,被強迫到新疆或其它省區的工廠做工。2月,澳洲一個智囊表示,82家全球品牌的中國代工廠僱用新疆勞工的條件「極為明顯」涉及強迫勞動。

其它方面人權持續惡化

報告還批評中共當局在藏族地區持續嚴格限制宗教、言論、遷徙和集會自由,不去解決引發民眾不滿的採礦和地方官員圈地行為,而是採取威脅恐嚇和安保鎮壓的行動。

報告表示,中國政府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起初反應遲緩,禁止公佈相關訊息,低報感染病例,淡化感染嚴重性,並且否認人際傳染的可能性。當局還以「傳播謠言」拘押民眾,取締在網上談論疫情,阻止媒體報道。

律師兼公民記者陳秋實、商人方斌、維權人士張展和其他獨立報道武漢疫情人士,以及收集保存網上遭官方刪除的疫情新聞報道、訪談和個人記述的端點星網站的陳玫、蔡偉及其女友一一遭到當局拘押。

北京起初拒絕對病毒起源進行國際調查的呼籲,並且對發起呼籲的澳洲加以報復,大量削減進口牛肉等許多商品及服務。直到世界衛生組織(世衛)支持獨立調查的決議獲得超過120國的贊同,北京才允許世衛工作組8月到訪,但訪問行程並未包括武漢。

報告還批評中國當局持續打壓人權捍衛者群體,並日益將維權人士的家屬作為打擊目標。報告列舉了多個人權迫害的實例,包括2019年12月的「廈門聚會案」,參加聚會的多人被抓捕,人權律師丁家喜仍以「煽顛」、著名法律維權人士許志永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在押。而許志永的女友李翹楚2月也遭秘密關押4個月。另外,四川法院以「煽動顛覆」罪將基督教牧師王怡判刑9年。

報道提到藝術家及維權人士王藏3月遭雲南當局強迫失蹤。3個月後,他的妻子王利芹也因在推特上要求釋放王藏而被失蹤,家中4名稚齡子女失去雙親照顧。兩人後來都被控「煽動顛覆罪」。

6月,江蘇法院以「煽動顛覆罪」將2018年1月被羈押至今的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判刑4年。

9月,北京逮捕出版人兼製片人耿瀟男及先生秦真,控以「非法經營罪」。而耿瀟男長期支持獨立學者及維權人士,並率先聲援友人、著名法學教授許章潤。許章潤因發文批評國家主席習近平而於7月被拘留6天。

報告批評中國的言論自由繼續惡化。當局以「尋釁滋事」拘捕並起訴多名在網上發文或在私聊訊息中批評政府的網民,控告他們「散佈謠言」和「侮辱國家領導人」等。中國政府持續打壓推特中國用戶,擴大網絡審查體制,清除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內容。

在宗教自由問題上,中國政府在2020年持續推動宗教「中國化」的措施,目的是確保中共對人民精神生活的宰制,打壓家庭教會及其牧師和信眾。另外,當局拆除各地清真寺和清真餐廳的阿拉伯文字,並改造全國各地清真寺和宗教地標建築,使其外觀更具「中國」風格。

對民眾大規模嚴密監控

報告還批評當局對民眾展開大規模的監控。為對抗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中國巨型科技業者開發出一款名為「健康碼」的手機應用程式。這款APP使用不明演算法,基於使用者是否到過疫區等多種因素自動產生三種顏色(綠、黃、紅)。顏色的不同影響到使用者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包括遷徙自由,因為全國各地政府當局都會要求來訪民眾出示APP。

5月,加拿大研究機構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發現,中國社交媒體微信對中國境外用戶進行監控。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在記者會上表示,她希望提醒外界關注中國政府大規模的監控行為,以及對人權的損害。

人權觀察中國部資深研究員王松蓮表示,該組織近期發現了更多的中共當局在新疆大規模監控維吾爾人的證據,尤其是12月披露的一份包含了2,000多維吾爾人的「阿克蘇名單」(Aksu List),並通過深入研究新疆的一個監控平台與這些被關進「再教育營」的人之間的關係,進一步說明了當地穆斯林是如何被大數據監控的。

王松蓮說:「我們發佈了更多的尤其是在新疆大規模監控的證據。12月,人權觀察公佈了一個被拘捕者的名單,叫『阿克蘇名單』,2,000多人被拘押的原因詳細羅列出來。所有被拘押者都受到一個『一體化平台』的警示。」

人權觀察去年12月表示,這份題為《一體化平台培訓人員名單》的文件是2018年底從一位匿名新疆人士那裏獲取,其中包括這些人的姓名、性別、收教時間、收教原因、被一體化平台篩選出的批次編號等等。

人權觀察通過仔細研究「阿克蘇名單」中的各種收教原因,發現了更多被當局視為可疑行為的宗教和日常活動,包括背誦古蘭經、穿著宗教服飾、未經官方許可參加朝覲、使用翻牆軟件和文件傳輸工具、訪問土耳其、阿富汗等「敏感」國家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還有一些被當局視為可疑行為的條件聽上去非常籠統,包括「社會關係複雜」、「思想不穩定」等等。

此外,人權報告的中國部份還對婦女與少女權利、性取向和性別認同、難民和庇護、國際反應以及外交政策等方面的人權問題進行了說明。#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