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反烏托邦式的情節將大公司描繪成專制的剝削者,它們控制社會、操縱個人,以實現利潤最大化。

想想影片《異形》(Alien)、《銀翼殺手》(Blade Runner)和《機械戰警》(Robocop)。

我一直認為這種邪惡公司的情節有點誇張。我認為,自由社會永遠不會把個人自由交給大公司控制。但最近的事態發展讓我確信,我錯了。

大公司正在對我們的生活施加越來越多的控制,甚至建立自己的準公共政策。而且,事實證明,這種公司霸權與其說是為了實現利潤最大化(正如影片描寫的那樣),不如說是為了強化假仁假義的文化和技術官僚的政策正統化。

2015年,印第安納州通過了《宗教自由恢復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簡寫為RFRA)。美國最有權勢的公司集體威脅要抵制該州,聲稱這項法律等同於支持對LGBT(也就是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以及以上未提及的其它非規範性的性取向、性別認同和性別表達的人的總稱)群體的歧視。由於擔心失去大量的商業機會,第二項法律很快通過,大大縮小了RFRA的保護範圍。

2016年,北卡羅來納州通過了一項法律,要求使用政府大樓公共廁所的人使用與其生理性別一致的設施,公司領導人也採取了同樣的手段。「偏執!」我們的文化監督者尖叫道(他們中許多人樂於與摘取法輪功良心犯器官的共產中國做生意)。很快,州議會屈服於壓力,徹底廢除了這項法律。

新冠(中共病毒)疫情的到來大大增強了公司成為政策執行者的力量。首先,是私營企業要求所有顧客佩戴口罩,無論法律是否有此要求。考慮到潛在的責任,口罩可能會為員工提供保護,以及許多購物者的震驚態度,戴口罩的要求並不是對個人自由的重大侵犯。

但是,這些規定確立了一個原則,即私營企業執行公共衛生政策是合理職能,甚至是「自願」的準則。

因此,我們不應該感到驚訝的是,有人嚴肅地建議,允許私營企業「鼓勵」接種疫苗,要求我們攜帶「疫苗通行證」,證明我們接種了新冠疫苗,然後才被允許購物、旅行、聽音樂會或觀看體育賽事。想想吧,與其因為政府強制接種疫苗而鬧出政治風波,不如讓企業來做。

私營企業的專制主義

你可能會說,衛斯理,我們正處於公共衛生緊急狀態!是的,我知道。但私營企業的專制主義不會隨著大流行的消退而結束。統治階級的成員已經在建議採取類似的限制自由的策略,作為對抗「氣候危機」的手段。

例如,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政要們在6月份的一篇專欄文章中解釋說,大流行帶來的「一線希望」是,我們對新冠政策的遵守表明,「我們可以多麼迅速地徹底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當你聽到這樣的話時,考慮一下來源,趕緊躲起來吧!

為了鼓勵更多的公眾服從,世界經濟論壇發起了「大重置計劃」(Great Reset),以改造「我們社會和經濟的所有方面,從教育到社會契約和工作條件」,「從石油和天然氣到高科技的每一個行業」。

同樣,抗擊大流行的專家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呼籲重建「人類生存的基礎設施,從城市到家庭到工作場所,到供水和排污系統,到娛樂和聚會場所」。這些龐大的任務不會主要由政府來執行,而是在很大程度上由私營企業來推行和實施。

這個新興的公司專制已經在展示自己的實力了。YouTube拒絕發佈一些科學家的影片,這些科學家對以封鎖方式對抗新冠疫情持不同觀點。如果Facebook的偽正義人士發現,不符合它們標準的苗頭出現,他們就會阻止為一些事業和想法進行的籌款和廣告宣傳。

推特(Twitter)封殺了《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一篇有關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中國的商業交易的合法且明顯真實的新聞報道,目的是成功地幫助他父親當選。

制定政策

與此同時,私營企業已經開始頒佈自己的準公共政策,這些政策已經遠遠超出了上面提到的對印第安納州和北卡羅來納州施加的壓力。

銀行業已經開始將合法但有爭議的行業列入黑名單。例如,美國銀行拒絕向「攻擊性武器」的槍枝製造商提供貸款,以此作為私營企業「減少大規模槍擊」的策略。

去年10月,金融巨頭摩根大通宣佈,將向其客戶施壓,要求他們的商業行為與《巴黎氣候協定》的目標保持一致,儘管美國當時的官方政策是退出該協定。

我們可以很容易地設想,更廣泛的企業意識形態執行模式將進入保險、商業地產、製造業和其它商業領域。

所有這些都令人不安地與中共的專制「社會信用體系」相類似,中共利用尖端的電腦技術來監視其公民。遵守國家法令,租金可以降低。如果違反共產黨的規定而被扣分太多,可能會被驅逐、失業和無法使用公共交通。

如果我們不小心,世界上最大、最有影響力的企業可能會建立類似的私營企業威權主義——不是為了強制執行對國家的忠誠,而是默許由「專家」和文化「影響者」主導的社會和文化正統觀念。而且也不可能像在民主治理中那樣「把流氓趕出去」,因為這只是私營企業創造他們自己想要的商業行為。

底線是(如果你願意的話):如果我們要防止迫在眉睫的公司專制,我們必須建立強有力的制衡機制,限制大企業的權力,使其無法控制我們的個人行為。我們最好儘快行動起來。我們失去的自由可能是我們自己的。

原文Beware the Corporatocra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衛斯理‧J‧史密斯(Wesley J. Smith)是位獲獎作家,也是(哈德遜研究所的非盈利分支機構)「發現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人類例外論研究中心(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的主任。#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