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各種大型賽事取消,但越野跑好手黃浩聰仍不斷在跑道上前行,挑戰不同線路,獨力前行,連連刷新跑山紀錄。在他眼中,跑手的世界不是因比賽而存在,而是要不斷超越自己:「今年疫情底下,我們作為運動員,也是自己跑得最好的時光,疫情下沒有了比賽,只要細心發覺,其實可以為自己運動員生涯留一些記錄,亦可以為業界、甚至為社會留一些正能量。」

疫情之下,各種大型賽事取消,但越野跑好手黃浩聰仍不斷在跑道上前行,挑戰不同線路。(陳仲明/大紀元)
疫情之下,各種大型賽事取消,但越野跑好手黃浩聰仍不斷在跑道上前行,挑戰不同線路。(陳仲明/大紀元)

初識黃浩聰,是在去年大型越野跑賽事「The North Face 100香港」期間的一次訪問,黃浩聰首奪該賽事冠軍。在此之前,他曾於2018年贏得「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總冠軍,成為一時佳話。


2020年,黃浩聰以10小時38分8秒的速度,用自我補給的方式完成了全長100公里的麥理浩徑創下紀錄。(受訪者提供)
2020年,黃浩聰以10小時38分8秒的速度,用自我補給的方式完成了全長100公里的麥理浩徑創下紀錄。(受訪者提供)

時隔一年,筆者再次與黃浩聰會面,他在2020年的成績同樣輝煌,以10小時38分8秒的速度,用自我補給的方式完成了全長100公里的麥理浩徑,創出目前已知完成時間的最快紀錄,為黃浩聰10年的越野跑生涯留下頗有紀念價值的印記。這些年,黃浩聰活躍於越野跑體壇:「我見證了香港整個越野跑的進步和變遷,自己有一種使命感,希望可以引領到越野跑走向更加好的未來,可以為越野跑做一些貢獻。」


黃浩聰參與「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最後一站為南極,成功贏得南極站冠軍。(受訪者提供)
黃浩聰參與「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最後一站為南極,成功贏得南極站冠軍。(受訪者提供)

一水之恩的感動

讓黃浩聰揚名世界的一場賽事,便不得不提2018年的「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即以南非納米比亞沙漠、中國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及南極四險峻地區為場地的一場歷時7日6夜、穿越250公里長的馬拉松賽事。黃浩聰成為該賽事的總冠軍。

回憶全場賽事,黃浩聰最記得的是過程中的「一水之恩」。他記得「四極」中的第一站,當第七日在南非納米比亞沙漠中前行時,他和另一位對手持平,不斷進行拉鋸戰。當時他身上帶不夠水,十分艱難地堅持著,他沒有想到對手主動將自己攜帶的水分享給他,那一刻他感動不已:「原來運動,大家盡力去挑戰,這個是一個體育精神,但是大家盡力挑戰底下,還可以有一種互相扶持的精神在那裏,那一刻很難能可貴,那一刻我心中服輸。」在比賽結束後,他和對手成為了好朋友,一起在沙灘上拾貝殼。「那次比賽的經驗很深刻,是因為我感受到體育精神是重要,在此以外,在大自然環境幫助和扶持的精神更加難能可貴,這是在越野跑時需要具備的一種精神。」


黃浩聰在2018年的「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中獲得總冠軍。(受訪者提供)
黃浩聰在2018年的「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中獲得總冠軍。(受訪者提供)


黃浩聰到訪世界四大極地馬拉松的第三站——智利,挑戰極限。(受訪者提供)
黃浩聰到訪世界四大極地馬拉松的第三站——智利,挑戰極限。(受訪者提供)

「不放棄」方能笑到最後

在輝煌成績的背後,黃浩聰相信心態更為重要,自己能夠超越極限,在崎嶇山路上不停步,意志力不可或缺:「最重要一件事,就是跟自己交代,跟其他人交代,我起碼盡了力,我跑了甚麼成績,我都會開心和滿意的。但如果我選擇放棄,那種良心的責備、遺憾,我記到現在,所以我與其選擇放棄,不如我堅持下去!」 

對黃浩聰影響最大的一場賽事,是人生首個100公里的挑戰,當時他已經成為「The North Face 100」的簽約運動員,代表品牌到大陸參加比賽。當時跑了50公里後,他感到自己的體力已經到了挑戰極限,無法繼續堅持完成整場賽事,他在一個補給站(Check Point)停下,向大會提出中止參賽。在處理相關手續期間,他稍事休息,過程中有不少跑手經過,當中有一位女跑手和另一名香港跑手。

比賽結束後,他得知當日在他選擇放棄比賽時遇到的女跑手榮獲女子組冠軍,而另一位香港跑手獲得全場排名第八。他那刻如當頭棒喝,後悔沒有堅持跑完全場:「其實在我停下來休息的20分鐘過程中,重新起身時我已經恢復了一些體力,我還可以繼續跑。但是沒有辦法,當時我已經剪帶,只能帶著遺憾離開賽場。知道比賽成績後,我就對自己說,其實我不應該輕易選擇放棄,當我面對困難的時候,只要我停一停、想一想,其實我可以找到解決方法。自此之後,我面對困難的時候,不會選擇即時放棄。」 

黃浩聰深深體會到「不放棄」的重要性:「每次解決難關,我看到一件事,只要你不放棄,原來你最後是會得到更好的結果的,包括你的成績,可能會意想不到那麼好。因為你遇到的困難,可能周邊的選手都會遇到困難,只要你不放棄那一刻,其實你已經贏了很多人!」


黃浩聰榮獲2019年「The North Face 100香港」的冠軍衝線一刻。(大紀元資料圖片)
黃浩聰榮獲2019年「The North Face 100香港」的冠軍衝線一刻。(大紀元資料圖片)

榮獲2019年「The North Face 100香港」的冠軍,黃浩聰得到不少嘉許和羨慕的眼光,但他時時提醒大家留意,冠軍並非一蹴而就:「越野跑不是一件按著計劃完美發生的一件事,當你看到我跑到冠軍的時候,其實我是接受了很多年的失敗。」他回憶自己自2013年開始跑「The North Face 100」,每次都遇到不同的困難:「大家覺得欣賞成功,應該更加留意的是我過往5年的失敗,其實都是很多問題,傷患、跑得不好,令到我未有一個最盡力、最完美的發揮。我也看到一件事,只要我不斷嘗試,不放棄,不停努力,終有一日是可以成功,達到目標。」


黃浩聰和妻子邱玉屏參與2019年的「The North Face 100」賽事。(大紀元資料圖片)
黃浩聰和妻子邱玉屏參與2019年的「The North Face 100」賽事。(大紀元資料圖片)

跑山精神影響身邊人 妻子的耐力與堅持

在黃浩聰的身邊,有一位得力賢內助——妻子邱玉屏(Viann),在黃浩聰多年的跑山生涯中一直默默付出。過去對運動沒有概念的她,在2016年才首次接觸越野跑,受到丈夫的精神感染,從5公里的山徑開始挑戰。

2019年Viann首次參加「The North Face 100」女子組100公里賽事,行程進行一半左右,意外地遇上足踝扭傷(拗柴),每一步前行都十分痛苦。黃浩聰回憶:「當時太太跟我有很大的對比,我們在同一條線路上感受這場比賽,我以第一名完成賽事,她在整個比賽中最後一個衝線,用了24小時。」那一次無論是他還是妻子,都感受到越野跑中最重要的部份——毅力。Viann扭傷後,整個腳腕每行一步都非常痛苦,與此同時還要跟時間競賽,黃浩聰深深理解當中的滋味:「要跟時間競賽,還要跟自己身體的痛苦、心理去比拼,這是我見到最難的地方。」妻子和他一樣,秉持著「不放棄」的精神完成賽道,雖敗猶榮,還笑說兩夫婦「包辦第一名」。

*********

談及越野跑教會自己的事,黃浩聰分享:「越野跑教會我人生沒有完美,就好像山路本身就崎嶇不平,無辦法期望好似平路一樣平坦,當我們跑的時候,每一步一定有進步空間,最重要的是心態,當自己不完美的時候,要盡力發揮,我們在面對困難的時候要想怎樣盡力克服,而不是埋怨。」◇


黃浩聰和大帽山連姐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黃浩聰和大帽山連姐合照。(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