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做局陷害了(setup)」,他們在克魯茲議員正要展示證據的時候,打開路障,打開國會大門,讓偽裝成特粉的安提法的人進去了。「停止竊選」參與者Rena Wang這樣說。

1月6日,數以百萬計的特朗普總統支持者聚集在華盛頓DC,舉行集會,呼籲「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佛羅里達的Rena Wang也親身見證了這一重要歷史時刻。但是,她感覺「被人提前設好了圈套陷害了」。

Rena用人山旗海來形容1月6日在華盛頓DC的集會,她說:「看到這麼多愛國者,我感覺很自豪能成為其中的一員。」

華盛頓DC人山人海 很平和

各族裔佛州特朗普總統支持者,穿白衣服的是華裔支持者。(受訪者提供)
各族裔佛州特朗普總統支持者,穿白衣服的是華裔支持者。(受訪者提供)

佛州的特朗普總統支持者手持佛州州旗。(受訪者提供)
佛州的特朗普總統支持者手持佛州州旗。(受訪者提供)

佛州的特朗普總統支持者手持佛州州旗。(受訪者提供)
佛州的特朗普總統支持者手持佛州州旗。(受訪者提供)

Rena講述,那天在華盛頓DC,他們的手機從早上9點鐘開始基本上就沒有任何信號了,「大家根本就沒有任何網絡或者手機信號, 一直到下午手機同時都傳出晚上6點開始宵禁的警告。」

Rena表示,特朗普總統講完話以後,大家就一起往國會山那邊走,先站在國會山草坪的比較外圍的地方,那個時候大概應該在2點到3點之間。然後大家往國會山方向走。我們看見好多人,「真是人山人海,大家都很平和」

大家就慢慢地往裏走。「忽然我們聽到一陣歡呼聲,就看見一群人從國會山左邊的樓梯,上去了,進到國會裏了,(沒有看到警察攔截)。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我們就聽到了槍聲,還有好多的煙霧在前面,我們都有點驚慌,忙問『怎麼回事,是開搶了嗎? 』」

催淚彈傷及無辜民眾

左邊的男士中了催淚彈,大家幫他洗眼睛。(受訪者提供)
左邊的男士中了催淚彈,大家幫他洗眼睛。(受訪者提供)

Rena表示,當時大家非常驚訝,都說不可能開槍,然後就聽見有人說他們放了催淚彈。旁邊的那幾個朋友都非常生氣。正在說話的時,又有好幾波的催淚彈向他們正面的人群這邊打來。

Rena說:「我們都驚呆了,因為大家都非常平和地站在那裏。我們特別生氣,就往前走,想看看究竟發生了甚麼。這時就看見一個老兵,退伍老兵模樣的男子跌跌撞撞地走著,然後就倒在了地上。我們趕忙過去,問他怎麼了。他說:『我眼睛痛,我看不見了』。經過詢問後才知道,原來他中了催淚彈。我們這一群人就趕緊過來,拿瓶裝水給他沖洗眼睛,大概沖了20分鐘左右,他才慢慢好起來。

沒信號的手機突然同時收到警告

Rena說,剛剛幫完老兵,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的手機突然間都有了信號,手機上寫著『緊急警告:今晚6點開始宵禁,所有的人馬上離開』。

她表示,當大家看到手機上的警告時都驚呆了,沒有想到自己一腔的愛國熱情竟然被如此對待。好像自己成了犯罪份子。

Rena氣憤地說:「事後想起當時的場景還覺得可怕。事後看到網上流傳的影片才知道,是他們(警察/保安)打開門,打開路障讓第一批人進去的。根本不是硬衝進去的。他們把第一批人放進去以後,就對著正面的人群放催淚彈了。」

滿腔熱情換來被做局陷害 很傷心

Rena和其他南佛羅里達的支持者乘坐6輛大巴士,行程十幾個小時到華盛頓DC和平集合,支持特朗普總統,呼籲停止竊選。

Rena說:「我們一直喊「USA, USA, Do your job, Do your job」, 因為我們希望國會議員做他們該做的工作。大家喊的口號都是這些,我們的嗓子都喊啞了。」

「然後,等到那些人開始放催淚彈的時候,好多美國人就急了,他們就在那兒喊『Our House, Our House』就是說這個是我們人民的國會,不是你們的。整個這個國會是我們的。這是我聽到的最多的口號。」

佛州的特朗普總統支持者坐巴士去華盛頓DC。(受訪者提供)
佛州的特朗普總統支持者坐巴士去華盛頓DC。(受訪者提供)

說到這時,Rena的眼圈紅了,她表示:「我們非常生氣、非常傷心,我們就感覺到被做局陷害了(setup),就是被人提前設好了圈套陷害了。」

「他們在克魯茲議員正要展示證據的時候,打開路障,打開國會的大門,讓安提法的人偽裝成特粉,然後說是特朗普支持者做的。進而否定整個集會,這和中共的做法如出一轍。」

Rena傷感地說:「在回程的路上,我們幾個女生都哭了,真的很生氣。我們自費坐大巴十幾個小時到DC。我們滿腔熱情去支持特朗普總統,反對竊選。結果我們卻被做局了。真的是很傷心、很傷心的感覺。」

佛州的特朗普總統支持者到達華盛頓DC。(受訪者提供)
佛州的特朗普總統支持者到達華盛頓DC。(受訪者提供)

為了下一代 必須爭取權利

1976年的4月5號,Rena曾在天安門廣場親眼見到到共產黨統治下的第一次民主運動。那時,中共總理周恩來去世,北京市民自發抗議四人幫,該事件被中共定性為「反革命事件」,引來暴力鎮壓

Rena還存有好幾本那個時候的天安門詩抄。八九年天安門六四學生運動時,她也站在天安門廣場,參加了那場民主運動,並親眼目睹了天安門廣場發生的慘絕人寰的殺戮。

Rena見證了在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兩次民主運動。

天安門事件後,Rena於1989年8月11日來到美國。「那個時候我對中共是徹底絕望了。老實說,一路上我是哭著出來的,我覺得我的祖國已經沒有希望了。」

「我來美國是來投奔自由的。奮鬥這麼多年我以為我到了一個自由的國度,沒想到美國這個自由民主的燈塔也暗淡無光了,我們也到了爭取自己權利的這一天。真的是感慨萬千!」

「我們不僅見證歷史,還要創造歷史。」Rena告訴她的女兒們,「如果有一天你們不得不像香港的那些孩子們一樣冒著死的危險上街去抗議,去爭取你們的權利的時候,你們不可以像香港的那些孩子們一樣抱怨你們的上一代沒有為你們做甚麼。我做了我該做的。」

正義必將戰勝邪惡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Rena堅定地認為,「不管結果如何,我們做了我們該做的。我們始終還是要祈禱正義戰勝邪惡。而且我到今天為止還是相信特朗普總統到最後一定會贏。」

她說,每一個人都應該堅守善良,每一個人堅守自己的良心,說真話。只有這樣這個社會才能做好。就是像中國儒家所說的:先修身,再齊家,然後才能治國平天下。

最後,Rena說,很讚賞在大選報道中,新唐人和大紀元堅持真實報道,講真話。「這次大選中,美國主流社會的人都知道了新唐人和大紀元,那個名字打得很響亮,他們做得非常好。讓所有美國主流媒體感到羞恥。真的為他們感到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