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轉來一篇文章,文中說特朗普團隊要求調查選舉舞弊制止竊選是破壞規則,如果啟用平叛法就更是掀了憲政民主的桌子。文中還舉了馬拉多納上帝之手的例子,說不能因為這個誤判就推翻比賽結果,否則足球就發展不到今天的全球第一運動的位置了。

這個例子是有意誤導,而這個結論更是顛倒黑白。努力維護一個公平的環境,才是讓一項運動乃至一個體制長久生存的基礎,而不是裝聾作啞,委曲求全。

上帝之手的例子是誤判,當時場面非常混亂,裁判受視角侷限,無法現場做出最完美的判斷,而且當時的科技水平有限,也無法提供實時多角度的錄像回放。

正是為了避免再出現這種不公正的現象,現在的國際賽場,在重要判決之前都會現場回放犯規鏡頭,然後裁判再根據回放的事實來判決,等於全場觀眾都是見證人。

這說明最大程度的保證公平公正,是所有人為之努力的目標。正是因為不斷的追求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才是足球運動生機勃勃、長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然而現在美國大選舞弊事件不是誤判,而是黑哨。說到黑哨,中國球迷一定不會陌生,全場觀眾齊聲高喊「黑哨」、「換裁判」的壯觀場面令人記憶猶新。

正是這種黑哨,破壞了比賽的公正,扼殺了球員球隊靠技術靠能力獲得成績的動力,所以中國足球可以在國內玩的熱火朝天,可是在國際上卻越來越落後。這就是惡果。

試問,如果前鋒把對方守門員趕到場邊,用手抱著球走入球門,裁判依然判決有效,觀眾要求回放錄像以驗證當時的真實情況。這裏面的觀眾和裁判誰是掀桌子的人?是裁判,而不是觀眾。

正是觀眾要維護這個規則,要球員與裁判都按規則辦,才要求驗證當時的行為是否符合規則。而裁判拒不回放,堅持自己的判決沒問題,那麼規則不存在了,就是誰掌權誰說了算了。他掀了桌子,他在耍流氓了。

這次大選舞弊就是這樣肆無忌憚,點票員把監督員趕到數米甚至數十米開外,然後點票,監票員完全看不清選票,何談監票?有的甚至乾脆把監票員騙回家,然後關起門來,拖出幾箱沒人知道哪裏來的「選票」開始連夜點票。還有拜登曲線,死人投票……

其實調查辦法很簡單,就是把當事人找來,當庭對質,事實是甚麼樣的?各自舉出例證,一切就都清楚了。但是這樣簡單的步驟都被拒絕執行、拒絕調查,他們想要隱藏甚麼已經不言自明瞭。

特朗普團隊從沒有說過要改變規則,改變規則的恰恰是那些作弊者,即使這樣,特朗普團隊還是一直在憲政體制內尋求解決的途徑,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從各級司法到各級議會都成了黑哨,全都拒絕調查真相,這說明暗黑勢力已經把整個體系綁架了。

一個黑哨可以開除他,懲罰他,但是如果上下全部是黑哨,那這個體系就爛了。要想維護原有的體制,就只有清除掉所有作弊者,徹查包庇者。

已經披露的海量證據,哪怕一個普通人看到,都是不可容忍的,白紙黑字的規則都可以公然違反,上千個宣誓的證人就在眼前,作弊的錄像都歷歷在目……然而,法院就是拒絕受理,因為沒有一個法官願意親自判決認可一個公然違法的案例,那將是他一生的恥辱,但是他們出於不為人知的原因又不敢承認選舉存在舞弊,對他們來說最好的逃避方式就是拒絕受理。

這次特朗普團隊對於大選舞弊的抗爭,把一些看似零散的「孤立事件」串聯起來,這並不可怕,如果司法和議會按照正常程序受理,聽證,審判,就會平息民眾的質疑,這反而會成為憲政體製成功的典範。

但真正令美國人民恐懼和憤怒的是,這些當權者在掩蓋、在包庇,而且是集體行為。正是這個抗爭過程,讓美國人民看到暗黑勢力不僅僅是滲透,而且是掌控了整個國家體系,三權分立已經形同虛設,下一步就是徹底扒掉外邊的那層皮了——用憲政體制的形式,表決通過一個正式廢除憲政體制的決議。委內瑞拉甚至北韓的悲慘生活已經在向美國人民招手了。

憲政民主的桌子已經被作弊者掀翻了,現在就看美國人民有沒有這個智慧和勇氣把它重新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