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知道閻寶航的人可能很少了,當年他可是大名鼎鼎。閻寶航出生於遼寧省海城市,曾留學英國愛丁堡大學,是曾任東北保安軍總司令、後任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司令張學良的密友,中華民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及其夫人宋美齡身邊的大紅人。

因與中華民國最高層關係密切,閻寶航成為中共極力拉攏的對象,後被中共領導人周恩來秘密發展成中共黨員,專門負責收集戰略情報。

中共建政後,閻寶航一直非常低調地為中共工作,既不是甚麼「當權派」,也不是甚麼「走資派」。但是,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閻寶航全家人受到中共迫害,3人被迫害死。

被中共活活折磨致死

1967年11月7日傍晚,72歲高齡的閻寶航,從政協剛下班回家,餐桌上已擺好的一碗麵還沒來得及吃,就被突然衝進屋的幾個人抓走。

他的夫人高素急忙追上去,喊著他的名字,他回頭輕聲說了句:「趕快報告周總理」,就消失在夜幕中了。閻寶航是被當成「東北幫叛黨投敵反革命集團」的要員抓捕的。

之後,閻寶航被關進秦城監獄,他在監獄的代號是「反革命罪犯67100號」——1967年抓進去的第100個罪犯。而67124號——則是他的小兒子閻明復,時年36歲。閻明復在秦城監獄被關押7年半。

1968年5月22日深夜,在一次拳打腳踢的提審後,閻寶航昏迷不醒,凌晨被送到秦城監獄的定點醫院——北京復興醫院。

據一位工人回憶說,閻寶航被抬進來時,就放在大廳候診室的長椅後,很久沒有人來搶救……當晚,閻寶航去世,身邊沒有一位親人。

在閻寶航的死亡報告上,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毛澤東的妻子江青批示,閻寶航是現行反革命份子,不通知家屬、不留骨灰、不留遺物。

1973年,中央專案組給中央的報告上寫道:「閻寶航是證據確鑿的國民黨特務」。從閻寶航被抓捕到去世,他最信賴的中共總理周恩來,沒有出面為他說一句公道話。

替中共收集戰略情報

為中共收集戰略情報,反被中共活活折磨至死的閻寶航。(網絡圖片)
為中共收集戰略情報,反被中共活活折磨至死的閻寶航。(網絡圖片)

在蔣介石和宋美齡身邊工作期間,閻寶航結交的人很多,知道很多高層內幕。這樣的人自然成為中共的重點「攻關」目標。

中共領導人周恩來在他身上花了很多心思。閻寶航最終被周恩來的各種動聽言辭所打動,於1937年,經周恩來介紹,秘密加入中共。

1941年春,在重慶,周恩來找閻寶航談話,說共產國際、蘇共希望中共能介紹中共黨員幫助他們蒐集情報。周恩來同董必武、李克農、葉劍英研究後,認為閻寶航最適合這個工作。

周恩來親自向閻寶航下達了收集國際情報的命令,並由蘇聯大使館武官羅申向他交代了任務範圍、具體要求。羅申要求閻寶航設置一部電台,以便建立直接聯繫。

收集情報的範圍包括蔣介石本人及國民黨的一切軍事、政治、外交動態,以及經濟、文化等各方面情況。當時董必武交給閻寶航一部電台,設在北碚,譯電員就是閻寶航的大女兒明詩。

從1941年春至1945年日本投降,閻寶航完成了周恩來交代的許多秘密任務,其中最重要的是獲取了兩份特別重要的戰略情報。

第一,得到了納粹德國1941年6月20左右進攻蘇聯的情報。

1941後5月上旬,國民黨駐德國武官桂永清向蔣介石密報:「納粹德國決定在6月20日左右的一星期內開始進攻蘇聯。」

一天,閻寶航參加了國民黨高級官員舉辦的一個小型宴會,氣氛很熱烈。閻寶航見到國民黨元老於右任,問他為甚麼大家這麼高興。于右任趴他耳邊,悄悄告訴他說:德國馬上要進攻蘇聯了,大概在6月20日前後一個星期。

得知這個重大消息後,閻寶航內心非常激動,但表面上不動聲色,他又向孫中山的兒子孫科打聽這個消息是否確實,孫科回答說:「是(蔣)委員長親自告訴我的。」

確認這個消息後,閻寶航藉故提前退出酒會,回家後,通過中共交通員李正文將這個絕密情報立即送出去了。6月16日,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將這個情報報告共產國際,轉蘇共中央總書記斯大林。

此後不久,蘇聯駐重慶武官羅申對閻寶航說,你的情報非常重要,斯大林知道你。6月30日,蘇共致電中共,感謝中共提供希特勒進攻蘇聯的情報。

這份電報寫道:「由於你們提供了準確情報,我們得以在德軍進攻前宣布蘇軍進入緊急狀態。」

第二,得到了日本駐東北關東軍的全部機密材料。

1944年,國民黨軍政部部長陳誠交給閻寶航一個任務,要他了解日本是否會進攻蘇聯。國民黨軍委第三廳副廳長鈕先銘,是閻寶航的老朋友寧恩承的內弟,而軍委第三廳主管作戰系統,當時國民黨各個部門偵察得到的日軍情報,都匯總到第三廳。

於是,閻寶航以陳誠的命令為由,向鈕先銘要求看有關日本關東軍在東北的材料。鈕先銘很痛快地給了閻寶航,但要求他3天內必須交還。

這份材料包括日本關東軍在東北的部署、設防計劃、要塞地址、兵種武器、番號人數、將領姓名等全部機密。閻寶航拿到後,立即匯報給中共駐重慶代表團。

周恩來看到後,立即命令中共駐重慶的南方局拍照送往延安。中共綜合各方情報後,迅速通報蘇聯。

1945年8月9日,當蘇聯紅軍向日本關東軍打響第一槍的時候,蘇軍各級指揮員手中,都掌握著整個關東軍的詳盡情報。在短短一周之內,日本關東軍全部被消滅。

曾周旋於達官顯貴間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作為張學良將軍的主要幕僚之一,閻寶航先後被任命為蔣介石和張學良倡議成立並領導的秘密機構——「四維學會」的理事,蔣介石和宋美齡主持的「新生活運動總會」的總幹事,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少將參議,國民黨軍事委員會政治部設計委員,重慶市動員委員會設計委員,國民政府中央賑濟委員會顧問,陪都勸募公債運動主任幹事,重慶空襲救護委員會撫濟組組長。

另外,他還在大同銀行、大明公司擔任要職,還是中蘇友協等民間團體的理事。

由於閻寶航與蔣介石、宋美齡、張學良的特殊關係,加上他善於廣交朋友,深得國民黨元老於佑任、孫科、宋慶齡、何香凝、邵力子、馮玉祥等的好感,經常周旋於陳誠、宋子文、陳立夫、戴笠、徐恩曾、賀衷寒等黨、政、軍、情要員之間。

被中共「卸磨殺驢」

1949年10月1日中共奪取政權後,閻寶航曾任中共外交部辦公廳副主任兼交際處處長。

1959年,64歲的閻寶航自感體力不支,難以承擔外交部的繁重工作,主動辭去外交部的工作,到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工作。文革爆發前,他徵集、整理的文史資料近兩千件,1,500多萬字。

中共當政後,閻寶航為人低調、內斂,對過去幫中共搞「戰略情報」的事很少提及,只是老老實實做好本職工作而已。但在十年文革中,為中共立過大功且不居功的閻寶航,也在劫難逃。

尤其可悲的是,為中共奪取東北三省作出重大貢獻的閻寶航,居然被扣上「東北幫叛黨投敵反革命集團」成員的大帽子,被關進監獄,迫害致死。

全家人被中共迫害

閻寶航被抓走後,被周恩來多次稱讚為「我們的好大嫂,革命的好媽媽」的閻寶航的夫人高素,一夜之間成了「反革命家屬」。閻寶航的工資被凍結後,高素一下子斷了生活來源,生活非常艱難。1971年,高素患肺癌去世。

從1938年起,閻寶航將他的四個子女送到中共大本營——延安。文革中,這四個子女全部挨整:長女閻明詩,被當成「鞍山市最大的特務份子」遭批鬥,被打得死去活來,後被下放農村勞動改造。

長子閻明新,被說成是閻寶航派到延安的「戰略性特務」,遭隔離審查,被開除軍籍,下放賀蘭山勞動改造。

次子閻明智,是中共建政後第一批俄文專家,中共外交部涉及蘇聯問題的許多重要文件,都是他翻譯的。文革中,被隔離審查後,下放湖南農村勞動改造。一天晚上的批鬥會上,突發心口痛,不久病逝。

幼子閻明復,曾任中共中央辦公廳翻譯組組長,為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鄧小平、陳雲等中共領導人做過俄文翻譯。1967年11月17日,閻明復被當著「裏通外國」的間諜抓進秦城監獄。

閻明復晚年寫道:「十年浩劫,給我們家帶來極大的災難,家破人亡,流離失所。父親、母親、二哥相繼離開人世,倖免於死的兄弟姐妹和他們的親人,也受到難以傾訴的創傷。」

結語

閻寶航這樣舉全家之力全心全意幫過中共的人,晚年卻被中共當著叛徒、特務、反革命,活活整死,一家人都跟著遭難。中共忘恩負義,過河拆橋,卸磨殺驢,閻寶航之死是很好的前車之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