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北美用戶已經發現他們使用微信時,分享的內容遭到中共審查而被屏蔽。曾經歷被審查的在美華人表示,微信是一座監獄,是古拉格,是影響社會各個層面的木馬。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研究員表示,受跨境審查影響的用戶數量巨大,而且(騰訊公司的即時通訊服務程序)微信收集海外數據用來訓練中國審查算法;如果美國有更強有力的數據保護法,騰訊可能不得不向用戶披露這種監控。

微信跨境審查

微信在美國已有百萬用戶,主要是華人用來與中國的家人朋友保持聯絡。騰訊把微信分為國內版Weixin和國際版WeChat,並聲稱兩者是「姐妹應用」,「是獨立的,但可以互通」,「各自針對不同的用戶群體,提供不同的內容和功能」,並受到「不同監管環境的制約」。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周峰鎖在89年六四學運後逃往美國並成為美國公民,希望在自由的國度逃離中共審查。他告訴《華盛頓郵報》說,他在美國創建的微信帳號分享政治文章一直備受阻撓,中國的朋友經常看不到。大約一年前,問題變得更嚴重了,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美國創建微信帳號朋友都看不到他朋友圈,所有內容無論政治還是日常,都看不到,只有他自己能看到。

他和同事歐陽若愚當時向《華郵》記者展示了他們微信的內容。在周的手機上可以看到他最近的微信文章,有秋天樹葉圖片,異見人士留言等。但是從歐陽手機上看周的內容是一片空白,歐陽的微信是在美國註冊的。另外兩名周的朋友也表示看不到周的帖子。

周峰鎖說,「微信是一座監獄。它是古拉格」,「對美國來說,它是影響社會各個層面的木馬。……這就是為甚麼必須在這裏禁止它。」

波士頓地區的美籍華人科技高管喬治·沈(George Shen)也遇到相似狀況。他在美國創建的微信帳號多次遭遇審查。2010年因發佈了一張異見人士的照片被刪帖。2019年3月,帳戶被封了大約一年。後來他又創建了兩個美國帳號,在分享了香港人紀念六四的照片幾個小時後就被封了。

在美國帳號被封后,如果用戶抗議微信在美國剝奪言論自由,通常帳號會解封。最終,沈先生或得了對所有帳戶的訪問權限,但是從他帳戶中分享的任何內容,他在中國的朋友都看不見。

受跨境審查影響的用戶數量巨大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研究資訊科技和人權的研究助理傑弗里·克諾克爾(Jeffrey Knockel)稱,如果一個中國學生或工人移居國外,繼續使用在中國創建的帳戶,審查制度將繼續存在。

他說:「即使你搬到美國,並將你的帳戶換成美國號碼和美國設備,你仍然在中共的政治審查之下。」他補充說,許多人喜歡保留他們的中國帳戶,以保留他們的聯繫人名單和數字支付細節。

《華郵》報道,騰訊發言人德肯(Sean Durkin)證實,在中國創建的帳戶將始終被視為中國微信帳戶,即使用戶移居國外,並通過海外設備訪問該帳戶。「如果微信用戶使用微信向朋友發送信息,中國(中共)法律適用於微信用戶,某些內容可能會被屏蔽。」他在給《華郵》的電子郵件聲明中說。

在2016年的一份報告中,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表示,受這種跨境審查制度潛在影響的用戶數量「龐大」,包括「在國外學習的學生、遊客、商務旅行者、參加國際會議的學者,以及任何最近移民出中國的人」。這還不包括任何在中國境外創建的微信帳號。但周峰鎖和喬治·沈的案例表明,在美國註冊的帳戶也同樣受到內容審查。

微信收集海外數據 訓練中國審查算法

去年早些時候,「公民實驗室」研究人員報告了另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微信正在對海外帳戶進行監控,以訓練用於審查中國信息的算法。

「公民實驗室」研究人員寫道,「微信用戶用中國以外帳號分享的文件和圖片會受到政治監控,這些內容被用來訓練和建立微信用於審查中國註冊用戶的審查系統。」

克諾克爾說,如果美國有更強有力的數據保護法,騰訊可能不得不向用戶披露這種監控。「如果這種透明度是必要的,而且人們也明白使用該應用的風險,那麼也許我們就不用擔心是否要禁止它了。」他說。

特朗普政府去年9月曾試圖禁止微信在美國應用商店上架,稱微信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因為微信收集了美國人和其他用戶的「大量」數據,並為中共提供了一個審查或扭曲信息的渠道。這項禁令遭聯邦法官阻止尚未生效。1月14日法庭將舉行聽證會。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中國法律系學生季家寶(音譯)說,他幾乎把審查制度當作一場遊戲,採用各種方法試圖繞過屏蔽。他也有兩個微信帳號,一個是在中國註冊的原始帳戶,一個是在美國創建的。

2019年夏天,季家寶在中國帳戶上分享了香港民主抗議的照片,但他的朋友都看不見。於是他就把照片倒過來發,然後他的朋友就看見了。不過,沒多久微信加強算法,這個辦法就不靈了。他開始用photoshop在敏感照片上隨機畫出黃色線條,成功使照片逃脫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