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病毒、武漢病毒、COVID-19)傳播至美國以來,已經過去近一年的時間了。

然而,那些制定政策的官員們,為何仍在犯著九個月前就犯過的錯誤?雖說超過30萬人口的亡故源於天災,可人為的因素——愚蠢的政客們——卻加劇了死亡與悲觀絕望。

除了徹底關閉經濟外,難道我們沒學到任何其它經驗,來抵禦病毒嗎?事實是,我們學到了。因此,為了勸告那些州長們不要再重蹈覆轍,我想報告一些已經被公認的事實,來幫助我們防禦病毒:

首先,中共病毒對部份人群而言(包括70歲以上的老人、嚴重過胖和已存在健康問題的人群),確實是一種非常危險的傳染病;但對健康的年輕人來說,其風險仍然很低。

第二,封鎖對降低該病毒的死亡率收效甚微。我最近研究了一下,各個州關閉經濟的程度與它們相應的死亡率,發現這兩者只顯示微弱的相關性。換句話說,嚴苛的封鎖,並不是阻止病毒傳播的最明智的辦法。而隔離老人和體弱者,才是更有效的辦法——這也恰恰是紐約、新澤西和密歇根州疏忽的方面。

第三,一個地區的人口密度,與病毒死亡率的相關度最高。因此,傳染病很大程度上是城市疾病。如果你想要降低健康風險,那不妨搬出像芝加哥或紐約這樣的大城市。

第四,從統計學來看,由於封鎖而產生唯一的顯著後果,是對當地經濟和工人們的嚴重傷害。這種傷害,甚至可能是長期的。也就是說,封鎖並不能壓平病毒感染曲線,但確確實實地壓平了經濟曲線,置數百萬美國人於長期失業的境地。

第五,幾乎所有的嚴苛封鎖,都發生在民主黨州長把持的藍州,這些州都有非常高的失業率。以下的失業率數字,來自各個嚴厲封鎖的藍州:新澤西10%,內華達10.1%,紐約8.4%,康州8.4%,加州8.2%。這些藍州的失業率,幾乎兩倍於非封鎖州:內布拉斯加3.1%,南達科他州3.5%,愛荷華3.6%,猶他4.3%,以及阿拉巴馬4.4%。

第六,美國的那些藍州,由民主黨州長和市長執政的地區,已經可悲地將一場公共健康危機,變成了一場經濟危機。

因此,我的新年願望,就是民主黨州長不要再製造更多的飢餓、失業和小企業倒閉,他們應立即允許人們重開店舖、餐廳、購物中心和學校。#

原文Coronavirus for Dummi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是一位金融記者、作家和專欄評論員。他著有多部書籍,其最新的作品是《特朗普經濟:解析復興經濟的美國優先計劃》(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爾還擔任經濟自由與機會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經濟學家。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