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考評局前評核發展部前經理楊穎宇昨(9)日深夜發聲明指,自己於7月22日與管理層會議前,並無辭職的想法。考評局就取消歷史科試題一事到現在,仍然欠對相關人士及大眾一個具體和合理的解釋。聲明又提到有人假冒他的名義寄信到考評局,聲稱已經轉行,加入黃色事業;並宣佈從9日起將謝絕傳媒朋友就試題事件的訪問邀請,亦不會在公開場合評論或回應試題事件。

楊穎宇在聲明中首先談到自己辭職的事;他說,在與管理層於2020年7月22日會面前,他仍然積極籌備2021 年歷史科考務工作,已獲不少資深考務人員答允參與,亦著手培訓有才有德者為擬題員。

不過,管理層於2020年7月22日下午與他討論個人去留問題,他確信管理層在會議上所提供的資訊為真,遂決定遞交辭職信「保命」,並剎停所有2021年考務工作,管理層將相關工作另交同事負責,此後他對2021年本科考務人事和擬題情況毫不知情。

他又說,考評局就取消歷史科試題一事直到現在,仍然欠考生、教師、市民大眾一個具體的、合符史實的、合符事實的、合符邏輯的解釋。

他強調自己深知保密的要求和重要性,一直嚴守考評局保密原則,就算涉及重大公眾利益事宜亦嚴格遵守保密原則。

聲明提到上星期初,有人冒他的名寄信到考評局,信中內容為桑拿浴室廣告,及多張女性三點式泳照,信中指他已轉行,加入黃色事業,信內附有名單,內列十位人士姓名及地址,相信此信件可能已抄送名單內人士。

他澄清信件並非他本人所寫,也不認識名單上任何人士,亦不知悉該等人士的地址。

楊認為,「黃色事業信函」是明確警號,為保護家人的人身安全,他從9日起將謝絕傳媒朋友就試題事件的訪問邀請,亦不會在公開場合評論或回應試題事件。

他在最後一次接受《Now新聞台》採訪時說,「專業需要有良知,良知需要有勇氣,歷史是能力,教學生如何從不同史料,建構可信的版本,而不是一開始我給你一個版本,這個叫正確的歷史,這個是一種倒果為因的做法。」

楊穎宇於1994年起開始參與考評工作。他於2005年成為全職科目主任,每年從大學中學和退休教師中邀集專才,共同設計考題。他在去年12月27日曾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曾經談到尋找專才的標準:「第一要有 expertise(專長),第二要敢言,你鬧我都無所謂,如果入到嚟個個都唔出聲,點將份卷嘅問題拎出來講?你唔驚所謂嘅權威,無論邊個在任都用這態度去幫手呢,份卷就安全。」

而去年5月在考評局DQ(被取消資格) 歷史科試題後,對楊穎宇的打擊很大,幾乎天天哭,甚至有同事擔心他自殺。

他形容考評是「指揮棒」,因為香港教育是以考試主導,評核準則如果獎勵學生的批判思維,老師就會朝這個方向進行教學,他說,「用返文革的術語,佢哋覺得考評局會變成一個獨立王國,哩樣嘢喺而家政治環境底下,係一定唔容許嘅。」

社會金融界主流人士鄒先生認為,楊穎宇的遭遇說明香港已進入了文字獄以言入罪新階段,「做考評及教書工作,特別是教歷史及通識的,唔閃(不離開)還等甚麼呢!」@

楊穎宇發聲明提到,考評局就試題事件欠公眾合理交代。(JEROME FAVRE/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楊穎宇發聲明提到,考評局就試題事件欠公眾合理交代。(JEROME FAVRE/POOL/AFP via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