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財政部長努勤1月5日表示反對後,紐約證交所6日宣佈會繼續摘牌中國三大國有電信公司股票,1月11日生效。證交所在此問題上的決定一周內反轉兩次。

第一次是紐交所1月1日的公告,為了遵守華府禁令,將對中國移動、中國電信與中國聯通(香港)股票啟動下市程序,不料1月5日突叫停,震驚市場。

在1月1日的公告中,紐交所表示,監管部門已作出決定,中國移動這三家中國電信企業不再適合掛牌。原因是這三家企業與中共軍方有關。這三家企業股票將在1月7日到11日暫停交易,隨後啟動下市程序。

美國為何要摘牌電信中概股

中共對外資一直都是持「利用」的態度,中國企業到美國上市最大目的就是融資。2020年10月的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上,三大電信營運商宣佈,在中國大陸已經累計建設了68萬個5G基站。中信建投通信行業分析部門測算,運營商5G建網實體投資可能將達1.23萬億人民幣。面對這麼大的資本需要,很多中共企業都會選擇在美國股票市場融資。

據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USCC,United State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統計,截至2020年10月2日,在美國三大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共有217家,總市值達到2.2萬億美元以上。

在2020年底時,針對在美上市中資企業,美國做了兩個行動。一個是在11月1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第13959號行政令「應對為中共軍事公司提供資金的證券投資帶來的威脅」(Addressing the Threat From Securities Investments That Finance Communist 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行政令決定從2021年1月11日開始,禁止美國企業或個人投資有中共軍隊背景企業。目前已有超過31家中國企業,被列入到此限制名單中,其中就包括這三家電信公司。另一項法案是12月18日特朗普簽署生效的《外國公司問責法》(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該法案要求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聲明它們不是由任何外國政府擁有或控制。

10日後的12月28日,美國財政部宣佈,所有中共軍工企業「子公司」、持有中共軍工企業證券的基金,都在限制之列,而且未來還可能會進一步列出由中共軍工企業控制50%以上股權的實體。

在這個背景下,這三家美國的中概股讓外界十分關注。紐交所此次舉動是否有特別的信號?背後是什麼勢力在角力?這牽扯到中共和美國的電信業之間的合作,甚至與它們在本次美國大選中的角色有關。

電訊中概股都由中共控制,用美國資金發展軍事

從中共體制上來講,中國大陸公司很難不受中共控制和影響,尤其是大型國企。在中國,寺廟都有黨支部,更何況是那些涉及通訊、高科技的公司,對於能延伸到海外的中資企業,一定會是中共政府和軍方控制。而這些企業也必然會是中共滲透海外的工具,兼顧着政治上滲透和經濟上圈錢的雙重任務。

2020年11月12日簽署的第13959號行政令中援引了《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國家緊急法》(National Emergencies Act)與美國法典第3標題第301條(Section 301 of Title 3, United States Code)。

白宮發佈的聲明中指出,中共與日俱增地利用美國資金進行資源開發,讓中共軍事、情報與其它安全機構得以發展和邁向現代化。如此一來,中共便能夠直接威脅美國本土與美國海外軍隊,包括透過開發和部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先進常規武器,以及針對美國及美國人民的惡意網路行為。

聲明還指出,中共透過軍民融合國家戰略,強迫民營企業支持軍事與情報活動,擴大軍工綜合體規模。這些企業雖然表面上是私有與民營企業,但直接支持中共軍事、情報與安全機構,並協助其發展與現代化,對美國國家安全、外交政策與經濟構成非比尋常的威脅。這些企業透過在美國境內外進行公開交易出售證券,遊說美國金融投資機構發行證券,採取其它行動籌集資金。

該行政令列出了31家具有中共軍隊背景的中國企業,包括華為、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海康威視、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中國鐵道建築集團、中國船舶重工集團、熊貓電子集團等。

華為的中共軍方背景

2020年6月,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Permanent Subcommittee on Investigations,PSI)發布題為「對美國網絡的威脅」(Threats to US Networks: Oversight of Chinese Government-Owned Carriers)的報告。報告顯示,近20年來美國沒能正確監督中國國有電信企業。

特朗普上任後,一直在致力清除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尤其是在5G電訊行業,美國先後制裁兩家向海外滲透的中共通訊設備供應商,華為和中興。2019年11月22日,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以五比零壓倒性票數,禁止美國公司用美國政府資金購買華為和中興通訊設備。2020年12月10日,聯邦通信委員會又通過了這些設備的清單。

華為的背景一直備受西方國家關注。2019年5月,英國《電訊報》曾報道,英國智庫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HJS)分析了約2.5萬份華為員工的履歷後發現,當中一些人同時為中共軍方或情報部門工作。這似乎是一種系統化、結構化的關係。

同月,美國對華為實施出口管制禁令。流亡海外的大陸富商郭文貴披露,華為是在江澤民掌控中南海期間發達起來的。華為每支手機都有監聽功能,華為和孟晚舟本身的問題,就是竊取技術的詐欺,並協助江澤民等家族,監聽所有中國人。

華為由任正非創辦於1987年。英國《金融時報》2018年12月引述一位華為前高管的話說,任正非自1994年受到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的接見後,「公司就像瘋了一樣迅速騰飛」。

報道說,任正非得到最高層支持。幾年後,華為承建中共軍方首個全國範圍的通信網絡。華為還拿下由江澤民兒子江綿恆主導的用來監控人民的網路工程「金盾工程」。華為人披露,江澤民只要去深圳,一定去華為。江綿恆也常常為任正非提供指導,華為則「低調」地在江家的扶植下迅猛發展。

在江綿恆主導下,江家利用權力,其觸角涉及到很多領域,不僅成江澤民家族的斂財工具,也成為監視、迫害人民的工具。除華為,還有中國電信業等諸多行業。

美國司法部2020年4月9日的聲明指出,「中國電信在美國運營的性質」是為「中國(中共)惡意網絡活動製造機會,對美國的通訊進行經濟間諜活動、通信中斷和錯誤路由等破壞活動。」

中共滲透下的美企,AT&T扮關鍵角色

AT&T現任董事會主席威廉·肯納德(William E Kennard)(AT&T官網)
AT&T現任董事會主席威廉·肯納德(William E Kennard)(AT&T官網)

AT&T現任董事會主席威廉·肯納德(William E Kennard)是一個和美國大選很有關的人。AT&T擁有CNN。肯納德也是Staple Street Capital的董事會主席。而私募基金Staple Street Capital通過2018年的一次收購,擁有了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統公司。

大選後第3天,也就是2020年11月6日,肯納德升任為AT&T董事會主席。12月1日,非營利新聞機構《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曾釋放出一段重磅錄音,在錄音中,CNN的總裁Jeff Zucker給編輯們做出編輯原則方面的要求,把特朗普描繪成「越來越限於絕望」的不正常的人,來主導輿論。

據財經新聞網站Morningstar 12月27日的報道,12月25日在美國田納西州納什維爾市(Nashville)的爆炸與AT&T有關。納什維爾市市長約翰·庫珀(John Cooper)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面對國家」(Face the Nation)演講中說:「對於我們當地的所有人來說,都感覺AT&T的設施和爆炸現場有某種聯繫。」知情人士說,情報人員也考慮過AT&T大樓是否是炸彈襲擊的目標。

香港中國問題專家石山認爲,中共干擾美國大選,手段極為隱蔽,但這些手段不是一天就可以準備好的,是有著幾十年來對美國滲透的鋪墊,是靠披著經濟的外衣和政治的滲透相結合才能做到的,在關鍵時候發力。

AT&T與中共在通信領域全面合作

公開信息顯示,早在1983年時,AT&T就在北京設立了第一家辦事處。在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之後,1991年,AT&T公司前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羅伯特·艾倫(Robert E. Allen)訪華。就在這個期間,艾倫會見了江澤民,並且表示將持續中國的貿易最惠國地位,並敦促美國政府以及其它西方國家政府放寬對中國的限制。

1993年,AT&T和中共國家計劃委員會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備忘錄中表明AT&T和中共將在十多個通信領域進行長期全面合作。1997年,艾倫兩度和江澤民見面,隨後雙方互動頻繁,不僅AT&T宣佈在中國成立網絡集成和咨詢部,而且江澤民訪美時還去了AT&T網絡管理中心參觀。

進入2000年,AT&T公司和中國電信、上海信投公司投資組建了「信天通信公司」,這是中國首家合資的電信運營企業。而近年來隨著基礎網絡、數據中心的迅猛發展,AT&T在中國開始了電信智能化佈局。不難看出,AT&T助中共通信現代化發揮了重要作用。

為什麼AT&T,能得到中共當局和江澤民青睞?這就要提到江澤民家族借助權力在中國打造的「電信王國」。

被紐交所之前要求退市的中國聯通,前身是中國網通。中國網通由江澤民兒子江綿恆創立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創辦,而江綿恆的「電信王國」覆蓋中移動、聯通和中國網通,這些公司作為全球最賺錢企業,都成了江家的「錢袋子」。

據公開信息顯示,就在AT&T和中共簽訂諒解備忘錄的1993年,江綿恆從美國惠普公司辭職,回中國進入中共中科院。1994年,江綿恆用幾百萬人民幣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而外界認為,1994年正是中國電信市場利益落入江綿恆手中的開始。江澤民家族「電信王國」開始發展的期間,也剛好是AT&T為中共帶來技術,展開合作的階段。

有一點值得關注的是,「信天通信公司」三家股東除AT&T之外,中國電信、上海信投公司都與江綿恆相關。上海信投曾是上海聯和投資公司的最大股東,而江綿恆就是從上海聯和起家的。

在中共新黨魁習近平上台後,多名江派核心人物受到清洗,江澤民家族掌控的電信業也遭到重大打擊,江綿恆多個心腹被抓捕。隨著多輪清洗,現控制中國幾大電信企業的新主人已是習近平了,AT&T中共合作夥伴也從江時代換到習當局。

2017年,在第十八屆中國國際建築智能化峰會上,AT&T產品經理鐘托尼(音譯Anthony Zhong)發言說,中國國內的基礎網絡在不斷發展,中國數據中心建設才剛剛開始設立,AT&T從2013年開始把這部份的業務重新做起來。這表示,在中共數據中心建設上,AT&T也分一杯羹。

AT&T和中共合作背景深厚,在這種長期利益關係中,AT&T和中共之間是不是還有更多隱藏的互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