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研訊,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昨日開始引導陪審團。他表示,沒有證據顯示周梓樂曾參與示威,陪審團不應猜測周梓樂在停車場的目的。沒直接證據顯示周梓樂為何由3樓墮下,但客觀上可排除他是被人推落樓。

高偉雄首先表示,這次研訊與社會事件有關,認為陪審員對示威者或警方有看法是正常不過,但不應有既定立場,假設某些人一定對或錯,或者有目標行事。又提醒陪審員只可考慮庭上證供作裁斷,不應理會網上資訊或媒體報道。

高偉雄整理證供,指周梓樂的背囊中沒有防毒面具和頭盔等示威者常見的裝備,根據他的Telegram訊息,他當時是想拿東西給他人。雖然周梓樂遇事前在停車場徘徊,但無證據顯示他曾經參與示威,陪審團不宜作過度猜測。周梓樂在停車場內戴上口罩,可能防止受催淚煙刺激,陪審團亦不應因他戴上口罩,作無謂猜測。

警方當晚曾多次向停車場發射催淚彈,高偉雄指閉路電視片段中,停車場樓層內沒明顯催淚煙,雖然閉路電視拍不到不代表事實上沒有,但是沒證據顯示周梓樂受催淚煙影響,或要避開催淚煙。

高偉雄表示,廣明苑廣新閣鏡頭拍到黑影墮下,對比停車場的閉路電視拍攝到的可疑閃光,時間相近,客觀上能夠相信黑影是周梓樂。根據有關片段,可以排除周梓樂墮樓前被車撞到。

高偉雄認為,根據專家所指因周梓樂很高,若從後將他推下樓,施襲者要很大力,他會「倒豎蔥」落地,令頭頂受傷,但他是頭部右方受傷,客觀上周梓樂並非被人推下樓。高偉雄又據提醒,案件沒有直接證供講述周梓樂如何由3樓墮下。陪審團要自行評估接納多少證據,決定能否作出結論,強調陪審團可決定是否採納專家意見,即使專家意見,亦不必定比其他證人證供更有份量。高偉雄今日會繼續引導陪審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