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皇后區111分局藏人警官昂旺(Baimadajie Angwang)被控充當中共代理人,已被提供一項認罪協議,該協議將判處其從在押期間所服刑期到最高10年監禁。

該案進入庭前證據出示階段,紐約東區聯邦法庭1月6日召集控辯雙方就庭審準備的情況進行商議。

昂旺的辯護律師卡門(John Carman)在電話會議上說,由於疫情增加的管控,布碌崙大都會拘留中心的生活條件是如此嚴格,以至於律師想和客戶充份討論案件都很難,包括認罪協議。

聯邦助理檢察官克拉菲(Scott Claffee)在會議中提及,向昂旺提出了認罪協議。

這個案子的判刑將由審判長(presiding judge)決定,因為根據判刑指南,這種類型的案件少有先例。根據卡門律師後來向《新聞日報》(Newsday)的概述,認罪協議沒有涉及如果昂旺接受認罪,是否會失去其公民身份。

卡門律師在電話會議上說,拘留中心的工作人員和囚犯中有不少人染疫,除了他和昂旺幾乎無法見面之外,昂旺還處於極其嚴格的監管條件下:在工作日被關23.5小時;周末24小時放風,每周只允許淋浴2到3次。

卡曼說,他可能會再嘗試申請保釋昂旺,在之前的100萬美元保釋金上再加碼。

根據控方日前提交法庭的報告,控方已蒐集的證據包括:2018年9月4日至2019年12月22日之間昂旺(與中領館)的13個音頻通話的中文聽打;昂旺被捕當日,執法人員搜查到的物品;調查昂旺家庭成員以及他們在中國的情況報告;昂旺所使用的面書、谷歌、雅虎等電子平台的記錄;銀行記錄、行車記錄等。

如果雙方無法達成認罪協商,比如辯方堅持無罪,那案件就會進入最後的審判程序。控方準備召集一名語言專家,就翻譯的文件和聽打內容出庭作證,預計還會在庭審中召集專家,就西藏僑民的歷史、在中國的地位及其藏人與中共的關係作證。

耶魯大學藏裔學生:美應嚴審親共組織

去年9月,美國司法部對昂旺的起訴和控罪震驚了藏裔美國社區,這是一個由約26,700人組成的小社區。1月5日,耶魯大學的畢業生卓瑪(Kelsang Dolma)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上撰文:難民是中國間諜活動的受害者,而非同謀。文章稱,這個藏人案例揭示了中國共產黨如何脅迫全世界的社區。

卓瑪在文章中說,昂旺的名字白馬達傑·昂旺是藏語Pema Dhargyal Ngawang的中文化版本,昂旺不會說藏語,但這對中國年輕人來說並不少見(他出生的藏川交界地區,漢化已經很厲害)。

昂旺案是前所未有的。文章說,中共許多間諜活動的目標是印度的達蘭薩拉(Dharamshala,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但昂旺案是針對藏裔美國人社區的首批重大案件之一。

根據「紐約州和新澤西州西藏協會」在昂旺被捕後召開的記者會,昂旺主動提出幫年輕藏裔獲得安全的警務工作,從而贏得當地藏族社區成員的信任。當昂旺用生硬、難以理解的藏語與他們交流時,西藏社區成員開始感到困惑,但他的評論使他們更加感到不安。

文章說,昂旺建議藏族社區中心移除會址大樓外的藏族旗,說這會「疏遠非西藏人」,又認為紐約的西藏組織應迴避政治話題,稱這樣可吸引社區商人的捐款。藏族社區成員對他的舉動感到震驚,他們搜尋了昂旺的面書頁面,發現昂旺的妻子參與紐約中領館舉辦的新年活動。

昂旺也曾多次返回中國,這使藏族社區對他自稱以前曾遭受中共酷刑的說法產生懷疑。「昂旺騙得了美國的政治庇護系統,但沒能騙得了他的藏族同胞」,卓瑪在文章說,面對質詢,昂旺承認他和中領館的關係,藏族社區領導人因此叫他不要再回社區中心,中止了與他的聯繫。但昂旺仍然堅持致電到社區中心的電話答錄機上。

這是中領館企圖滲透美國藏人社區的案例之一。幾個月前,紐約中領館贊助了一個展覽,該展覽在艾姆赫斯特的皇后區公共圖書館裏試圖營造西藏「幸福穩定」的假象,卻隻字不提中共當局對藏人的打壓手段,在西藏團體抗議後,該展覽被關閉。

文章認為,中共恐嚇的社區是其受害者,而不是其同謀。這個中共代理人案應成為美國對中共的衛星組織(而不是尋求庇護的組織)進行更嚴格審查的催化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