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正經歷2013年以來最寒冷的冬天,在煤炭需求高漲之際,中共卻為了報復而限制進口澳洲煤炭,結果其煤炭價格飆升至澳洲的兩倍多。市場分析專家表示,中國煤炭市場已經陷入混亂。

據《澳洲金融評論報》報道,商業情報公司伍德麥肯錫(Wood Mackenzie)的亞太區煤炭主管西明頓(Rory Simington)估計,中國2020年12月的火電煤需求比2019年12月高出12%。

「中國的寒冷天氣提振了需求,中國氣象局報告說,這是2013年以來最冷的一個12月」。他說,「南方省份湖南、廣西和江西都在(2020年)12月創造了新的發電量紀錄。」

過去6個月來,中國境內的煤炭價格大幅高於境外。2020年12月初,中共已停止發佈四大主要煤炭價格指數。

西明頓說,過去一個月,中國境內發熱量為5,500千卡/公斤煤炭的價格已經超過了130美元/噸,遠高於7月中旬的85美元/噸。

根據高盛的數據,同類煤炭在中國境外要便宜得多,例如,澳洲新州同類煤炭去年的平均價格為51美元/噸,而過去兩周,新州頂級煤炭的售價還不到90美元/噸,這些頂級煤炭的發熱量都在6,000千卡/公斤以上。

「中國的火電煤市場一片混亂,2020年12月3日暫停每日價格指數發佈後,煤炭價格扶搖直上」,西明頓說,「儘管神華和國家能源集團等七家大型煤炭生產商承諾增加產量,但我們認為其產量無法跟上異常強勁的需求。」

儘管中共發改委曾呼籲增加進口除澳洲以外的國家的煤炭,但西明頓表示,中共海關並沒有統一執行這一要求,去年12月的煤炭進口量只比11月多了100萬噸。

標普分析師表示,沒有證據顯示中共對澳洲煤炭的禁令自今年1月1日以來有所放鬆。

火電煤並不是中國在冬季用電高峰中唯一高價購買的燃料,北亞地區的液化天然氣價格本月已飆升至6年來的新高,約為15美元/百萬英熱單位。

同時,中共還要面臨大宗商品價格高漲的局面。在澳洲最大的鐵礦石競爭對手巴西供應疲弱後,鋼鐵製造商購買鐵礦石的價格接近9年新高。

鐵礦石是澳洲盈利最豐厚的出口商品,周二(1月5日),鐵礦石的價格為每噸167.86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6月30日,鐵礦石的價格僅為64美元/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