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治亞州民主黨眾議員瓊斯(Vernon Jones),像那些投了特朗普的民主黨選民一樣,總會出現在每一次重要的挺特集會上。他在集會上和推特上說出了像他一樣的正直的民主黨人的心聲:「我在這裏是在挽救民主的共和國,而不是民主黨。」

1月6日,在全美數百萬人聚集在華盛頓的時候,瓊斯宣佈正式退出民主黨,加入共和黨。上午11點他在推特上寫道:「幾秒鐘前,我宣佈了我正式加入共和黨。共和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迫切需要一些知道如何戰鬥的領導者。我知道如何戰鬥。」

1960年出生的瓊斯曾經擔任佐治亞州迪卡爾布(DeKalb)郡的郡長八年,後成為州眾議員;2017年他成功勝選進入聯邦眾議院;2020年4月,瓊斯宣佈支持特朗普總統連任。

他在去年8月份的一個影片中傾吐了他作為民主黨人而挺特的心聲。

「我在這裏一遍一遍想著、回想著發生的事情,在我們離開白宮後,在總統發表了演講,談了他在第一個四年內為這個國家取得的成就,以及他在未來四年要為美國想做的事情之後,只是遇到了拜登和哈里斯的支持者,那些真正的暴徒,民主黨黑命貴和安提法一夥人,以及他們在威脅中的所作所為後。」這個黑人議員瓊斯在影片中說道,「另外順便說一下,明確地說,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脅,在我聽到那些自由派的媒體說他們是最和平的,或者他們怎麼樣,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脅,其他人的生命也受到了威脅。」

瓊斯感謝警官們保衛了包括他在內的美國人的生命安全,而他的極左民主黨同僚們卻都站出來公然反對警察。

「他們為甚麼不找我,還有自由派媒體,為甚麼不聯繫我和其他人,讓我們說出我們受到威脅的經歷?以便讓美國人第一手看到發生了甚麼?但是他們不會的,因為他們支持拜登和哈里斯以及民主黨來摧毀我們的城市,他們需要這麼做,因為他們這樣便能嫁禍於特朗普頭上。如果事情換過來的話,全網絡都得禁止特朗普的支持者。」

瓊斯說,所以他已經看清楚了,「只有一人、一個力量」在保護混亂中的老百姓,「那就是特朗普以及在他的領導下」。

「所以,讓我們成為黑人、白人、民主黨以及共和黨中的沉默的大多數的一員吧,讓我們去選唐納德·特朗普,讓我們拯救美國!」

覺醒後的瓊斯毅然站到了挺特的民眾中。他的每一次出現都獲得了人民的歡呼,為他不拘泥於黨派,為他忠於美國以及他的良心。

12月5日,當時還是佐治亞民主黨眾議員的瓊斯參加了特朗普總統為該州參議員助選的集會,受到人民的熱烈歡迎。(施萍/大紀元)
12月5日,當時還是佐治亞民主黨眾議員的瓊斯參加了特朗普總統為該州參議員助選的集會,受到人民的熱烈歡迎。(施萍/大紀元)

瓊斯參加了1月4日晚特朗普總統參加的為佐治亞共和黨參議員助選的集會。

「如果你不選洛夫勒(Kelly Loeffler)和珀杜(David Perdue),會有甚麼危險呢?民主黨左派會奪走憲法第一修正案賦予我們的權利,奪走言論自由;我們也將必須為憲法第二修正案而戰,因為他們也想奪走我們的槍枝,他們擁護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和馬克思主義,他們應該搬到委內瑞拉去住。」

他說,「我們在戰鬥!我們將為我們的國家而戰!當你站出來戰鬥的時候,特朗普總統將跟你並肩作戰,因為特朗普總統在為你而戰。特朗普總統會戰鬥到生命的最後一息,因為他的信念是:他為了你,為了我,為了『美國第一』而戰。」

1月6日,在華盛頓百萬挺特人集會的時候,瓊斯決定不再以民主黨議員的身份為美國而戰了,他拋棄了民主黨,加入了共和黨。但是他說,他加入的也不是現在這個共和黨,而是一個傳統的林肯總統代表的那個共和黨,從這個意義上說,也可以說是一個「新的」共和黨。

「共和黨是一個『大老黨』(Grand Old Party)了,但是你知道我們要成立一個新黨,帶入新的理念和新的人,我們要進來,把我們的國家奪回來。」瓊斯說,「我們相信憲法中的傳統價值……我想要回家,我想要找回林肯的黨……我宣佈:正式加入共和黨!」#